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历史

北宋名相寇准 下场凄惨 他到底得罪了谁

由于刘娥干政,宋真宗与寇准密谋废了刘娥,谁知此事泄露,皇帝临阵反水,当场就把寇准给卖了,从此寇准再无翻身之力。 因为他的两个敌人并不准备放过他,对他一贬再贬,最后客死他乡,连归葬故…

由于刘娥干政,宋真宗与寇准密谋废了刘娥,谁知此事泄露,皇帝临阵反水,当场就把寇准给卖了,从此寇准再无翻身之力。

因为他的两个敌人并不准备放过他,对他一贬再贬,最后客死他乡,连归葬故里的钱都没有,归根结底,是因为他的敌人已经强大到无人能撼动的地步。

什么样的敌人连寇准都斗不过?

准确地说,应该称作“政敌”,寇准的两个政敌,一个叫刘娥,是当时的皇后,另一个叫丁谓,是当时顶级的大奸臣。

这两个政敌有多强大呢?

刘娥原本是蜀地孤女,15岁被老公卖到赵恒的襄王府,她凭一己之力获得赵恒的宠爱,在赵恒登基后更是登顶皇后宝座。

宋真宗赵恒驾崩后,新帝年纪尚幼,刘娥临朝称制,权倾天下,距离称帝仅一步之遥,其权势比肩吕后、武则天。

跟这样的人物为敌,两强相争,本来胜负难料,但寇准的政敌不止一个刘娥,还有丁谓。

丁谓这个人才智过人,但阴险狡诈、心术不正,寇准被贬后,就是这个人坚持要把寇准踩到底,对他一贬再贬。

刘娥摄政之后,丁谓意图架空刘娥的权力,结果被刘娥找机会给贬到崖州(海南)摸鱼了。

在宋朝,一般被贬到崖州的基本就废了,可在丁谓这,照样还能咸鱼翻身。

他凭着过人的智慧,和朝廷取得联系,从崖州迁往雷州,又从雷州迁往道州,从道州又迁往安州,从安州又迁往光州,愣是一步步挪回了中原。

如果他能活得久一点,说不定最后都能被宋仁宗再度启用。

这样的人物,跟寇准为敌,再加上一个刘娥,寇准再厉害也够他喝一壶的。

寇准是怎么跟刘娥变成政敌的呢?

当时刘娥进宫后,从四品美人开始,先是升到修仪,再进封德妃,地位仅次于皇后。

1007年,郭皇后去世,赵恒意欲立刘娥为皇后,但遭到以寇准为首的一派大臣反对。

他们认为刘娥出身微贱,不可作为一国之母,极力阻止封刘娥为皇后。

最后赵恒顶住了朝廷大臣的压力,把刘娥扶上了后位,但刘娥与寇准之间也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真宗将立刘后,莱公及王旦、向敏中皆谏,以为出于侧微,不可。——司马光《涑水记闻》

之后寇准又因另一件事与刘娥结下梁子。

刘娥被老公龚美卖给了襄王府后,龚美因进献有功受到赵恒赏赐,被批准进入王府工作。

赵恒登基后,由于刘娥是孤女,世间已无亲人,索性认了前夫龚美为兄长,龚美改姓刘,成为刘娥宗族。

之后龚美再娶了一个女人,生有两子,刘娥对其视如己出。

但是,有一年,突然有邛州百姓进京上访,状告当地豪强王蒙正霸占他人盐井。

这个王蒙正,就是刘娥的前夫龚美(刘美)的儿子刘从德的岳父。

接到状纸后,刚正不阿的宰相寇准自然是要严惩王蒙正的,但皇后刘娥一心护短,两人进一步结下梁子。

刘氏宗人横于蜀中,夺民盐井,上以后故,欲舍其罪,莱公固请行法。——司马光《涑水记闻》

但是,从客观上讲,寇准即便从未与刘娥有冲突,将来也必定水火难容。

因为刘娥自从做了皇后之后,经常陪着宋真宗赵恒处理奏章。

有时候赵恒身体不适,刘娥就代为处理,而且处理得极好,颇有一代政治家的风范。

后来宋真宗的身体不行了,经常卧病在床,刘娥干脆就代为处理各种朝政,中间也不乏培养自己的势力。

凡处置宫闱事,多引援故实,无不适当者。帝朝退,阅天下封奏,多至中夜,后皆预闻之。周谨恭密,益为帝所倚信焉。——《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七十九》

这叫后宫干政,历朝历代都是不允许的,寇准作为宰相,早晚会因此与刘娥产生碰撞。

而寇准与刘娥的爆发点正是后宫干政!

