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历史

如果伐蜀失败对司马昭有影响吗 其篡位之路会有多大变数

主要看是什么样的伐蜀失败。如果是邓艾那支由边军和羌人组成的部队被歼灭,则无伤大雅。但如果是钟会率领的那支主力但凡伤亡达到万计,那后果会相当严重: 轻则严重降低司马昭在朝野的威信,重…

主要看是什么样的伐蜀失败。如果是邓艾那支由边军和羌人组成的部队被歼灭,则无伤大雅。但如果是钟会率领的那支主力但凡伤亡达到万计,那后果会相当严重:

轻则严重降低司马昭在朝野的威信,重则导致司马氏一族分崩离析。司马炎能否继承官职都很难说。如果勉强让他成为司马家的继任者,也很难顶住当时曹魏一干老人和家族元老的压力。因为失去的是十足的庙堂话语权。

就甭提后续的篡位之路了。要想当权臣,最起码要有与之相对应的功绩。才能消除外部与日俱增的恶意。司马师到死官职不过1个大将军,在位时也比较慎重,一直不敢提及晋升公爵的事情。

然后是司马昭,前面8年按兵不动,魏帝几次三番请他晋位公爵他一概不应。是忠心耿耿安心奉魏了?非也。司马昭接替之初就让贾充去征求过诸葛诞的意见,问是否拥护自己封公,末了被驳斥还被骂得狗血淋头。

后来伐蜀成功前脚刘禅刚投降,后脚司马昭就心急火燎地封公拜相。蜀亡之后第2年又追加成为晋王,接着就是:恢复“公侯伯子男”制度,改仪修制等等……如果不是司马昭很快一命呜呼,按这吃相约摸西晋开国会往前提前个几年。

为什么迫不及待的司马昭能憋这么多年?1、无甚功绩。2、曹髦被杀案。

司马昭的确能继承哥哥大将军的名号,但自身功绩只是平定了1次淮南叛乱而已,这属内部治安战。对外一直是守势。而其心腹贾充当街击杀魏帝曹髦,实属性质恶劣的凶案,司马昭坐实了弑主的罪名。

那些慕强的士人也会因为顾忌清誉而望而却步。哪怕还在为他办事的,心里也会打鼓。只要后期局势出现变化陷入一定程度的困境,“骑墙派”翻脸会比翻书还快。因为曹髦案丢掉了一大批“选票”,使封公的事情一时很难办了。

如此拖啊拖啊,高平陵过去10多年了,眼看司马懿留下的老本要用完了,司马昭寸步不移,这个急啊。于是,才组织了伐蜀之战,就是为了挽回快要跌落的名声。所以才会有不管邓艾反对迫使他加入伐蜀,还有在朝野一片质疑中提拔钟会的任命。

伐蜀之于司马昭不是军事考量,而是关乎司马一家生死存亡的庙算问题。如果伐蜀失败,对司马昭的影响就是止步于大将军这个位置上。还想当晋公呢?先把自己的兵权——大将军护严了再说吧。

站在上帝视角司马昭还有2年就死了,2子夺嫡的问题尚未解决——之前的小儿子司马攸因过继给司马师,有了名副其实的继承权。这对司马炎可是实实在在的威胁。

司马攸本人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身边聚集了一帮子人。只要司马昭晋位不了公爵,区区1个大将军是没有让儿子继承官职的资格的。你以为这是在岛国幕府吗?

然后就是司马家的势力范围会变小,一大批外围的中立士人会分崩离析。而像王祥这样的曹魏死忠当然不会去碰司马昭,但日常阴阳一下炎、攸这样的小字辈那是绰绰有余的。

其实跟红楼里贾府坐拥2个公爵,到了贾宝玉一代就沦落了一个道理。继承归继承,如果后代没有持续涌现出类拔萃的人物,爵位也会逐渐空洞。例如:司马师掌权时就没有获得司马懿的全部名声、关系和权力,打了些折扣。

司马昭去世时,司马炎和司马攸无尺寸之功,更无突出历练和外派任职。如果伐蜀失败父亲又中道崩卒,面对一地鸡毛的局面勉强掌权,到时一众追随者顶天了也不过支持你当个大将军罢了。

若是能力有限,司马家内还有忠于曹魏的司马孚老大爷。到时屁股能不能坐稳都是个问题。再加上2子之间不是穿一条裤子的,司马家的内部纠纷变成什么样子还得另说。

当然了,也不是说2子一定不能团结、司马家一定会崩溃,曹魏一定会有反水的机会。话说回来,还是要看钟会的主力会经历什么样的失败。

例如:252年的东兴之战,司马师被诸葛恪击败后魏军伤亡数万人,司马昭被免去爵位,内有张辑、李丰当刺客,外有毌丘俭和文钦及时做出反应。

倘若钟会大军损失不大,局面尚在管控之中。但其篡位之路会出现比较大的变数。如果钟会连同其主力在汉中报销,司马家的前途则不会在自家手上了。

其实翻阅史书,就看得出来司马师和司马昭在掌权水平上的高低。高平陵事件爆发前一天,司马懿曾向2人透露了自己的打算。结果司马师照睡不误,司马昭彻夜未眠。估计司马师一开始就进入了核心决策圈。而司马昭是才知道,由于事发突然而激动难眠。

司马懿在世时更看重谁?2人谁更有城府一目了然。后期在南征过程中魏军惨败。司马昭贵为一军之主,第一反应是问这是谁的责任,结果部属告诉他:作为一军之主应该担负最大的责任。把司马昭惹毛了,反手就治了此人的罪。

与之相比,司马师作为军队的最高统帅不露声色,把主要责任揽到个人身上而尽量维护将士。还有就是对待曹魏死忠的态度上,司马师处理夏侯玄案果断利落。而司马昭处死嵇康显得很不理性。一开始执意处死,事后又后悔莫及。

应该讲,司马昭从来不是按照继承人的身份来培养的。他一直都活在司马师的背影之中。这也是后期为何要伐蜀以换功名的另外一个原因。

此外,钟会的例子也很能说明问题。像他这样的人其实就是个投机分子,看重了司马家的影响力想顺杆往上爬。再加上受高平陵事变、曹髦案的启发,觉得庙堂原来还可以这样混。自诩伐蜀大功再加上兵权在握,只要摆平异己杀伐果断就行了。

西晋之后的八王之乱,外族反水、南北朝此起彼伏的庙堂反杀那是一学一个准。司马氏才是突破底线和诚信的始祖,从此华夏上几百年没宁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hist/25345.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vk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点击跳转到扫码页

我要投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