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

那年中秋 苏轼写下了“明月几时有”

每到中秋,人们总会提起苏轼的那阙《水调歌头·丙辰中秋》。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这首词诞生在熙宁九年(1076年)的中秋夜,适时,正值不惑之年的苏轼在密…

每到中秋,人们总会提起苏轼的那阙《水调歌头·丙辰中秋》。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这首词诞生在熙宁九年(1076年)的中秋夜,适时,正值不惑之年的苏轼在密州(今山东诸城)任上。是夜,苏轼与同僚欢饮达旦,大醉后写出了这首千古名作。

中秋夜,思亲、思友、思故人。苏轼在题注中写道,“作此篇,兼怀子由”,他所思所念的只是弟弟吗?

 

人有悲欢离合

40岁的苏轼,已经历了半生风雨。

仁宗嘉祐二年(1057年),年仅20岁的苏轼与弟弟苏辙同科进士及第,轰动京师。但不久就收到了母亲病逝的噩耗。服丧期满后,又经制科考试,才正式迈入仕途。三年多后,不幸再次降临,苏轼的妻子、父亲接连病逝。再次为官时,他已33岁。

这一年是神宗熙宁二年(1069年),即位不久的神宗提拔王安石为参知政事,负责变法事宜。为了躲开新政风暴,苏辙出京为陈州学官。此后不久,苏轼也自请离京,被派往杭州任通判。

熙宁四年,在苏轼前往任上的途中,兄弟二人短暂相聚,此后一别就是数年。

熙宁七年,苏轼任职期满,上书神宗皇帝“以辙之在济南也,求为东州守”,东州即京东路,下有青州、密州、齐州、沂州、登州、莱州、潍州、淄州八州。于是,苏轼被调往了密州。

从南到北,苏轼的生活变得更加艰苦、寂寞。且一到密州,他就陷入了繁忙的公务中,蝗虫成灾,风尘满面。

 

熙宁八年的正月,他梦到了已经病逝十年之久的原配妻子王弗,便写下了那首悲切感人的悼亡词《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苏轼此时的妻子,是王弗的堂妹王闰之。二人虽然感情和睦,但终究是缺少了那份少年夫妻的情谊。

安定下来后,苏轼在住所附近废弃的土丘上修葺了一座台子,并写信把这件事告诉了弟弟苏辙。苏辙在回信中为这座台子起名“超然”,取《老子》“虽有荣观,燕处超然”之义。苏轼也写了《超然台记》一文:

人之所欲无穷,而物之可以足吾欲者有尽,美恶之辨战乎中,而去取之择交乎前。则可乐者常少,而可悲者常多。是谓求祸而辞褔。

其中既有旷达之意,亦有失意之情。

 

时间来到熙宁九年。暮春之际,苏轼在超然台触景生情,写下了《望江南·超然台作》:

寒食后,酒醒却咨嗟。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此时,苏轼离开家乡眉州已有七年。离家入仕,本是为了匡时济世,但他有满心壮志却难酬,只能蹉跎岁月,种种无奈和怅惘,都隐藏在思乡情绪中。

转眼又是中秋。中秋是阖家团圆的日子,但苏轼的至亲,仅剩同在山东却无法相聚的弟弟苏辙一人。在超然台大醉后,苏轼留下了“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不朽佳句。他心中惦念的是苏辙,但也不仅是苏辙,亦有仕途的进退失据与宇宙寰宇的理趣。

 

