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历史

总督北方四州 公孙瓒为何没能称雄到最后

“纠人完聚,稸保燕、蓟之饶,缮兵昭武,以临群雄之隙,舍诸天运,征乎人文,则古之休烈”,公孙瓒,这位在北地崛起的猛士,以不可违逆的姿态威震边疆,总督青、徐、幽、冀四州之地,力保汉室边…

“纠人完聚,稸保燕、蓟之饶,缮兵昭武,以临群雄之隙,舍诸天运,征乎人文,则古之休烈”,公孙瓒,这位在北地崛起的猛士,以不可违逆的姿态威震边疆,总督青、徐、幽、冀四州之地,力保汉室边境不失,更是有割据一方逐鹿中原的资本。然而,手握四州之地与闻名天下的“白马义从”也没能挽救公孙瓒的颓势,拒乌桓、斗刘虞、战袁绍,为何公孙瓒没能坚挺笑傲到最后?   

一、情深义重,铁马金戈

公孙瓒出身贵族,但因为母亲身份低微而不被重用,但遗传了父母优良基因的他被涿郡太守纳为女婿,并在岳父的帮助拜名臣卢植、刘宽为师。后来,公孙瓒在太守刘其手下任职,刘其犯法被召去见廷尉,公孙瓒念及昔日恩情,违法乔装成士兵沿途护送他至洛阳。待到刘其被贬去日南时,公孙瓒准备了米和肉纪念先祖,高举酒杯说:“昔为人子,今为人臣,当诣日南。日南多瘴气,恐或不还,便当长辞坟茔”。在同门师兄弟刘备落难时,也是公孙瓒数次施以援手,可见其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

 

然而情深义重的公孙瓒对待那些北伐游牧民族就是一副“活阎罗”的面孔。深知北狄之祸的公孙瓒对他们深恶痛绝,痛下狠手,在对待北狄的分歧也成为了公孙瓒和刘虞决裂的根源。先不谈这些后话,被举孝廉,时任辽东属国长史的公孙瓒就已经在对抗鲜卑人的作战中大放光彩。在一次巡查边境时,公孙瓒看到了游荡的数百名鲜卑骑兵,显然,坐以待毙不是公孙瓒的风格,他与胯下白马化作劲风,将这些骑兵杀得四散而逃,“鲜卑惩艾,后不敢复入塞”,公孙瓒迁涿县县令。

二、戍卫边疆,威名大震

中平元年(184),湟中义从胡反叛,立北宫伯玉为将军,挟同凉州督军从事边允与凉州从事韩约在凉州起事,公孙瓒受命统领三千精锐骑兵前去平叛。行至蓟中,中山相张纯因为此前自荐为将而被公孙瓒顶替的事愤懑难平,于是与乌桓丘力居等人叛乱,杀护乌桓校尉公綦稠、右北平太守刘政、辽东太守阳终等人,聚众至十余万人,声势浩大。公孙瓒以三千骑兵追讨张纯等叛贼,立下战功,升为骑督尉。后来公孙瓒便一直与北方游牧民族作战,“每闻有警,瓒辄厉色愤怒,如赴仇敌,望尘奔逐,或继之以夜战”。

 

公孙瓒好战之名传遍北方与朝廷,“虏识瓒声,惮其勇,莫敢抗犯”,而朝廷喜出望外,诏拜公孙瓒为降虏校尉,封都亭侯,兼领属国长史。初平二年(191),青州、徐州的黄巾军三十万众攻打勃海,欲与黑山军会合。公孙瓒率步骑两万人大破黄巾众人,斩首三万余,黄巾军弃下辎重逃亡,在渡河之际被公孙瓒截杀,“死者数万,流血丹水,收得生口七万余人,车甲财物不可胜算”,公孙瓒因此闻名天下。

三、树敌众人,四面受敌

黄巾之乱,因为兵少将寡,加上西乌桓首领丘力居的侵扰,青、徐、幽、冀深受其害而公孙瓒疲于应对,于是朝廷派遣了在北伐威望很高的宗室重臣刘虞再任幽州牧。刘虞与公孙瓒一文一武,本来能够成为震慑北方的黄金搭档,但在数次讨伐异族的战斗中让公孙瓒养成了恶习,他变得好大喜功,只注重自己的强大,放任部曲劫掠百姓,与异族有不共戴天的仇恨,然而刘虞爱民如子,对异族采取怀柔的手段,受到节制的公孙瓒对刘虞越发不满,而刘虞也时常忌惮公孙瓒的武力。这时,汉献帝刘协想东归洛阳,想借助刘虞的力量,让刘虞的儿子刘和逃出长安求助。刘安到了袁术那就被扣留了,且袁术还想和刘虞联合入京勤王,但被公孙瓒看出袁术有不臣之心,他劝说刘虞不成,便又劝袁术吞并刘虞的兵马,导致与刘虞的关系更坏了。

 

公孙瓒遣从弟公孙越助力袁术,却被袁绍的部将周昂射死,公孙瓒迁怒于袁绍,向其宣战,攻势迅烈。袁绍惊恐,拔擢公孙瓒的从弟公孙范为勃海太守,想要缓和与公孙瓒的关系,没想到的是公孙范一到任就立刻倒戈了。若是谨慎一点、改善一下性格的缺陷,公孙瓒一定能徐徐图得大业,但在袁绍这里他碰到了一生之敌——麹义。自持两万步卒、一万骑兵的公孙瓒看不起兵少的袁绍,仅以骑兵进攻,麴义领精兵八百伏于楯下,加上两翼的强弩千张,杀得公孙瓒大败。两人后来你争我赶,互有胜负。眼见公孙瓒穷兵黩武,刘虞坐不住了,率十万之众攻打,大败身亡,公孙瓒借机拜为前将军,封易侯,假节督幽、并、青、冀四州。

 

四、锐意尽失,功败垂成

因为刘虞素来爱民如子,其部下鲜于辅与燕国阎柔等人聚汉兵、胡兵数万人进攻公孙瓒,大败公孙瓒军,斩杀渔阳太守邹丹。此时,各地狼烟四起,幽州内反抗公孙瓒的人比比皆是。公孙瓒因为数战连败,逃回易京坚壁清野。虽然后来打败了包围自己的麴义,但此时的公孙瓒失去了往日席卷北方的锐意,他在易河旁深挖战壕,高筑营垒,“斥去左右,疏远宾客,无所亲信,希复攻战”。有人问他为何怎么做,他却说自己已经没有进取之心,“今吾诸营楼樐千里,积谷三百万斛,食此足以待天下之变”。

 

袁绍不想啃这块硬骨头,想要同公孙瓒和解,公孙瓒不答应,两人又是兵戎相见。尽管城高壑深,但公孙瓒的士卒早已没有战意,公孙瓒自己都想逃离易京,在长吏关靖的劝谏下,公孙瓒派自己的儿子公孙续向黑山帅张燕求援,但不信任张燕的公孙瓒秘密让儿子率五千骑兵举火把为应,结果信被袁绍截获,于是将计就计引诱公孙瓒出城,将之打败,公孙瓒自知无力回天,引火自焚。

 

可以说公孙瓒仅有勇猛而无大志才略,自持勇武的他不恤百姓,记过忘善,睚眦必报,若是他与刘虞亲密无间,由刘虞顺化异族,公孙瓒攻灭不臣之人,则大业可成。可惜二人怨恨难解,公孙瓒最终杀了这位能够成就自己的宗室大臣,更洋洋自得有充足的粮草和坚固的城池可以据守,却不自知已经是冢中枯骨,于烈火中自尽了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hist/22731.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vk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点击跳转到扫码页

我要投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