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企业

阿里、京东不能自己卖药了?药品市场巨大需加强监管

细则的靴子未落地之前,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的自营业务,是否需要彻底变革,还是个未知数。 2022年6月22日,“禁止第三方平台直接参与药品网售”的消息突然冲上微博热搜。而同一天,京东…

细则的靴子未落地之前,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的自营业务,是否需要彻底变革,还是个未知数。

2022年6月22日,“禁止第三方平台直接参与药品网售”的消息突然冲上微博热搜。而同一天,京东健康(06618.HK)、阿里健康(00241.HK)股价开盘即下挫,截至当天收盘,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分别下跌14.83%、13.85%,平安好医生(01833.HK)则跌近6%。

今年5月9日,国家药监局发布《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并公开征求意见。6月9日,征求意见时间正式截止。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意见稿”新增了药品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相关监管内容,而其中“禁止第三方平台直接参与药品网售”的表述更是引发广泛猜测:拥有自营业务的京东健康、阿里健康等第三方平台将被禁止网上自营卖药。

这对以卖药为主要盈利点的上述几家公司而言,似乎是个“打击”。

目前,国内头部医药电商平台主要以京东健康、阿里健康为代表,两者的业务模式都是由“自营+平台”构成,其中自营业务收入更是占据总收入的大头。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意见稿”特别规定,第三方电商平台负有监管平台药品质量的责任。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医疗政策解读专家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上述电商巨头们既有平台又有自营店,相当于‘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对其他同行有失公平,所以条例才限制第三方电商平台不能直接参与网络销售。”

由于目前该条例只是一个“意见稿”,所以第三方电商平台是否会因此受到影响,影响有多大,各方猜测不一。

处方药是“强监管”重点

中国医药市场规模体量庞大,据若斯特沙利文2022年的报告显示,以零售端销售额(厂家给经销商的价格形成的销售,其中包含了零售额)计,2021年中国医药市场规模达到1.8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院外医药流通市场规模为5522亿元,约占总量的30.68%。

结合米内网2022年5月发布的统计数据,按照终端平均零售价(同一药品不同店的零售价格有所不同)计算,2021年中国实体药店和网上药店(含药品和非药品)销售规模达7950亿元。其中,实体药店占比超70%,网上药店则首破2000亿元,同比增长40.2%。同时,米内网的数据还显示,网上药店在2019年-2021年的销售额节节攀升,分别为1002亿元、1593亿元、2234亿元,分别实现51.60%、59.00%、40.20%的增速。

如此大的市场规模下,同样拥有零售业务的B2C平台在市场中表现可谓亮眼。

今年3月29日,京东健康发布了2021年财报。财报显示,其2021年全年收入306.82亿元,同比增长58.3%。其中,以京东大药房为载体的自营业务是京东健康主要的收入来源,2021年录得营收262亿元,同比增长56.1%,占总营收比例为85.3%。对于营收增长的原因,京东健康表示,主要是医药和健康产品收入的增加。而其中,处方药的销售占了大头。

而阿里健康2022年财年全年业绩公告则显示,其总收入为205.8亿元,同比增长32.6%。报告期内,医药自营业务收入达179.1亿元,同比增长35.5%。其中,以阿里健康品牌运营的自营药房药品收入占比达到64%,处方药业务收入增长105.2%。

不难看出,无论是京东健康还是阿里健康,自营业务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其中处方药的业务收入和增长都是最多、最快的。京东健康CFO曹冬在2021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就曾表示:“公司的院边店已经接近三位数,对承接处方外流有好处。”

众所周知,处方药通常具有一定毒性及其他潜在的影响,用药方法和时间都有特殊要求,须经有专业资质的医师开具处方才能从医院或院外指定药房购买。而处方药的使用,一直都是国家医药监管的重点。

另一方面,便捷的互联网问诊平台降低了患者就诊和购药的时间成本,也给几大平台造就了巨大的处方药市场,监管因此变得更为复杂。医疗媒体“健识局”在其文章中表示,“对于医院、药店等主体,药监部门能够监管到,但如果第三方平台都可以售药,监督就很难完全触达。”

有医疗信息化业内人士也对时代周报表示:“用药安全关乎民生,国家此举意在收窄第三方电商平台的处方药业务,将医药电商纳入合法化、规范化发展轨道,便于监管。等未来政策法规完善、条件成熟,不排除再放开。”

对平台方影响尚不明朗

时代周报记者登录国家药监局官网,回溯“意见稿”中与第三方平台售药相关的内容。经梳理发现,“意见稿”涉及到“网络销售活动”和“网络销售相关服务”,这是两个需要区分的概念,且对应不同的主体。

“药品网络销售活动”的主体为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或以大参林、漱玉平民大药房等为代表的药品经营企业;而“药品网络销售相关服务”的主体,则是像京东健康、阿里健康这样的第三方平台提供者。

至于“意见稿”会对第三方电商平台的影响有多大,业内认为影响有限。

某三级医院信息中心主任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意见稿”对于第三方电商平台影响或许不大,“例如京东大药房背后,也有绑定的医疗机构或者实体药房,有很多有资质的医生为患者开处方,是符合‘意见稿’对网售药品要求的。”

