您的位置 首页 企业

“女权主义是社会罪恶!”韩国性别战争升级,男权运动成新潮流

性别不平等一直以来是韩国最敏感、最棘手的问题之一。最近,韩国兴起了一种新型的政治正确。这种政治正确的实行者是愤怒的韩国年轻男子,针对的群体是韩国女权主义者。韩国男性认为他们才是“性…

性别不平等一直以来是韩国最敏感、最棘手的问题之一。最近,韩国兴起了一种新型的政治正确。这种政治正确的实行者是愤怒的韩国年轻男子,针对的群体是韩国女权主义者。韩国男性认为他们才是“性别歧视和女权主义的受害者”,视女权主义者为毒瘤。在20岁世代的韩国年轻人中,性别战争持续升级。

裴仁奎(Bae In-kyu),31岁,是韩国最活跃的反女权主义团体之一Man on Solidarity的负责人。

韩国男性“起义”反抗女权主义者

在韩国,有这么一群年轻男人,每当韩国女权主义者集会反对性别歧视和性暴力时,他们就会出现。他们大多身着黑色衣服,在女权主义者中一边穿梭一边高呼:“讨厌男人的人滚出去!女权主义是一种精神疾病!”在他们口中,这群“神经病”是“丑陋的女权主义猪”。这群男人还发出“咚!咚!”的声音来模仿女权主义者走路的声音。

这些男性运动分子把任何与女权主义挂钩的东西作为攻击目标。据《纽约时报》的报道,他们曾指责一名即将在大学里做演讲的女性恶意传播厌男主义思想,最后大学不得不取消这名女性的演讲。他们还经常瞄准女性名人,比如他们就曾批评在东京奥运会上拿下射箭牌的运动员安山(An San),只因她留了超短发

2021年8月,因GS25企业广告中含有捏手指图案,他们认为这是在明目张胆地嘲笑韩国男性生殖器的尺寸。他们威胁要抵制这家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企业。即使广告的女设计师否认自己的设计“隐晦地表达了对男性的歧视”,但GS25还是对她进行了处分,并公开道歉。这群男性还把矛头指向了政府,指责政府推动了女权主义议程,并认为政府应尽快对韩国中央行政机关女性家族部(Ministry of Gender Equality and Family)进行改革

这就是韩国正在兴起的新型政治正确。这些愤怒的年轻男人抱着一个共同的观点:女权主义者是他们的头号敌人。因为女权主义者,他们的机会都被破坏了。

裴仁奎(Bae In-kyu)是韩国最活跃的反女权主义团体之一Man on Solidarity的负责人。这个团体在YouTube上拥有超过45万的订阅者。团体宗旨为“女权主义者等于仇视男人”,座右铭为“直到所有女权主义者被消灭的那一天!”裴仁奎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道:“我们不讨厌妇女,我们也不反对提高她们的权利。”但他随即补充道:“但女权主义是一种社会罪恶。”

韩国饶舌男歌手San E(郑山)制作歌曲《女权主义者》讽刺韩国的女权主义。歌词中他写道:“你还想要什么?我们在地铁、公交车、停车场已经给了你们足够的空间。哦,女孩们不需要王子! 那就在我们结婚时为房子付一半的钱。”

为什么反女权主义者会在韩国兴起?

2021年,韩国在世界国家富裕排行榜中位居第11名。然而,2021年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显示,韩国排在第102名。在富裕国家中,韩国是性别工资差距最大的国家,达到35%。国家立法者女性占比只有不到五分之一。在公开上市的企业中,高层中女性只占到5.2%,而这个数字在美国则是28%。经济学人》一直将韩国视为经合组织成员国当中对职业女性最不友善的国家。

较年长的韩国男性承认自己受益于使韩国女性边缘化的男权文化。在物资和金钱都很缺乏的年代,儿子常常被送去接受高等教育,而女儿则是牺牲品。甚至在一些家庭里,女性不允许与男性同桌吃饭。新出生女孩被命名为Mal-ja,意思为“快点儿停止吧”。一旦发现是女孩,就被打掉的情况很常见。

然而随着韩国的日益富裕,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始宠爱自己的女儿。尽管性别仍旧非常不平等,但上大学的女性已比男性多,而且她们在职场中得到的机会也比过去增加了很多。韩国的年轻男性开始视女性为残酷就业市场上的竞争对手。不少韩国男性认为,他们处于不利地位。他们因为不得不服兵役而推迟找工作,导致在就业市场中失去竞争力。韩国男性越来越不满意。根据2021年5月份的一项民意调查,在20多岁的韩国男性中,近79%的人说他们才是性别歧视的受害者

另一方面,韩国女性对自古以来的性别不平等传统发起进攻。韩国的#MeToo运动被认为是亚洲最成功的。与此同时,它也将反女权主义者和反女权主义运动推向一个新的高峰。根据益普索(Ipsos)在2021年对28个国家所做的性别冲突调查,韩国排名第一。在男性占主导地位的网络社区,厌女症文化盛行。他们将女权主义者描绘成激进的厌男症患者,并散布对女权主义者的恐惧。在他们眼中,主张堕胎权的女性是“家庭的破坏者”,女权主义者不是性别平等的倡导者,而是“女性至上主义者”。

韩国政坛转向支持反女权主义者

随着2022年3月韩国总统大选的临近,性别战争已经渗透到韩国的总统竞选中。随着激烈的反女权主义声音的涌现,没有一个主要候选人为女性权利发声。然而在5年前的韩国,女权主义“正当红”时,总统文在寅在竞选时称自己为“女权主义者”。

尽管文在寅在去年12月招募了一名著名的女权主义团体的领导人,作为其党派的高级竞选顾问,但民主党派候选人李在明(Lee Jae-myung)试图拉拢年轻男性,“正如女性不应该因为她们的性别而受到歧视一样,男人也不应该因为他们是男人而受到歧视”

韩国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候选者尹锡悦(Yun Seok-yeol)站队反女权主义运动。他指责女性家族部为“潜在的性犯罪者”,并承诺一旦当选,如果发现对男性指控的“冤假错案”,将会为他们平反。

国民力量党首、男权斗士李俊锡(Lee Jun-seok)认为韩国的性别不平等被夸大了,女性得到了太多她们不需要的特殊待遇。他支持废除《消除女性歧视公约》下的“女性配额制”,认为女性不需要被分配一定比例的职位。他还支持裁撤女性家族部,直言女权主义者是“毫无根据的受害者心态”。他的言论让他成为了韩国年轻男性一代中最受欢迎的政治家之一。时事评论家陈重权(Jin Joong-Gwon)指出,李俊锡散播的思想代表了右派的激进思想,导致20岁世代的男性更加厌恶女性,男女矛盾一触即发。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博士后金珍淑(Jinsook Kim)说,政客们正在利用年轻男性的沮丧与怨恨来争取他们的选票。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是女权主义的受害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top/soc/7774.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kuai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kuai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