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汽车

2022年,“蔚小理”是否会被特斯拉甩得更远?

2021年,对于国内新造车势力而言,是破纪录的一年。 根据“蔚小理”各家发布的数据,2021年,蔚来交付91429台新车,小鹏交付98155台新车,理想交付90491辆,相较202…

2021年,对于国内新造车势力而言,是破纪录的一年。

根据“蔚小理”各家发布的数据,2021年,蔚来交付91429台新车,小鹏交付98155台新车,理想交付90491辆,相较2020年同比增长109.1%、263%、177.4%。

2021年上半年,蔚来一直是销冠,下半年连续被理想和小鹏反超。从数量上,2021年国内新造车最大赢家或许是小鹏。

从整个行业来看,2021年,国内新能源乘用车市场渗透率从年初的8.28%上升至11月的19.95%。

但是,渗透率增长背后的推手,更多是特斯拉。

根据乘联会数据,2021年1~11月,特斯拉中国零售销量达到25万辆。按此保守估计,特斯拉中国2021年的交付量是27.28万辆。

2021年,特斯拉全球交付量达93.6万辆,同比增长87%,是“蔚小理”合起来的三倍多。

其中,特斯拉第四季度交付了30.86万辆,打破了第三季度交付记录(24.13万辆)。而大部分销量由Model 3和Y贡献。

虽然“蔚小理”的交付量也在翻倍增长,但他们和特斯拉的差距却越来越大。

01 一面是破纪录,一面是芯片短缺

芯片荒是“蔚小理”和特斯拉销量悬殊的主要原因之一。

Wedbush Securities的分析师丹尼尔·艾夫斯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创纪录的季度突显了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进入2022年的“绿色浪潮”。他说,强劲的业绩表明来自中国的需求强劲,以及特斯拉在应对全球半导体短缺方面的能力。

据《金融时报》,芯片短缺限制产能,车企产销缺口已扩大至400万辆。

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近日在一次节目中直言,有的全球企业可以通过从海外调芯片等方式缓解缺芯困境,但小鹏汽车没有,“估计还要大半年时间才能解决”。

蔚来在2021年第一季度创造出交付量新高后,5月因芯片短缺问题暂停了活动5个工作日,对交付量造成了一定影响。

蔚来汽车CEO李斌在接受光子星球采访时说,蔚来汽车要用1000多颗芯片,“一颗芯片如果不能供应,我的车就没法交”,“怎样保证让你能有一些芯片替代的能力”,以及快速反应和研发、测试、质量等整体能力的挑战都挺大的。

光子星球创始人王潘透露,大家都去抢芯片,有些新造车企业的创始人不得不去喝酒(应酬)。

据彭博社,马斯克将2021年描述为“供应链噩梦”,尽管特斯拉每个季度交付量都增长,但其交付表现优于其他汽车制造商,部分原因是其工程师努力重写软件来适应他们能找到的其他类型的芯片。

2021年,对一众新造车企业而言,一面是破纪录的蒙眼狂奔,一面是芯片短缺的现实困局。

02 规模化困境

“蔚小理”和特斯拉的战线还在持续拉锯中。而2022年的关键问题或许不是“蔚小理”能不能赶上特斯拉,而是“蔚小理”会不会被特斯拉甩得更远。

从今年1月1日起,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将在2021年基础上退坡30%。有分析认为这是刺激2021年底新能源汽车购买潮的主要原因之一。另一方面,没有了新能源补贴的“蔚小理”们,面对特斯拉的攻击,还有多大优势?

特斯拉已经主动规避了补贴取消的风险。为了应对芯片短缺和交付时长问题。今年11月底,特斯拉在一周内做了两次价格调整。Model 3/Model Y入门级车型均上涨4752元,Model 3 后轮驱动普通版售价从 250900元上涨至255652元,配置信息不变。Model Y后轮驱动普通版售价从276000元上涨至 280752 元,配置信息不变。

2021 年最后一天,Model 3和 Model Y价格再次发生变化:后轮驱动版Model 3涨价1万元,补贴后售价涨至26.5652万元;后轮驱动版Model Y涨价2.1088万元,起售价涨至 30.1840万元。至此,Model Y全系车型由于超过30万元,不再享受国家新能源补贴。

在资金储备一块,特斯拉早在2020年就开始盈利,全年净利润2.96亿美元,而“蔚小理”依然处于亏损状态。

据各家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理想净亏损为2150万元,蔚来的净亏损是8.353亿元,小鹏的净亏损是15.948亿元,特斯拉净利润16.18亿美元。

2021年,资本市场对于特斯拉和“蔚小理”的反馈也差距甚远。2021年全年,在美国市场,蔚来股价下跌35%,小鹏上涨17.5%,理想上涨11.3%,特斯拉上涨47.7%。

