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家庭

我在中华遗嘱库,看到了19万人的秘密。

特别感谢中华遗嘱库广东服务中心主任杨颖仪和上海服务中心主任田艳分享故事。   01   2020年冬,在一个平静的午后,中华遗嘱库广东第二服务中心的的杨颖仪接到一通电话。 “我想立…

特别感谢中华遗嘱广东服务中心主任杨颖仪和上海服务中心主任田艳分享故事。

  01  

2020年冬,在一个平静的午后,中华遗嘱库广东第二服务中心的的杨颖仪接到一通电话。

“我想立遗嘱。”

电话那头,是一个16岁的少年。

“我要把攒下的所有存款都留给妈妈,万一我不在了,那笔钱可以给妈妈多一些照顾。”

杨颖仪听到后很惊讶,她反复询问着男孩的信息

按照国家法律规定,年满16周岁、并且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未成年人才可以立遗嘱。

男孩语气很平静,他说自己是一名护士,在武汉一家医院支援。

医院是离死亡最近的地方,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他目睹了50多位重症患者离开。

每当想起那些曾经鲜活却又消逝的生命,他的心里就会感觉疼痛。他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也许自己就会这么离开。

从小,他便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是他的精神支柱,也是他的牵挂。

男孩对杨颖仪说,“妈妈是我的一切,这些钱也是我的全部了。”

疫情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人们对于死亡的认知,来中华遗嘱库立遗嘱的人也明显增多。

在中华遗嘱库接待中心,死亡不再是一个禁忌话题。

一份份遗嘱背后,是人间百态,社会万象。

  02  

新冠疫情刚发生的那段时间,杨颖仪的手机每天都会接到几十通电话。电话那头,往往传来的是哭声、无助和焦虑。

有人甚至在半夜给她打电话:“我上有老,下有小,万一我不在了,这个家该怎么办?”

杨颖仪说,“过去很多人觉得人老了才要立遗嘱,经历过疫情后人们才意识到,原来明天和未来谁也没有办法可以准确预测,还是要未雨绸缪,早一点去做好安排。”

中华遗嘱库上海第二服务中心的田艳也遇到了类似的案例,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男孩来找她立遗嘱。

田艳问他:“你为什么这么年轻来立遗嘱呢?”

男孩说,“人生无常,我的同学就因为疫情离开的。人的生命其实挺脆弱的,无法判定自己什么时候离开,我想早做打算。”

根据《中华遗嘱库白皮书(2020年度)》统计数据显示,在新冠疫情最严重时,即2月至3月份期间,全国留下微信遗嘱的数量最多。而最高峰时,中华遗嘱库小程序一天收到上千份微信遗嘱。

  03  

“我要把一部分财产留给我的初恋男友”,一个29岁的女孩坚定地对杨颖仪说。

杨颖仪颇感意外,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她心里充满疑惑,反复和女孩确认,得到的都是女孩肯定的回答。

在后来的交谈中,杨颖仪了解到那个女孩从小生活在一个不幸福的家庭里。这样家庭环境导致她极度敏感,并且缺乏安全感,对一切都感觉到消极。

上初中的时候,那个女孩遇到一个男孩。男孩的出现,就像她灰暗生活里的一束光,给她过往的生命带来了希望。

可是,和很多校园恋爱的结局一样,他们怅然分手。

时隔多年, 女孩靠着自己的努力买了一套房子,也有了一笔不大不小的积蓄。

虽然她早已和初恋断了联系,但她依然记得初恋的气息和美好,记得他曾经带给她的治愈力量

杨颖仪发现,不少人会把遗产留给那些在生命中帮助过自己,给过自己温暖的人,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谢意。

“其实我们在遇到这些案例的时候,会非常激动。虽然表面上我们不能将情绪表露出来,但内心还是会感慨世间有这样可贵的情感。”

杨颖仪还遇到一个来立遗嘱的外卖小哥,他23岁,要把遗产留给女朋友。

这个外卖小哥的女朋友是一位大学生,在外人看来,两人并不般配。但他女朋友从未因为现实条件,对他有任何抱怨,反而支持他做这份工作

外卖员相对来说是一份比较高危的职业,对他们来说,时间就是钱。很多外卖员因为着急送餐,发生车祸事故。

外卖小哥对杨颖仪说,“如果将来有一天自己发生意外,希望可以把这些钱都留给女朋友,让她能够好好生活。”