宋真宗赵恒晚年多病,经常神志不清,卧床不起,刘娥遂代为处理朝政。

赵恒察觉到了刘娥势力坐大,将来有颠覆赵宋江山的风险,而他自知久病不起,怕是命不久矣。

于是想趁自己还活着,让太子赵祯监国,由宰相班子辅政,太子监国后,刘娥也就没机会再参与朝政了。

他把这事儿跟心腹周怀政说了,而周怀政跟寇准关系好,他又把这事儿传达给了寇准。

于是,寇准秘密进宫,与赵恒商议此事,寇准提出的方案是:

立太子赵祯为帝,赵恒退居二线做太上皇,同时废掉刘娥的皇后位,将丁谓、曹利用等奸臣全部诛杀,由以寇准为首,李迪、杨亿等大臣共同辅政。

赵恒听完,当场就同意了这个方案,寇准十分开心,回来后立即找到杨亿,迫不及待地说了来龙去脉。

时真宗得风疾,刘太后预政于内,准请间曰:”皇太子人所属望,愿陛下思宗庙之重,传以神器,择方正大臣为羽翼。丁谓、钱惟演,佞人也,不可以辅少主。”帝然之。——《宋史》

眼看着就要胜利在望,杨亿都开始在起草让太子监国的诏书了,可意外发生了!

因为这项绝密被泄露了。

至于是如何泄密的,史书上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寇准回家后太高兴,就多喝了几杯酒,然后不小心给泄露了。

另一种说法是,杨亿在家中起草诏书时,心里一激动就跟小舅子说:数日之后,事当一新。

这个小舅子当即就明白了,然后又激动地跟其他人分享了这个秘密。

不管是怎么泄密的,反正现在这个秘密被丁谓一党提前掌握了!

得到消息的丁谓,当晚就乘坐一顶女用小轿,连夜去找了曹利用和钱惟演,商议好反击之策。

第二天早朝时,丁谓一党联合发难,他们参奏寇准密谋策划太子监国,逼皇帝退位,挟幼主以令群臣,这是大逆不道之罪。

宋真宗听完之后,当场大怒!

台下站着的寇准直接就惊呆了,他一脸懵逼地张大嘴巴看着皇帝,满脸都是不解。

陛下,您这是闹哪出啊?

太子监国这事儿不是您自己提出来的吗?

不是您自己个儿找我询问意见的吗?

让太子监国,罢免丁谓这事儿不也是您自己亲口同意的吗?

带着满脸的疑问,还没回过神来,寇准就被当场罢免了宰相之位。

他怎么也想不到,皇帝赵恒实际上对此事摇摆不定,索性在朝堂上当场反水,把一切都推给了寇准,自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这下把寇准给坑惨了!因为自此以后,寇准再无翻身的机会。

是岁仲春,所苦浸剧,自疑不起,尝卧枕怀政股,与之谋,欲命太子监国。怀政实典左右春坊事,出告寇准。准遂请间建议,密令杨亿草奏。已而事泄,准罢相。——《续资治通鉴长编》

寇准罢相后,他的敌人不准备放过他。

看着皇帝让寇准背了锅,还罢免了他,丁谓一党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把寇准彻底整垮的机会。

丁谓的党羽不断在赵恒面前说寇准的坏话,但每次都被赵恒挡了下来。

宋真宗还是顾念老臣,所以尽管罢免了寇准宰相之职,但还是允许他留在京城,并且不准备继续深究下去。

最先出招的是丁谓的党羽钱惟演,他在一次与皇帝聊天时,说寇准被罢免后,心有不甘,所以四处走动,意图复相。

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将会产生结党营私的事情出来。

所以,不管是为了朝堂安稳还是江山社稷,都必须把寇准外放为好,免得留在京城再生事端。

朋党,是自古以来对帝王来说的大忌,不得不说,钱惟演找准了皇帝的痛点。

因此,赵恒同意将寇准外放,但钱惟演提议将寇准一派的其他官员也外放,但被赵恒拒绝。

既然寇准外放了,那宰相班子也不能一直空着,于是,钱惟演向赵恒提交了一份宰相班子名单。

上面写的是丁谓、曹利用等,清一色的丁谓党羽,由于赵恒对钱惟演极其信任,所以当即批准。

寇准听说这份任命之后,当场就急眼了。

他立即赶到皇宫里面见宋真宗,当着皇帝的面职责丁谓等人都是互相勾结,是结党营私。

在和皇帝的争论中,只见满屋子唾沫星子遍地飞,寇准争得面红耳赤,言辞有些过激。

结果皇帝被他惹毛了,当场大怒道:

明日朕就把丁谓、钱惟演等人全部罢免,还有你,寇准,朕也要把你贬出京城,省得天天来烦朕!

但最后寇准啥事儿也没有!

赵恒虽然皇帝干得不怎么样,但毕竟不是昏庸之辈,他对寇准还是有自己的评判的。

所以,尽管丁谓一党在赵恒面前怎么抹黑寇准,赵恒都没有把寇准怎么样,还是让他留在京城。

但这帮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没过多久,他们就找到了机会!

