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博客

摸着中国过河的越南,这次真的要起飞了?打响中国供应链保卫战

5月17日,越南总理马不停蹄地跑到美国硅谷,与苹果、谷歌、英特尔商讨合作。这位总理的筹码,是通过长期出让土地使用权,来换取美国科技公司的资本,同时他还愿意免除外资经营初期四年的法人…

5月17日,越南总理马不停蹄地跑到美国硅谷,与苹果、谷歌、英特尔商讨合作。这位总理的筹码,是通过长期出让土地使用权,来换取美国科技公司的资本,同时他还愿意免除外资经营初期四年的法人税。当然,众所周知的,他们还有更廉价并且年轻的数千万劳动力。在2021年,有106个国家和地区“押注”越南,投资总额约311.5亿美元。其中新加坡、韩国、日本、中国在越南这片土地上呈现分庭抗礼之势。中国内地以29亿美元投资额排名第四,如果与中国香港的投资合并计算,则超过韩国,排在第二的位置。在各个方面,越南似乎都在还原一个我们特别熟悉的时代记忆——上世纪崛起于出口加工红利的中国。

业务都是组装,建厂房成了核心竞争力。在国内的产线上,工人已逐渐呈现中老龄化,而越南能招到更多年轻的劳动力。据2021年的统计数据,越南的人口平均年龄只有32岁,而15到34岁的人口占比32%。而相比于国内产线,越南的工资比中国要低64%。大量出租的工业园都由新加坡人把持,他们早早进入越南,直接从当地政府手中低价购入大片土地,然后建成园区,再划分区域,租给各国企业。在这个速成的市场里,有些园区就坐落在一大片田地旁,柏油路上,有野鸡在飞,牛群在空置的园区里穿梭,而一回头,就是日夜兼工的富士康。特朗普打响的贸易战,从2019年开始在苹果庞大的供应链体系内部,产生回响。为苹果代工的国内巨头歌尔声学和立讯精密,从2019年纷纷在越南增投。歌尔当时投了2.6亿美元,立讯也跟着投,两家公司当时为了争夺Airpods的订单大头,明争暗斗。

身处疫情的人都能感知,供应链是社会赖以存续的基础之一,水电煤气、通信交通、食品医疗等基础供应链一刻不能停。保供和抗疫一样重,一样急。中国是世界第一制造大国,也是第一贸易大国,这一“制造+贸易”的特征决定了供应链至关紧要。中国制造的第一大特征是性价比高,中国供应链赢得世界信赖的第一大法宝是履约能力强。现在美欧日等国本来就在调整供应链,不想押注于中国,如果我们自己不重视和爱惜供应链,无论出口还是吸引外资都会逆转。一旦外需下降,外资流走,国内产能就会大大过剩,大量农民工就会失业,城市留不下只能回农村,面朝黄土背朝天,从事低效劳动。这样,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就可能逆转。

现代供应链的这种普遍联系的连带效应决定了,A地的事也是B地的事,A产业的事也是B产业的事。上海的某种染料停产了,宁波的某些鞋服就完不成染色工序。现代供应链很高效,也很脆弱。很多地方对供应链上跑的原材料、货品、货车、司机等等,觉得和自己无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明哲保身,对供应链不疼不爱,甚至吹毛求疵,导致各地通行证互不连接、上了高速下不来、动辄就是14天隔离等现象经常发生。供应链气如游丝,也就是可以想见的事实。总的原则是控(可能感染的)人,不控货,不因为司机来自或经过有报告病例的区域,就简单一刀切。对货物因为物流滞纳所需缴纳的逾期费用,可给予一定补助。

从企业角度,平时就要做好危机预案,居安思危,危机来临时要当断则断。只要自己有扎实的管理基础,就要最大限度争取供应的正常化。集运公司遇到的最大挑战是,虽然海运运力不减,但长三角公路运输受阻,影响到整个客户服务的畅通。他们急中生智,陆路不通走水路,迅速升级和快速开通了“陆改水”的新通道。中远海运在长江深耕多年,有140多艘船,40几条航线,长江沿线的34个码头都有挂靠和服务。但大量“陆改水”又造成长江驳船运力严重不足。针对新矛盾,集运公司选择太仓港、南通港作为临时的长江中转枢纽,由具有江海联运资质的水上穿梭巴士,从太仓和南通把出口重箱转运到上海外高桥或直接转运到洋山港。这极大地缓解了长江驳船运力给上海港带来的拥堵,也提升了上海港海船的作业效率。

危机面前,快速准确的决策是关键。董事会要充分授权一线的指挥人员去决策,因为他们就在工厂里,知道实际情况。此时不能再按照原来的流程或权限去工作。而要把所有问题按照重要的优先程度,先重后轻,逐一解决;远程协作,多地协作,多方协作,集中资源解决问题,各个击破。当我听一位企业家说,他们是一个一个街道去联系“捞人”,因为很多街道的政策都不一样,所以要多次申请,再自己用货车把员工从小区里接到企业,一共接运了500多次,保证了正常生产,我有些泪目。企业正竭尽全力挽回损失,为消费者、员工和社会创造价值。企业是经济的主体,也是社会的细胞。如果没有从政府到社会的更多理解、帮助和鼓励,他们能走多远和多久呢?