汽车行业的边际效应明显。卖的汽车越多,汽车成本下降越多。哪吒汽车联合创始人、CEO张勇说:“我觉得年销量三五十万辆之前都不要说自己是头部,大家都是在为活下来而努力。”

在没形成足够规模之前,新造车车企们仍然难以盈利。这也对车企提出了新的挑战。新造车企们需要规模化生产和销量以降低成本形成盈利循环。

李斌透露,“蔚来从2020年开始,随着交付量增长,毛利率也增加了,现在差不多是20%,特斯拉约为30%”。蔚来仍处于亏损状态难以盈利。

在规模这一块,蔚小理显然无法与特斯拉相提并论,甚至比不过比亚迪等传统车企。行业公认的观点,产销10万台以上才算是量产。小鹏2021年全年累计交付达到98155台,“蔚小理”距离量产门槛都还差临门一脚。为了提高规模,“蔚小理”们不得不将销量再提上一个层级。

张勇说,中高级轿车现在基本上都是燃油车,新能源车的市场就是两头大中间小,“高端的电动化和10万元以内的电动化走得比较快,10万到30万之间的汽车电动化渗透率不高”。

10万到30万的市场成为新造车的必争之地。

03 被特斯拉甩得更远?

从2020年底开始,特斯拉产品结构就开始从Model S和Model X向价格更为亲民的Model 3和Model Y调整。国产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在2019年10月推出后经历5轮降价,去年7月,Model 3的补贴后起售价一度降到23.59万元。

市场也给予了反馈,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末,Model 3成为全球首款销量破百万的电动车。

“蔚小理”中,小鹏主打P7,2021年全年交付60569台,又另推SUV G3、P5瞄准下沉市场,近日还发布了中大型SUV G9,主打30~40万元市场。理想主推ONE,全国统一零售价33.8万元。

蔚来面向的是中高端市场,有ES6、ES8、EC6、ET7四款在售车型,价格覆盖35万~60万区间,其平均售价为43.47万元。

年底,蔚来发布了新一代纯电动轿跑ET5,ET5的补贴前起售价为32.8万元,这是蔚来有史以来最便宜的车型。

在去年6月,有消息称蔚来汽车正筹划推出一个新的品牌Gemini,定位低于蔚来,内部人称之为副品牌。对此,蔚来汽车方面表示“暂未有任何消息可透露”。今年5月10日,江淮汽车发布的《Gemini车型生产线柔性化技改项目总装底盘合装AGV改造招标公告》显示,这款车的计划年产能为6万辆,超过了蔚来目前在售的主力车型。

在生产端,汽车则是长周期、重资产行业,生产研发需要持续投入。在当前市场条件下,新车企短期内难以盈利。有行业人士称,如果没有足够的产品线和销量,车企不会选择同时在多地兴建生产基地。

2021年7月,小鹏汽车武汉项目启动,占地约1500亩,将建设冲压、焊装、涂装、总装、电池、电驱等工艺车间,产能规划为10万辆。此前,小鹏通过收购广东福迪汽车有限公司,获得了生产汽车的能力,该工厂年产能为10万辆。

理想在2018年底就通过收购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获得了汽车生产资质,并在常州投资20亿自建工厂,产能10万辆。理想财报显示,其工厂正在改扩建,2022年新车间生产线完工后,年产能将提升至20万辆。10月,理想称将在北京顺义建厂,对北京现代一工厂改造升级,将于2023年9月建成投产,投产后一期将实现年产10万辆的产能。

在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中,蔚来汽车是唯一一家仍坚持“代工”生产的企业。2021年5月,蔚来发布公告,已和江淮汽车、江来制造签订了联合制造生产协议,时间从2021年5月至2024年5月,并将把年生产能力扩大到24万辆。

另一边,根据特斯拉第三季度的财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年化产能已大于45万辆。特斯拉上海工厂正在进行预算12亿元的扩建工程,预计2022年4月完成。扩建之后上海工厂将增加4000名员工,总人数达1.9万人。

根据马斯克在2020年发布的推特,他预估特斯拉将在2030年前达到每年交付2000万辆汽车的成绩。而另外,他还说,七年内全球每年会生产超过3000万电动汽车,“六年也有可能”。

也就是说,马斯克的目标是让特斯拉吃掉2/3的新能源车市场。而在2021年底接受《时代》杂志的采访中,马斯克说,特斯拉已经生产了全美2/3的电动车。

为了应对特斯拉的“吞噬”,“蔚小理”们不得不在欧洲北美等地开拓市场。据悉,蔚来2021年九月底在挪威开始交付。

按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预测,2022年中国汽车总销量为2750万辆,同比增长5.4%,其中,新能源汽车销量为500万辆,同比增长47%。

这即将被卖出的500万辆新能源车里,除了特斯拉外,留给“蔚小理”们的空间还有多少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stay/car/7116.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kuai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kuai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