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历史

秦宗权被灭后朱温势力如日中天 连杀二帝篡唐自立

朱温(852年12月9日——912年7月18日)宋州砀山(安徽砀山)人,少孤贫,长兄全昱,次兄存,温排行第三。唐僖宗乾符二年(875年),黄巢起义曹、濮,朱温和次兄朱存都参加了农民…

朱温(852年12月9日——912年7月18日)宋州砀山(安徽砀山)人,少孤贫,长兄全昱,次兄存,温排行第三。唐僖宗乾符二年(875年),黄巢起义曹、濮,朱温和次兄朱存都参加了农民起义军。朱温以力战屡捷,得补为队长。

朱存从黄巢攻广州时战死。黄巢取长安,以朱温为同州(治冯翊,今陕西大荔)防御使。及唐军包围长安,朱温见兵势日蹙,知黄巢将亡,中和二年(882年)九月,举同州降唐。唐僖宗任命朱温为右金吾大将军,河中行营招讨副使,赐名全忠。

从农民起义者到权臣的朱温

中和三年(883年)二月,李克用联合河中、易定、忠武军,大败农民军于梁田陂(今陕西华县西),进逼长安。唐朝廷于三月间任命朱温为宣武节度使(镇汴州浚仪,今河南开封市),令攻克长安后赴镇。四月,农民军退出长安。七月,朱温率部到达汴州。“时汴宋连年阻饥,公私俱困,帑廪皆虚。外为大敌所攻,内则骄军难制,交锋接战,日甚一日,人皆危之”,朱温逐步扭转了这种局面。

中和四年(884年),黄巢部将尚让以骁骑五千,进逼大梁。朱温遣使告急于李克用,李克用亲率沙陀精骑,击败黄巢的军队,回军大梁,营于城外。朱温固请李克用入城,就驿置酒,礼貌甚恭。克用乘酒使气,语颇侵之。朱温愤愤不平,发兵围驿而攻克用。李克用亲兵薛志勤等,保护克用登汴城南门,缒城得出。太原士兵三百余人,皆为汴人所杀。从此李克用和朱温便成了仇敌。

光启二年(886年)冬,滑州(治白马,今河南滑县东)军乱,义成节度使安师儒为部下所杀,朱温乘机出兵,袭取了滑州。

这时秦宗权据蔡州称帝,兵力十倍于朱温。朱温以诸军都指挥使朱珍为淄州(治淄川,今山东淄博市西南淄川)刺史,募兵得万余人,获马千匹。又使牙将郭言募兵于河阳、陕、虢,得万余人。实力日益充实,屡败秦宗权。到了唐昭宗龙纪元年(889年),秦宗权被部将执送至汴州,投降朱温,朱温送秦宗权至长安斩首。淮西镇又给朱温兼并了。

李克用

在此前一年,即文德元年(888年),李克用发兵攻河阳(今河南孟州南),河南尹兼领河阳节度使张全义闭城自守,城中食尽,求救于朱温。朱温出兵败河东军,分兵欲断太行路(在河阳北),河东军怕后路被切断,赶紧退军。从此洛阳、河阳也落入朱温手中,朱温无复西顾之忧,得以专意经营东方了。

淮南久经战乱,唐朝廷于光启三年(887年)一度任命朱温兼淮南节度使。朱温以宣武行军司马李璠为淮南留后,率兵千人前往淮南。兵过泗州,感化节度使(镇徐州彭城,今江苏徐州市)时溥出兵袭击,李璠返回汴州,徐、汴二镇开始结下仇怨。

朱温连年进攻徐、泗、濠三州,民不得耕获。复值水灾人死者什六七。景福二年(893年)四月,朱温终于攻下徐州,时溥举家登燕子楼,自焚而死。徐、泗、濠三州同时被朱温兼并了。

朱温既兼有徐州,又欲夺取兖、郓,天平节度使(镇郓州须昌,今山东东平西北)朱瑄,瑄弟泰宁节度使(镇兖州瑕丘,今山东兖州)朱瑾并力抵抗,长期攻战,“民失耕稼,财力俱弊”。最后在乾宁四年(897年),朱温终于攻下郓、兖,朱瑄被杀,朱瑾逃奔淮南。当时郓、兖凡十四州都被朱温兼并了。

连杀二帝篡唐的朱温

朱温自灭秦宗权后,军势更盛。昭宗景福二年(893年)自将汴军破徐州,感化节度使时溥自焚死。乾宁四年(897年),汴军连破郓州(治须昌,今山东东平西北)、兖州(治瑕丘,今山东充州),取天平军(镇郓州须昌)、泰宁军(镇充州瑕丘)。

朱温

朱温又欲取河中以制河东,光化四年(901年),进兵攻克河中,杀王珂。讽使朝廷任命自己为宣武(镇汴州浚仪,今河南开封)、宣义(镇滑州白马,今河南滑县东)、天平、护国(即河中)四镇节度使。

