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足球

冠军有了,球迷没了!这样的中超联赛还能撑多久?

1月4日傍晚,2021赛季中超联赛终于落幕。这件事比其它事都更能提醒我,现在已经是2022年了——头一年的联赛终于拖到新年伊始结束了它的尴尬。   “疫情之下,中超没有停…

1月4日傍晚,2021赛季中超联赛终于落幕。这件事比其它事都更能提醒我,现在已经是2022年了——头一年的联赛终于拖到新年伊始结束了它的尴尬。

 

“疫情之下,中超没有停办,而是克服重重困难完赛了,真不容易。”这种话术没错,但它不能掩盖现实。横向对比,东亚J联赛和K联赛都保证了赛事完整性。中超衣服被扒光了并惨遭羞辱(集中封闭赛会制,大幅缩短赛程,为国家队让路),跟你是不是没有自寻短见,本来也是两码事。

这年我没有像过往一样看大量比赛,原因倒不是我的工作有变动,原因很简单,审丑比审美更容易疲劳。

对捧起奖杯的山东泰山球员而言,这是个意义非凡的成功赛季。对和保级队荣辱与共的跟队记者来说,感动和刺激依然是赛季末的主旋律。对很多欠薪的球员而言,老板肯不肯投入比看台上有没有观众更重要。每个角色在各自处境下,情绪着重点当然不一样。但若把联赛整体视为一个体育产品,2021赛季是前所未有的失败。

只要稍微理性都能得出这个结论:有现场观众,没现场观众,这两种情形对中超而言有本质区别。

水平确实很一般,但中国球迷对它倾注热情,因为这是家门口的联赛,是所在城市每个周末固定最热闹的事,是一种自发性的群体生活,由此形成文化和传统。水平确实很一般,根本不值得花两个小时守在屏幕前去看。

原谅我再刻薄一次,也就是前面说的:专业审丑。当中超联赛退化成纯体育比赛的时候,它失去了90%的价值。这不是我的主观臆断,这是事实。版权方真实的直播收视数据是不可能被公布的,那会打击所有人的信心,也太不给赞助商面子。但有一点很多人都知道了,购买版权的转播商,广告很难卖出去。

中超球队的地域象征意义远超过竞技美学意义,其价值主要建立在球队和观众存在情感纽带和日常互动的基础上。

疫情不是偷走了中超的两年,而是直接把中超半截埋在了土里。“疫情“这个词很复杂,它的更准确的意思其实是“怎样对待疫情”,或者被扭曲为“怎样拿疫情做其它文章”。

不管怎么样,球迷没了。所以赞助商不开心,缺钱的投资人更把足球当鸡肋,版权费也要打折上折。

中超球迷流失分三种:阶段性流失、永久性流失、以及无新鲜血液补充。

阶段性流失,比你以为的要严重。

2019赛季中超联赛第一轮,8个球场共有242936名观众入场。以我的理解,这24万观众不只是烘托现场氛围的人,而是24万个自媒体。社交媒体时代,24万个在中超现场的自媒体会做什么样的扩散?如果不是因为中超遭遇疫情管制,我未必会想到这个问题,因为此前24万人看起来那么理所当然。

24万人的现场信息、现场情绪一定会通过社交平台相互交织、扩散。24万人在现场,哪怕他只拍一张照片发在一个小微信群,每个周末至少得有240万人接收到中超信息。这是最保守的估计。我把它的上限理解到2400万人,一点也不过分。中超的品牌价值在这种扩散中得到了传播,赞助商的钱花得其所。

但是现在变成0了。

还没算票房,对金元散去的当下中超而言,票房的重要性本该呈现出来。广州、北京国安和上海申花,在一个正常踢主客场的赛季里,票房收入大概分别是5000万、5000万、3500万。这些收入相当于限薪政策下7到10个国内球员的顶级年薪。北京国安,两个赛季损失1个亿票房。有没有人在乎?

如若2022年能够恢复主客场,这些阶段性流失的球迷,是否会完完整整一个不漏地回来。当然不。最可怕的是习惯。更可怕的是习惯可以变。

有一种特殊时期的叠加情绪是普遍存在的:

投资人实力和热情锐减,高质量外援离开,国内球员因经济问题而积极性受挫,赛会集中制和密集的赛程又破坏了职业赛事基本规律,种种因素导致比赛观赏性大降。都这样了,我还只能隔着屏幕看球?中超配不上。

有个话题:中国足球到底是不是中国社会的真实写照?有人说不是。你看中国在很多方面都发展迅速,体育领域里也有很多项目是成功的。也有人说是。世界第一运动所需要的发展环境,中国社会刚好不具备。这就仁者见仁了。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足球必须是群众的足球,否则没有意义。

有消息称,2022赛季中超联赛有望在时隔两年后恢复正常的主客场赛制,重新允许观众入场。一位俱乐部工作人员说:唯有如此,否则干不下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sport/foot/7313.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kuai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kuai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