年底,苏轼改调至徐州,次年,苏辙赴南京(今河南商丘)任签署判官,兄弟终于得以相见。中秋夜,二人一起泛舟赏月,苏辙写下了《水调歌头·徐州中秋》赠别兄长。

离别一何久,七度过中秋。去年东武今夕,明月不胜愁。岂意彭城山下,同泛清河古汴,船上载凉州。鼓吹助清赏,鸿雁起汀洲。

坐中客,翠羽帔,紫绮裘。素娥无赖,西去曾不为人留。今夜清尊对客,明夜孤帆水驿,依旧照离忧。但恐同王粲,相对永登楼。

苏轼读后认为它过于哀伤,也和了一首《水调歌头》,用以安慰弟弟。

安石在东海,从事鬓惊秋。中年亲友难别,丝竹缓离愁。一旦功成名遂,准拟东还海道,扶病入西州。雅志困轩冕,遗恨寄沧洲。

岁云暮,须早计,要褐裘。故乡归去千里,佳处辄迟留。我醉歌时君和,醉倒须君扶我,惟酒可忘忧。一任刘玄德,相对卧高楼。

苏轼在词中设想兄弟二人归乡隐居、相互扶持的快意生活,但世事无常,两年后的中秋,他是在押解途中度过的,三天后就被送进了御史台的监狱。

 

起因只是一份例行公事的奏章。元丰二年(1079年),苏东坡调任湖州知州。四月到任后,他在上奏皇帝的《湖州谢上表》中写到:

陛下知其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察其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

这样一句话,被御史台官员上书弹劾,称他是在攻击朝政,反对新法。当时,王安石已经被罢相,主导变法的正是神宗本人。他不允许有任何的反对声音出现,更何况是苏轼这样十分有社会号召力和影响力的大文人。

下狱后,苏轼认为自己凶多吉少,在狱中写下了两首绝命诗,跟苏辙交代后事。

当朝多人为苏轼求情,甚至包括退居金陵的王安石。他上书说:“安有圣世而杀才士乎?”太皇太后曹氏也出面干预,表示苏轼、苏辙二人是先皇看重的宰相之才。

直到十二月二十九日,神宗下发圣谕,将苏轼贬往黄州,充团练副使,但不准擅离该地区。“乌台诗案”就此销结。

在狱103天,对苏轼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此后的一贬再贬,更让他“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从黄州、惠州,再到儋州,苏轼逐渐调整心态,将“致君尧舜”的抱负、“天涯流落”的悲凉,转向自然情趣与人生体悟,成就了超然自得的东坡居士。

 

月有阴晴圆缺

除了为大众所熟知的《水调歌头·丙辰中秋》,苏轼还写过许多其他中秋词。

熙宁六年(1073),苏轼任杭州通判。八月十五钱塘江大潮,是当地的一个盛景。这年中秋,苏轼写下了《八月十五日看潮五绝》,记录了自己观潮的经历。

其一

定知玉兔十分圆,化作霜风九月寒。

寄语重门休上钥,夜潮流向月中看。

其二

万人鼓噪慑吴侬,犹似浮江老阿童。

欲识潮头高几许?越山浑在浪花中。

其三

江边身世两悠悠,久与沧波共白头。

造物亦知人易老,故叫江水向西流。

其四

吴儿生长狎涛渊,冒利轻生不自怜。

东海若知明主意,应教斥卤变桑田。

其五

江神河伯两醯鸡,海若东来气吐霓。

安得夫差水犀手,三千强弩射潮低。

从产生观潮的想法写起,到描绘江潮的澎湃,再到看潮后兴起的感慨与联想。这组诗淋漓恣肆,气象万千。但此时的他很难想到,第四首“东海若知明主意,应教斥卤变桑田”一句,在乌台诗案中竟成了“讽刺朝廷水利之难成”的铁证。

 

从现存的苏轼词集来看,他是在任杭州通判期间才开始填词。但仅仅数年时间,苏轼的词作就达到了极高的水准。《水调歌头·丙辰中秋》无须多提,熙宁十年的中秋夜,苏轼不仅写了安慰弟弟的和词,还有《阳关曲·中秋月》一首:

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

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

第二年,卧病在床的苏轼又写了《中秋月寄子由三首》,回忆去岁与弟弟同舟赏月的场景。

其一

殷勤去年月,潋滟古城东。

憔悴去年人,卧病破窗中。

徘徊巧相觅,窈窕穿房栊。

月岂知我病,但见歌楼空。

抚枕三叹息,扶杖起相从。

天风不相哀,吹我落琼宫。

白露入肺肝,夜吟如秋虫。

坐令太白豪,化为东野穷。

余年知几何,佳月岂屡逢。

寒鱼亦不睡,竟夕相噞喁。

其二

六年逢此月,五年照离别。

歌君别时曲,满座为凄咽。

留都信繁丽,此会岂轻掷。

熔银百顷湖,挂镜千寻阙。

三更歌吹罢,人影乱清樾。

归来北堂下,寒光翻露叶。

唤酒与妇饮,念我向儿说。

岂知衰病後,空盏对梨栗。

但见古河东,荞麦花铺雪。

欲和去年曲,复恐心断绝。

其三

舒子在汶上,闭门相对清。

郑子向河朔,孤舟连夜行。

顿子虽咫尺,兀如在牢扃。

赵子寄书来,水调有余声。

悠哉四子心,共此千里明。

明月不解老,良辰难合并。

回头坐上人,聚散如流萍。

尝闻此宵月,万里同阴晴。

天公自著意,此会那可轻。

明年各相望,俯仰今古情。

 

收到苏辙的和词后,苏轼又写了一首《中秋见月和子由》:

明月未出群山高,瑞光千丈生白毫。

一杯未尽银阙涌,乱云脱坏如崩涛。

谁为天公洗眸子,应费明河千斛水。

遂令冷看世间人,照我湛然心不起。

西南火星如弹丸,角尾奕奕苍龙蟠。

今宵注眼看不见,更许萤火争清寒。

何人舣舟临古汴,千灯夜作鱼龙变。

曲折无心逐浪花,低昂赴节随歌板。

青荧灭没转前山,浪飐风回岂复坚。

明月易低人易散,归来呼酒更重看。

堂前月色愈清好,咽咽寒螀鸣露草。

卷帘推户寂无人,窗下咿哑惟楚老。

南都从事莫羞贫,对月题诗有几人。

明朝人事随日出,恍然一梦瑶台客。

经历过“乌台诗案”,元丰三年(1080)中秋,初被贬到黄州的苏轼,写下《西江月·世事一场大梦》: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

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

在凄冷的秋风、落叶中,苏轼一人饮酒消愁,看被云雾遮住的月亮、感慨虚幻的世事人生。

 

元丰五年(1082),苏轼开始自称东坡居士,更加深入到佛道之问中。中秋时,他写下了《念奴娇·中秋》:

凭高眺远,见长空万里,云无留迹。桂魄飞来,光射处,冷浸一天秋碧。玉宇琼楼,乘鸾来去,人在清凉国。江山如画,望中烟树历历。

我醉拍手狂歌,举杯邀月,对影成三客。起舞徘徊风露下,今夕不知何夕?便欲乘风,翻然归去,何用骑鹏翼。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

在这首词中,有着《水调歌头·丙辰中秋》同样的“琼楼玉宇”“举杯邀月”“起舞徘徊”“今夕何夕”“乘风归去”,但多了一分“冷浸”,也多了几分洒脱。

 

正是这分豁达洒脱,成就了我们所认识的苏轼。大起大落、一生漂泊、满腔热血、世态炎凉,即使在时代的洪流中撞得头破血流,他也没有放弃“以天下为己任”的志向,成为冷漠、虚无的自我封闭者。月下的徘怀,佛老的慰藉,给了苏轼力量,让他在红尘中打破精神的枷锁,在人世间尝尽酸甜苦辣的味道。

顺也好,逆也好,“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一千年后的今天,我们仍在读苏轼,读他的诗文著作,品他的性格魅力,在酣畅淋漓的阅读中,与那个纯粹的灵魂相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feel/27492.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vk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点击跳转到扫码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