佑国节度使(镇河南府洛阳)张全义、昭义节度使(镇潞州上党,今山西长治)丁会、河阳节度使(镇孟州孟县,今河南孟州南)孟迁,原来都是朱温的部将。于是关东诸镇,多属朱温。朱温就把注意力转移到对唐朝廷的控制上了。

唐朝廷内部的冲突愈演愈烈。刘季述、王仲先既死,枢密使韩全诲、凤翔监军使张彦弘为左、右中尉,韩全诲也做过凤翔监军,两人与李茂贞关系密切。崔胤以宦官典兵,终为肘腋之患,密谋尽诛宦官,乃致书朱温,令发兵迎昭宗出京。

天复元年(901年,是年四月改元)十月,朱温从大梁(即汴州)发兵,十一月,韩全诲等便将昭宗劫往凤翔。朱温率大军过华州,迫使韩建请降。随后入长安,旋即进军凤翔。李茂贞向李克用求援,李克用乃出兵进攻河中,连破汴军。汴军主力十多万人还击河东军,进围晋阳因大疫退兵。天复二年(902年)六月,朱温再次进兵凤翔城下,李茂贞屡战屡败。

西川节度使王建乘机以假道勤王为名,攻占山南西道。是年冬大雪,凤翔城中食尽,冻馁而死者不计其数,军上多缒城出降汴军。朱温一面围城,一面派兵攻取关中诸州镇。茂贞困守无援,谋诛宦官,与朱温和解,得到昭宗的赞许。天复三年(903年),昭宗派宦官率凤翔士卒杀韩全诲等四贵及其党羽多人,而围犹未解。

于是凤翔城内继续捕杀宦官,先后杀七十二人。朱温又密令京兆尹捕杀留京宦官九十人,这才撤兵解围,命兄子朱友伦统兵护送昭宗回长安。昭宗回京后,朱温、崔胤又杀宦官七百余人,止留黄衣(品秩最低的宦官)幼弱三十人以备洒扫。宰相崔胤兼管六军十二卫事务。唐代宦官典兵预政的局面结束了。

李晔

唐昭宗加封朱温为梁王。当时神策军已解散,朱温留步骑万人驻神策军旧营,以朱友伦为左军宿卫都指挥使,又以亲信将领为宫苑使、皇城使、街使,接管了皇宫和整个京城的禁卫任务,然后辞归大梁。

崔胤依靠朱温兵力,诛灭宦官,排除异己,专权自恣。朱温破李茂贞后,兼并关中州镇,挟制昭宗,威震朝野,意图篡夺。崔胤大惧,奏请昭宗重建六军,每军步兵六千人,骑兵一百人,共六千六百人,由京兆尹郑元规负责招募军士,缮治兵仗。

朱温猜疑崔胤建立这支军队是用来对付汴军的。未几,宿卫都指挥使朱友伦与人击球,坠马暴死,朱温又疑这是崔胤策划的,改命兄子友谅代掌宿卫,决计杀死崔胤,并迁昭宗于洛阳。天复四年(904年。是年四月,改元天祐)正月,朱温密告崔胤“专权乱国,离间君臣”,旋命朱友谅率兵杀崔胤、郑元规,崔胤所募兵一概遣散。同时借口邠、岐兵侵逼京畿,强迫昭宗和百官、士民迁往洛阳。汴将张弘范为御营使,督兵役拆毁长安宫室、官廨、民宅,取得建筑材料,浮渭沿河而下,使长安成为丘墟。士民号哭满路,扶老携幼,月余不绝。

昭宗路过华州,对夹道呼万岁的百姓说:“勿呼万岁,朕不复为汝主矣!”他在行宫里又对侍臣说鄙语云:“纥干山头冻杀雀,何不飞去生处乐。朕今漂泊,不知竟落何所!”说罢大哭。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危在旦夕。

朱温

这年四月,昭宗到达洛阳,左右侍从全是朱温私人。至八月,朱温便命养子朱友恭等派人入宫,杀害昭宗,立昭宗第九子辉王祚为皇帝,更名柷,是为昭宣帝,年仅十三岁。

朱温见昭宗被杀,扮作不与闻其事,痛哭流涕道:“奴辈负我,令我受恶名于万代”。勒令朱友恭等自杀。

天祐二年(905年)二月社日(立春后第五个戊日),朱温使心腹蒋玄晖置酒九曲池,邀昭宗子德王裕等九王饮酒,酒酣,一一缢杀,投尸池中。六月,朱温又杀旧宰相裴枢、独孤损、陆扆等三十余人于白马驿(在滑州白马县,今河南滑县东)。

朱温的谋臣李振屡试进士,竟不中第,故深恨朝官,对朱温说:“此辈常自谓清流,宜投之黄河,使为浊流。”朱温含笑听从。

梁开平元年(907年)四月,唐昭宣帝被迫退位,唐亡。朱温在大梁即皇帝位,是为梁太祖。国号大梁。梁废唐昭宣帝为济阴王,迁往曹州居住,居处围之以棘。次年,梁派人鸩杀济阴王,追谥为唐哀皇帝。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hist/28583.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vk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点击跳转到扫码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