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企业

巨头激战本地生活,美团王兴腹背受敌

美团能走到今天,王兴功不可没。 十一年的时间,美团从籍籍无名到称霸本地生活,成为仅次于阿里、腾讯的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直至今日,美团依然坐在第三的宝座上。 美团创始人王兴是一个十…

巨头激战本地生活,美团王兴腹背受敌

美团能走到今天,王兴功不可没。

十一年的时间,美团从籍籍无名到称霸本地生活,成为仅次于阿里、腾讯的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直至今日,美团依然坐在第三的宝座上。

美团创始人王兴是一个十足的“野心家”。

他的野心不止是创建一个外卖帝国,而是推动零售业从“万货商店”向“万物到家”转型,彻底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

王兴曾表示:“我们迫切需要一个游戏观的转换,即从有限游戏转向无限游戏”。对此,有关机构评价美团是“基于生活场景的无边界力”

美团对生活领域的渗透把这种无边界力呈现得淋漓尽致。

不仅体现在美团通过美团外卖、大众点评等产品占领用户心智,还体现在其已经成为当地商家线上获客最重要的渠道。

多年来,美团的服务场景已经扩展到包括外卖、酒店、电影、团购、买药、打车、跑腿、美发等等在内的各个方面,成为当之无愧的本地生活服务巨头。

综合来看,美团在本地生活领域以餐饮外卖、到店业务、酒旅业务、新业务为核心,打造出一个可攻可守的牢固基本盘。

餐饮外卖业务,是美团目前最核心的业务,为其带来了最多的营收。

数据显示,2020年美团外卖占据国内市场份额的69%,而老二饿了么仅仅占据26%。可以说,国内每10个点外卖的人里面,就有接近7个人选择美团。

到店和酒旅业务,是目前美团最赚钱的业务。

美团的到店业务主要脱胎于团购和大众点评,目前还没有线上导购平台可以与大众点评相提并论。酒旅业务上,美团高端市场和下沉市场两手抓,手握海量商家、景区等资源。

新业务,是美团发力的主要方向。

美团在出行、零售、金融等拓展领域都展开了积极探索。

其中,美团优选、美团买菜和美团闪购等,是美团重金押注的项目。虽然目前仍处于新业务的亏损阶段,但是在市场上占据领军地位。

本地生活的赛道上,美团依靠强大的规模优势,构建出一个相对完整的综合服务平台,形成服务闭环。这种优势是美团最坚固的护城河。

王兴的无限游戏玩到现在已经到了重要的转折点。抱着这座宝山,美团和王兴需要面临的是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

群雄逐鹿,本地生活大战升级

本地生活服务是帮助线下商家实现线上获客的重要渠道。通过打通线上和线下流量壁垒,平台可以实现流量稳步增长和对用户的精细化运营。

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成熟,本地生活市场规模越来越大。

无论从商业盈利还是流量的角度来考虑,本地生活都是一块让巨头们愈发垂涎的蛋糕。

有关机构预计到2024年底,中国本地市场规模将达到2.8万亿元。万亿级庞大市场,市场渗透率仅为12.7%。数据充分说明,本地生活市场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多年来,美团在本地生活领域独占鳌头。但是利益诱惑下,其他巨头怎么会允许美团一家独大?

群雄逐鹿,滴滴、阿里等老对手在前,抖音、快手等新对手在后,对美团发起了冲击。

滴滴和美团是一对纠缠了很久的老冤家,美团打车最初上线就是为了跟滴滴对打。滴滴虽然没有把美团打车放在眼里,但出于流量焦虑开始进攻外卖、团购等领域。

从生态布局上来看,滴滴与美团相差无几。

目前,滴滴折戟沉沙不多做讨论。美团的老对手中,后劲最足的要数阿里巴巴

饿了么、口碑成长乏力,渐渐退出主战场,阿里随之调整了进攻方阵。阿里的新战略中,高德取代饿了么被放在领头的位置。

新对手中,快手与美团达成了合作关系。对美团威胁最大的,是抖音。今年,字节跳动本地生活业务的目标提升至500亿元。

通过直播带来的巨大流量,抖音本地生活的模式日渐成熟,已经从引流走到了开始抽佣的盈利阶段。

你吃我,我就吃你。对手的进攻过于迅猛,美团不得不发起战略反击。

通过发力平台电商业务和完善直播工具,美团把生态模式填充得更加丰富。电商和直播作为其商业链条中增加的两环,远远不止是为了营利目的。

本地生活的战场上,美团一家称霸的时代已经过去。在这个关键节点,美团需要更加稳扎稳打。

美团需要更加安全的堡垒

互联网行业告别高速扩张的时代,美团不得不减慢向外拓展的脚步,尽力夯实已经开始动摇的地基。

2021年4月,有关部门就美团“二选一”等涉嫌垄断的行为进行调查。同年10月份,美团正式被处罚。从被调查到正式处罚,市场对美团的估值一降再降,最终蒸发了2.2万亿港元。

对美团来说更为糟糕的是,今年2月,国家发改委等14部门印发了关于促进服务业恢复发展的相关通知。这意味着,美团必须降低餐饮商家的服务费。

不能再因为规模优势而摆出强势的姿态,美团陷入了亏损的泥潭。财报数据显示,美团2021年全年净亏损235亿元。

监管重压,群狼环伺虎视眈眈,美团的路越来越难走。这个情况下,美团的每一步都必须走得小心翼翼,把地基打得更牢固。

但另一方面,是美团一次又一次因为外卖骑手的待遇和安全保障问题而站上风口浪尖。

美团配送对速度的要求很严格。

外卖3公里的送货时长,从2016年1小时,2017年45分钟,2018年38分钟,2019年又缩短10分钟。

可想而知,高速下对应的是高风险,但高风险之下美团却没有给到骑手应有的福利待遇保障。

数百万外卖骑手大军,是通向王兴梦想最基础的保障。想要堡垒安全,就要砌好组成堡垒的每一块砖。现在的美团,已经经不起太大的舆论风浪了。

美团的三大引擎中,到店酒旅业务虽然利润很高,但是体量小。新业务短时间内还处于亏损阶段,需要继续投入。外卖业务可以实现最大营收,但是增长乏力,难以覆盖亏损。

但对于未来,王兴依然很有信心。他在3月的战略会上对员工强调,“要相信美团业务的基本盘,相信美团对社会和客户的价值。”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soc/22096.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vk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点击跳转到扫码页

我要投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