奥密克戎把中国供应链弄得如此不堪,我心里很痛,但通过亲自和企业家的交流,还是获得了很多力量,也有新的思考。世上没有绝望的处境,只有对处境绝望的人。万物皆有裂痕,那也是光照进来的地方。祈愿在此磨难后,中国供应链不再如此受苦,而永远是可信赖的代名词。希望国家能拿出激活供应链的顶层方案来。比如,多打疫苗,核酸检测早日完成布点,全国疫情进行自动监测,并由此形成常态防控的产业链,如核酸取样机器人,检测机器人等,甚至还可以检测外国业务。

我们的供应链是改开以来用了三十年的时间才建立完善起来的,保供应链就是保就业,就是保民生,让每个人都有工作,有个稳妥的收入,这才是国家最应该做的,都知道中国人口多,国家统计的失业率屡创新高,数据应该还是润色过的,不重视了吗,就这还想着把低端产业薄离出去?让参加这些工作的人喝西北风吗?毕竟中国的产业工人不都是高端人才,中低端才是大多数吧,体制内无忧和领退休金的还是少数。

我们终究会度过奥密克戎疫情,但奥密克戎的“阴谋”已经部分达成。那就是弱化中国和世界的联系,弱化中国不同区域之间的联系,破坏常态化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统筹,加剧资本的流出,挫伤人们的信心。这种对经济和社会的伤害,远不只是一场短痛。痛定思痛,更要思变,把灾难当作建立共识的新起点,尽管今天要形成共识越来越难。“未绝望祈求时运到,一双手不息挣扎闯开新血路”。

两相对照,这并不是说越南就不重视生命,相比中国,越南官方注重员工权益保护,他们鼓励工人建立工会,争取员工权益,并且支持罢工。自2006年到2014年,越南大大小小累计发生过5000余起罢工事件,平均每天1.7次。一些在国内习惯高压式管理的企业,在越南变得束手无策,高压只会换来集体的抗议。

在保护越南本地人利益方面。 有将近50万在越南工作或投资的中国人,与当地女性结婚成家。他们被称作“越南姑爷”。我们知道,在过去一直有一种野蛮的产业链,很多“越南新娘”被卖入中国,但“买”妻的人,多数理由是无法承担国内结婚的经济负担,所采取的破格策略。与这种畸形的灰色产业链不同的是,“越南姑爷”多半事业有成,条件优渥,并且他们在越南发展。但这一群体,依然有一个冰冷的商业前置条件——越南政策规定,如果一个人没有越南国籍,则不可在越南购买土地,而且所购买的房产也只有50年产权。这些“越南姑爷”,通过妻子的越南国籍,便可以在当地的工业园之外,买到永久使用权的建厂土地。但其中也有巨大风险,所有的产权在妻子名下,如果婚变,所有财产也付之东流。对这样的风险,他们目前没有任何保障措施。

回到产业链,随着近几年越南招商引资的步骤加快,越南产业链正在逐步完善,但在整个供应体系中,它能覆盖的环节依然有限。尤其是动辄几百上千个零件的电子设备,链条层层传导,而这些产品的厂商,大多数集中于珠三角一带。越南依然是嵌套在中国产业链条中的局部环节。对制造业来说,也许没人会抗拒“成本便宜”的诱惑,但越南工资近几年已经开始连续翻番,单纯的低价,永远不是核心竞争力,因为总有更便宜的制造国跟进取代。越南劳动力成本目前已经显著高于很多东南亚国家,越南经济学家黎登营称,越南技术工人的薪水已差不多是老挝和缅甸的两倍,比泰国和菲律宾高出约30%-45%。一些中国企业向越南的流动,就是跟随低成本的鲜明案例,蓝海终究会变红海,资本是流动的,我们看到那么多中国厂商在越南“豪赌”,不是因为越南本身,而是因为此时此刻的越南,打开了时间窗口。

说实话,越南无论是技术人才还是商业精英,都不具备一个工业国家的基础。越南的产业链是103个国家在越南的投资,技术在投资国企业手上,越南本身并没有任何技术优势,只能是出人出力,这是越南唯一的红利。正因为如此,早在奥巴马时代的TPP就把越南定义为底层生产车间,连利润都给你规定好了。国家总说几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在这里,东亚不大可能出现欧洲当年的英法德格局,越南、韩国、甚至包括日本,都应该重试东亚传统格局(虽然会增加一些主权国家的要素)。

小马过河这个故事的结尾是:原来河水既不像老牛说的那样浅,也不像松鼠说的那样深。如果中国是老牛,那么问题来了:越南是小马还是松鼠?摸着中国过河会不会被淹死?当西方势力把目光投向与中国对抗。为了遏制中国,不可避免的第一件事就是绞尽脑汁把产业链搬离中国。看来印度或者越南是他们的选择之一。而我们自己,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我们的供应链。

摸着中国过河的越南,这次真的要起飞了?打响中国供应链保卫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essay/21020.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vk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点击跳转到扫码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