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历史

道光皇帝为何治理不住大清的非典型腐败

道光三十年,(1850)​,正在陕西途中行走的布政使张集馨接到了道光帝去世的消息。“惊悉大行皇帝龙驭上宾,五中催裂。”由于张集馨是道光亲自选拔的官员,二人多次见面详谈,因此张集馨对…

道光三十年,(1850)​,正在陕西途中行走的布政使张集馨接到了道光帝去世的消息。“惊悉大行皇帝龙驭上宾,五中催裂。”由于张集馨是道光亲自选拔的官员,二人多次见面详谈,因此张集馨对道光是充满感情的。“余一介书生,自通籍后,仰蒙特简,恩施稠叠,追念二十余年豢养身恩,不觉涕泗横流,不能自己。长途枯坐舆中,形神几丧。”在路上,张集馨发出了由衷的悲痛。

 

道光皇帝

正是出于对道光的提拔感激,张集馨对官场作风相当不满,甚至认为这正是清朝逐渐走向衰微的主要原因。因此他身后的日记《道咸宦海见闻录》就是基于对清朝的责任感写下的。

在日记中他多次记下了与道光互动的记录,甚至道光勉励他要接触地方实务,不要作词章之类的浮华文字:“汝试思之,词章何补国家,但官翰林者,不得不为此耳。”最后叫他“汝在家总宜读经世之书,文酒之会,为翰林积习,亦当检点。”因此在道光的亲自关心下,张集馨确实不走寻常路,将这一时期的官场潜规则都进行了深刻描述。

官场风气每况愈下,享乐之风大肆蔓延。

鸦片战争之后,从上到下已经出现了消沉意志。许多封疆大吏开始沉湎享受。比如他记录闽浙总督庆瑞“系公子出身,不肯究心公事,惟幕友之言是听。”并且由于天天吃喝玩乐,与手下人天天厮混“太不检点,较力唱曲,俗语村言,无所不说,不学无数,殊不自重。”陕甘总督乐斌“旗员出身”,“粗能识字,公事例案,阅之不甚了了。”

 

道咸宦海见闻录

直隶总督桂良,“其胸中蕴蓄如草芥,其口中吐如市井”,仗着恭亲王奕訢的岳父,卖官买官,无所顾忌。许多官员为了补缺不得不送礼,一名官员向张集馨诉苦说:“如卑职之候补苦员,亦敬送五百金,否则此官不能做矣。”甚至部选人员,“虽极苦缺,亦必馈送二三百金,方敢到任。”就是非常非常不怎样的清水衙门也要送礼,否则都不敢去到任。

不光在职的总督风光,就是离职的总督排场都非常惊人,在回家路过地方时,“家属舆马仆从几三千名,分住考院及各歇店安顿,酒席上下共用四百余桌”,一住五天,“实用去一万余金。”

 

陋规横行,无处不是各种潜规则。

什么是陋规?就是“地方历来之成例,而非自我创始者也。”因此是“国家律令无文,故曰陋规。”既不犯法,又不太见光的一种潜规则。

雍正耗羡归公之前,已经默许了陋规的存在,此后在给官员推行“养廉银”后就不允许陋规的存在了。乾隆之后,随着物价的不断上涨,陋规又如潮水般再次涌起。陋规的名目十分繁多,可以说,有多少个税种,就有多少因之而产生的陋规名目。如地丁银之外的火耗、平余,赋粮之外的漕规、斛面,盐课之外的匣费、节规,关税之外的盈余存剩,其他如上司过境的站规,各衙门通行的门包,学政典试时的棚规,中央部院的部费,送给京官的别敬、炭敬、冰敬,上给老师的节礼等不一而足。

 

相关画作

张集馨担任过陕西粮道,对这些均有详细描写:外官对京中大僚,常有馈赠,节寿送礼以外,有别敬炭敬、冰敬、瓜敬等名称,其实都是变相的贿赂,用以“通声气“、“保位”、“求升擢”、“以幸提携”,京官外官各取所需,京官穷困,往往盼着外观进京送“敬”望眼欲穿,因此彼此的这种关系自然可知。