据悉,医药电商平台的自营业务通常采用的是自建药房,并在线上进行销售的模式。以京东健康为例,其自营业务的主要载体是线下药店“青岛吉安堂大药房”;而阿里集团自营的阿里健康大药房,也有负责在线药品零售的实体公司“广州五千年医药连锁”。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均持有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互联网药品交易许可证》,其本身提供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属于合规行为。

此外,“意见稿”中“禁止第三方平台直接参与药品网售”的表述也为电商巨头们留下了想象空间。医疗行业媒体“动脉网”在其6月23日发表的文章中称:“医药电商的自营业务,本质上也是药品经营企业进行药品网络销售,符合’意见稿’的规定。只不过,这类自营业务是‘自家药房’入驻‘自家平台’销售药品,这种情况是否属于平台‘直接’参与药品网络销售,需要看后续正式文件的表述和监管部门的落地解读。”

京东金融一位负责互联网医疗的前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由于集团有自己成熟的自营系统,为了达到“意见稿”的要求,不排除通过剥离自营公司的方法,独立运营药品网售业务。

但互联网金融行业从业者胡舵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从市场的角度,短期内京东健康、阿里健康是否受到政策影响不重要,重要的是预期,资本市场是否认为它们会受到影响。至于剥离自营公司独立运营能否实现,要看后续的政策,看相关部门的审批条件。”

胡舵还表示,这个政策可能是试水的“马前卒”,后续可能有组合拳。“市场判断悲观,我觉得可以理解。”

值得注意的是,京东集团创始人、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强东自今年4月卸任京东集团CEO后,曾在4月底、5月初连续减持京东健康价值超过4.4亿港元的股票,约合3.76亿元人民币。

但据时代周报记者观察,无论是京东健康亦或阿里健康,其股价在意见稿征集期间,整体依然处于上升势头。

4月29日、5月3日,刘强东两次减持京东健康股票,图为京东健康4月27日至今的股价走势。(图片来源:新浪财经app)

连锁药店的线上业务将迎来“春天”?

如果“意见稿”出台,从上述数据来看,或将利好与平台自营店同台竞争的其他零售药店的线上业务,尤其是原本已经有一定规模的传统线下连锁药店。也就是说,如果平台方的自营业务真的被要求退出,那么其原本庞大的销售份额,将成为一块“肥肉”,被其他零售药店争夺。而即便是上述平台剥离自营业务独立经营,至少意味着大家将处于同一起跑线。

据悉,22日,在京东健康等第三方电商平台股价下跌的同时,七大上市连锁药店的股价出现不同幅度上涨。截至22日收盘,漱玉平民(301017.SZ)涨停,大参林(603233.SH)、老百姓(603883.SH)和益丰药房(603939.SH)均小幅上涨。

与第三方电商平台的自营药店相比,拥有良好线下网络的传统连锁药店,通过O2O的引流,或将更具有竞争优势,且更具有被监管优势。西南证券指出,处方外流业务持续布局,预期有千亿规模可持续流向药店。

事实上,近几年,线下连锁药店从未放弃对电商业务的布局,其渗透率正在持续扩大。《中国药店》预计未来连锁药店行业电商业务规模仍将保持高速增长,渗透率将得到进一步提高。

《中国药店》2021年调研数据显示,2021 年样本企业中仅有 2.74% 的连锁药店O2O(Online to Offline,离线商务模式,是指线上营销线上购买或预约带动线下经营和线下消费)业务营业收入占比在 5% 以上,O2O业务收入占比在 1%-5% 之间的企业超过半数。但从连锁药店O2O业务规模来看,2021 年各大药店O2O业务均增长明显,增幅在 200% 以上的企业占比达到15.94%,增幅超过 50% 的企业占比共计 46.37%。

今年4月,漱玉平民大药房发布2021年业绩报,数据显示,2021年漱玉平民的线上销售额超过5.45亿元,其中占比最高的第三方O2O平台业务销售额同比增长117.20%,累计O2O业务上线门店2434家,私域业务实现门店全覆盖,销售额同比增长307.4%。另据漱玉平民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其B2C业务占比分别为0.42%、0.79%、1.45%;O2O业务占比分别为0.58%、1.4%、2.9%。

漱玉平民在今年4月发布2021年业绩报时表示,未来公司将在完善市区网络布局的同时,不断下沉县域市场和新农村市场,进一步提高网络覆盖率。

在新零售业务上,线下连锁药店大参林也织就了一张严密的大网,进驻了几乎所有头部O2O平台,并与企健网等健康垂直平台建立了合作关系,建立以用户为中心,30分钟到家的24小时送药服务。

今年4月27日,大参林发布的2021年度报告显示,截止到报告期末,公司O2O送药服务已经覆盖全国7240家门店,覆盖门店上线率达到89%。报告期内,新零售业务(O2O+B2C)销售同比增长87%。

此外,在价格上,线下连锁药店的线上业务也并非没有优势。以漱玉平民大药房为例,时代周报记者登录京东健康平台发现,同款30片装拜耳达喜铝碳酸镁咀嚼片,京东自营店售价为35元/盒,漱玉平民大药房京东官网的售价为24.5元/盒。

对此,济南市漱玉平民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线上店的价格之所以比较低是因为店面、物流等成本较低,面向的市场更大,所以更要体现出价格优势。同时,线下店里没有的一些药品可以在线上店买到,因为我们线上店是直接从仓库发货,储量大、物流运输系统发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soc/23299.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vk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点击跳转到扫码页

我要投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