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竞技

“冬奥效应”继续带动长白山区冰雪经济升温

零下20摄氏度的冰天雪地里也能漂流吗?广州游客郭乃韬一家带着这样的疑问,在距离长白山天池约80公里的碧泉河找到了答案。“太神奇了!原来我们漂流在地下涌出的温泉上。”他说,年初看了北…

零下20摄氏度的冰天雪地里也能漂流吗?广州游客郭乃韬一家带着这样的疑问,在距离长白山天池约80公里的碧泉河找到了答案。“太神奇了!原来我们漂流在地下涌出的温泉上。”他说,年初看了北京冬奥会,一家人都对冰雪世界充满好奇,这几天来到长白山学滑雪、看美景、玩漂流,感觉不虚此行。

时至腊八,吉林大地进入一年中寒冷的时节。记者连日来在长白山区走访发现,多地游客仍乐此不疲地涌入这片东北地区海拔最高的冰雪之域。虽然距离北京冬奥会闭幕已有10个多月,但其后续效应对冰雪经济的持续升温影响依然明显,“看过冬奥会就要体验一下冰雪”成为很多人年初许下、年底兑现的承诺。

“虽然疫情影响下减少了一些客流,但我们每天仍能接待三四千名滑雪者。”在位于白山市抚松县的万达长白山国际度假区,运营服务中心高级经理王洪利介绍。记者29日下午在这里看到,雪道上的滑雪者密如繁星散落,缆车前排着小长队,其中单板雪友、低龄雪友占比很高。

距此约20公里的长白山鲁能胜地旅游度假区,这几天迎来好几批外籍游客团。长期定居苏州的法国游客唐思念已经连续3个雪季来长白山打卡,她说:“和欧洲雪场相比,长白山的雪场对初学者更为友好。今年中国选手在冬奥会上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如今到了新的冬天,感觉愿意学滑雪的中国人更多了。”

需求端的升温也伴生着供给侧的“加热”。新雪季“开板”前,在北京经营了10多年摄影工作室的龙杰便带着摄影、化妆、后期等10人团队进驻长白山,为雪友提供短视频跟拍、雪地写真等服务,每组收费从699元到4000元不等。“一天最多能拍12组,从早忙到晚。”龙杰说,冬奥会让冰雪经济覆盖的行业也变多了,他们看准了其中的商机。

今年夏天升温的营地游,入冬后依然有新卖点。在万达长白山国际度假区,工作人员近期又砌了12个雪屋,包括以兔年生肖为装扮的东亚雪屋、奥丁宠物为雕饰的北欧雪屋、红鼻子鲁道夫为主题的北极雪屋、白熊一家为故事主线的西伯利亚雪屋,分别搭配相应的烤肉、火锅、盘肠等美食,吸引了不少游客尝鲜。

“东北人也很难想到,寒冬腊月的家乡能玩漂流。”长春雪友才琳琳说,从小在东北长大,冬天习惯了冰雪之后慢慢变得对冰雪“无感”,但是北京冬奥会从成功申办到举办之后,“无感”又变成了“有感”。“很多家长都说,现在的东北小孩要是不会滑雪都不好意思。没想到这趟出行不光学会了滑雪,还解锁了这么多好玩的项目。”她说。

“从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以来,几乎每届奥运会都会给举办国带来巨大的综合效益,这种效益绝不限于体育范畴。”吉林省体育局局长牟大鹏说,北京冬奥会不仅带动了中国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还培育了前景广阔的冰雪市场,使得赛会闭幕之后国内冰雪产业依然不断升温,这也为吉林打造冰雪体育强省、冰雪经济高地创造了条件。

冬奥效应的带动下,长白山区的乡村振兴也随之受益。地处鲁能与万达两大滑雪度假区之间的抚松县漫江镇锦江村,被喻为“长白山最后的木屋村落”——村里的50栋民居全部由圆木造就,包括木墙、木瓦、木烟囱,具有鲜明的长白山原住民建筑特征。如今,这处历史民俗文化主题旅游村落,又增加了冰雪主题味道。

“万达、鲁能两大滑雪度假区对我们村的旅游经济拉动非常大,很多滑雪者在设计出行计划时都把我们村列为重要一站。”锦江村党支部书记迟玉习介绍,如今村里又增加了雪滑梯、雪圈、雪地火锅等项目,与滑雪度假区的消费形成互补。

记者走访发现,“为了滑雪来到长白山,来到长白山不只滑雪”正成为这片林海雪原的新特点。在距离长白山天池约60公里的抚松县,许多特色村屯都“蹭”了冰雪热度,如近水楼台为万达雪友提供铁锅炖等特色美食的东岗镇果松村、以高跷秧歌和人参烧酒吸引冬季游客的兴隆乡南天门村、以“滑完雪来泡长白山温泉”为卖点的仙人桥镇仙人桥村等。

“滑雪的人多,村里的游客就多。头些年村里出门打工的年轻人都回来帮忙了。相信村里的生意未来会越来越好。”东岗镇果松村一处餐馆的老板孟宪芳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olymp/31861.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vk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点击跳转到扫码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