在清代针对如何做官流传一套“心法”。

在当时如何能够成功在官场做个成功的不倒翁呢?当时的人还写了一首《一剪梅》的词进行讽刺,读来颇为生动:“仕途钻刺要精工,京信常通,炭敬常丰。莫谈时事逞英雄,一味圆融,一味谦恭。大臣经济在从容,莫显奇功,莫说精忠。万般人事在朦胧,驳也无庸,议也无庸。八方无事岁年丰,国运方隆,官运方通。大家赞襄要和衷,好也弥缝,好也弥缝。歹也弥缝,无灾无难到三公,妻受荣封,子荫郎中。流芳身后更无穷,不谥文忠,也谥文恭。”

 

相关画面

这首词淋漓尽致地刻画了官场的丑态,反映了衙门中人的真实嘴脸,堪称衙门精神的实录。

勒保是嘉庆朝名臣。任四川总督时,有一次觐见,嘉庆帝与他拉起家常,问道:“你们做督抚的,僚属中间哪一等人最讨便宜?”勒保不假思索回答的十分干脆:“能说话者最讨便宜。”嘉庆帝对勒保的回答深表赞成,说:“是啊。工于应对,有才能的人更能表现他的长处;即使没有才能的大,也因为口才好掩盖自己的短处而展示长处,虽然事后觉察,但当前已被他蒙混过去了。再者说来,政事不依赖上奏、汇报就不能畅达,有极好的事,往往会被不善词令的说坏。这就是圣人所以设有言语一科啊。我每当遇到那些朴华无实的官员,一定要他们把话说完,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曾国藩画像

曾国藩对此也评价说:“自嘉道以来,官场有四大通病,京官的两大通病是退缩、琐碎。退缩就是互相推诿,不肯承担责任,琐碎就是不顾大体,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每个人都故作高深,所以养成了“不痛不痒,不黑不白”的风气。

道光打算整治陋规,最终却不得不宣告失败。​

​道光帝即位之初,御史郑一麟奏请清查陋规,这一次得到皇帝的重视。道光帝指出:各省地方陋规,相沿已久,都以俸廉不足办公为借口,一年甚于一年,数额越来越大,甚至有的州县将侵贪赃私,也作为陋规。因此他考虑编订细则,将陋规固定化。为求慎重,道光帝还就此事召见军机大臣英和,咨询他的意见,英和也赞成对陋规进行整顿。道光随即发谕旨令各省督抚发表意见,令道光帝始料不及的是,朝臣和封疆大吏几乎都对陋规改革持否定态度。

 

晚清官员

谕旨刚下,就有汤金钊、陈官俊、汪廷珍等大臣先后上奏,表示此事不可行。随后直隶总督方受畴、四川总督蒋攸锯借进京觐见之机,当面向道光帝力陈不可。后来两江总督孙玉庭直接表示反对,声称一旦将陋规纳入合法征收范围,就是向百姓加征赋税,而且以此作为官吏办公费用,势必涉及舟车行户,有失政体。孙玉庭认为,清查陋规“目前纷扰已甚,奥情不协,国体有关“,两江总督的这番话无疑于给即将实施的陋规改革画上了句号。道光帝至此只好收回成命,承认自己执政经验不足,英和因此被免去军机大臣。

 

相关画面

因此,在选拔张集馨时,道光就是看到他的廉洁,当得知外放后,道光告诉他:“汝乃朕特放,并无人保举。”接下来对他说:“汝操守学问,朕早知之,而吏治如何,必须见诸政事,惟京官与外官不同。”因此告诉他到任好好干,“慎无自暴自弃”。由此张集馨带着感激之心去上任,虽然只能独好其身,却最终只能将宦海的乌烟瘴气记录下来,表达对道光的一片赤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hist/28513.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vk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点击跳转到扫码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