一件惊天大案爆发直接压垮寇准。

深受宋真宗宠信的内廷宦官周怀政,他原本是依附寇准的,所以也成为了丁谓一党打击的对象。

自从前面太子监国这事儿之后,刘娥和丁谓都觉得这个周怀政是个威胁。

所以,在刘娥和丁谓的运作下,周怀政被限制行动,而且无法再面见宋真宗。

作为皇帝宠信的宦官,一旦与皇帝分开,这意味着即将失势,而且性命难保。

周怀政在焦急中,决定铤而走险,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一搏。

他联合了朝中的一些力量,试图发动政变,佣立太子登基,奉真宗为太上皇,请寇准任宰相。

谁知有两个人临阵叛变,将消息透露给了丁谓。

所以结果可想而知,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扑灭。

在审问的时候,宋真宗也明白周怀政其实依附寇准,但他不想把事情搞大,也不想让这事跟寇准有关联。

所以,皇帝希望立即斩了周怀政,不要牵扯到寇准。

但丁谓不干,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了彻底整垮寇准的机会,怎么可能就此错过?

他们上奏说,当年的“乾佑天书”就是寇准和周怀政编织的一场骗局,这是结党营私外加欺君罔上。

所谓“乾佑天书”,就是宋真宗此人迷信鬼神,在位期间大搞天书运动,其他人为了迎合宋真宗,伪造各种天书降临凡间的事情。

宋真宗也每次都给嘉奖一番。

天禧三年(1019年)三月,在周怀政授意下,永兴军巡检朱能,在永兴军境内的乾佑县(今陕西省商洛市柞水县),“惊奇的发现”了一份天书。

当时寇准是主管这块地方的,自己的辖区发现了天书,该怎么办?

作为一代名相,寇准显然是知道这就是别人伪造的,可他不能做出表态!

首先不能否定天书的存在,因为自从宋真宗开展天书运动以来,没人敢说天书有假的,天书已经成为真宗朝的政治正确!

但他也不想去肯定这个天书的存在,因为他自己清楚这是别人有意为之,是虚假的鬼神之说。

所以他一开始是装聋作哑,不管不问,装作不知道。

但这么大的事情,是兜不住的,很快在周怀政三番五次请人劝说之下,最后寇准将天书上报给朝廷,说自己辖区发现了天书。

当时宋真宗认为天书是真的,并且想让所有人都认为寇准的天书是真的。

在皇帝的亲自支持下,质疑天书的声音很快被压下,没人再敢质疑。

寇准因进献天书有功,不久之后被宋真宗再度给他恢复宰相之位。

这个就是“乾佑天书”的大致经过,但现在成为了丁谓攻击寇准的绝佳案件。

当丁谓提出质疑当年的天书后,这事儿其实很大,两朝元老和宦官勾结,这至少名义上是结党营私。

所以立即就派人抓捕当时发现天书的朱能以及一众道士、僧人等,但朱能拒捕,带着部分士兵和家属叛逃。

最后在朝廷的围剿下失败,在树林里自尽。

这事儿原本就跟寇准没关系,都是周怀政和朱能一手炮制的,最后将寇准强行绑上了他们的战车。

现在这俩人,一个搞政变失败,另一个面对朝廷的抓捕,不仅不认罪伏法,还敢公开带兵反叛,这不是明着告诉别人,天书案就是有问题的吗?

寇准毕竟是当年亲自上报说自己辖区发现了天书,现在证明了天书就是假的,寇准自然逃脱不了干系。

既然天书是假的,那当初你寇准为什么上报假的天书,很明显,这就是寇准与周怀政结党营私,编造谎言,欺君罔上。

到了这一步,即便是宋真宗想保寇准,也保不住了,最后只能将其贬官,知相州,不久又贬为知安州,然后贬为知道州司马,接着又被贬为雷州司户参军。

最终,寇准死于雷州住所,客死他乡。

寇准被贬一事其实有猫腻。

宋真宗当时已经病重不能理事,贬官寇准并非出自宋真宗的想法,而是刘娥、丁谓一党假传圣旨干的。

寇准被贬之后,宋真宗有一次发现自己很久没见到寇准了,就问身边的人,寇准去哪里了,怎么一直没见到过他?

皇帝身边的人都惧怕刘娥与丁谓的权势,不敢说出实情,大多低头不语。

不久之后,宋真宗病重,临终之时还说只有寇准和李迪是可以托付大事的人,可见十分器重寇准。

但这会儿已经来不及了,很快宋真宗就驾崩了。

乃诛怀政,降准为太常卿、知相州,徙安州,贬道州司马。帝初不知也,他日,问左右曰:”吾目中久不见寇准,何也?”左右莫敢对。帝崩时亦信惟准与李迪可托,其见重如此。——《宋史》

在之后的日子里,赵祯继位,是为宋仁宗,由于年龄太小,所以刘娥临朝称制,效仿吕后。

一开始,丁谓试图架空刘娥,结果被刘娥找机会直接贬到崖州摸鱼去了。

至此,刘娥的权势达到巅峰,临朝称制意味着享受和皇帝同等的权力,刘娥到这一步距离称帝仅一步之遥。

寇准被贬之后,是刘娥的时代,是长达11年的大权独揽,权倾天下的时代。

昔日的政敌成了天下之主,寇准也就在无翻身之力了,直到刘娥死后,宋仁宗亲政,才给予平反,以礼改葬。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hist/25341.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vk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点击跳转到扫码页

我要投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