  04  

遗嘱看似是简单的一纸文书,其实更是爱意的表达。

李华(化名)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他背着妻子偷偷来到中华遗嘱库。

他的第一任妻子在年轻时便去世了,妻子去世后,他一人拉扯着两个年幼的孩子

单位一位同事看到他独自照顾两个孩子很辛苦,就去主动给他帮忙。接触时间久了,两人产生了感情。

结婚后,妻子决定不再生育,而是全心全意照顾那两个孩子。就这样,两个孩子慢慢长大,一家人的感情也特别好。

李华说:“我要把自己所有的财产支配权都交给老伴,两个孩子的财产由她来做主和分配。虽然我知道我的孩子不会去争抢,但我老伴因为我一辈子没有生孩子,我要让她有一个保障。”

他还在中华遗嘱库给妻子留下一段情感录像,“老伴很感谢你,如果还有来生我还要娶你做我老婆。”

根据《中华遗嘱库白皮书(2020年度)》统计数据显示,2013-2020年间,“子女直接继承”的比例逐年下降,而“配偶先继承,子女后继承”的比例逐年在上升,这也说明人们开始普遍意识到要优先考虑保障配偶的晚年生活。

  05  

如今,多数80、90后的独生子女都在经历父母慢慢变老的过程。2020年中华遗嘱库订立遗嘱的人群以独生子女家庭为主,占比49.39%。

田艳遇到过一个绝症女孩,她是独生女,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

父母离婚后,父亲和别人成家,女孩则跟着母亲生活。

这么多年来,她就像被父亲抛弃的孩子,从来没有感受过父爱的温暖。

后来,女孩查出患有绝症。她名下有一套房产,按照《民法典》规定,父母是第一顺序继承人,这意味着她父亲也有继承权。

女孩为了让母亲以后的生活有所保障,于是来到中华遗嘱库,立遗嘱将房子交给母亲。

几个月后,女孩的母亲来到中华遗嘱库,她对田艳说,“我的女儿走了。”

田艳将女孩生前在中华遗嘱库留下的录像播放给母亲看,看着女儿的画面,母亲一下子撑不住了,她哭着不停地对周围的人说,“我的女儿在看我,我的女儿在看我……”

这件事深深触动了田艳,“我那个时候就觉得女儿好伟大,其实录像就是她妈妈的一个精神支柱,也是她给妈妈一份情感的传递。”

35岁的刘雪(化名)是家里的独生女,她单身一人,没有结婚。

刘雪家境优渥,父母都有一定的资产。她说,要把自己名下的一套房产留给朋友。

原来,她朋友和她父母关系特别好,就像家里的第二个女儿。

刘雪担心万一自己以后有什么意外,希望好朋友能够像她一样去孝顺她的父母。

“我知道,即便我什么也没有留给她,她也一样会照顾好我的父母,但我不想让她白白辛苦。”

  06  

上个世纪80年代,丁克家庭在中国悄悄出现,而最早的那一批丁克夫妻,已经悄悄步入老年。

田艳曾接待到过一对五十多岁的丁克夫妻,他们奋斗半生,积累了不少财富。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也一直在考虑财产由谁来继承。

左思右想,他们决定把财产留给自己的8个侄子外甥。并且根据感情的亲疏,分配不同比例的财产。

田艳提醒道:“你们可以设定意定监护人,让晚年生活有个保障。”

丁克夫妻说:“太感谢你了,我们只想到了辛苦一辈的财产给谁,并没有想到我们自己的晚年生活。”

根据《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老年人,可以在近亲属或者其他与自己关系密切、愿意承担监护责任的个人、组织中协商确定自己的监护人。

杨颖仪说,“现在有很多独生子女和丁克家庭,我们就会替他们考虑到后续继承人的设置问题。万一孩子不幸走在了前头,这也是有一定可能性的。”

  07  

近年来,离婚呈上升趋势,民政部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离婚登记数据为373.3万对。

一旦发生离婚,夫妻往往因财产问题而引发纠纷。

杨颖仪就碰到一个很狗血的案例,女孩的母亲去世两个月后,她发现丈夫有外遇,于是向他提出离婚。

由于母亲去世时,两人还在婚姻存续期,这就意味着在法律上,女方经过继承所得的财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刚好那段时间,房子赶上拆迁,前夫就带着怀孕的小三住进了那个房子,并且威胁女孩,如果不给他钱,他们一直赖着不走。

失去亲人本就让女孩痛不欲生,前夫的做法更是让她备受打击。

女孩向杨颖仪求助,杨颖仪对女孩的遭遇表示同情,但同时也无能为力。

“我们可以从伦理上指责前夫的行为,但是在法律上他确实是合法合理的。”

中华遗嘱库调查发现,87.4%的老年人担心,将财产赠与给子女后,未来子女婚姻发生变动时的财产保护问题。

为了保护孩子,很多父母在立遗嘱的时候,会明确遗产由子女单方继承,不属于夫妻双方共同财产。

  08  

死亡,听起来是一个很遥远的词,但是却每天都在发生。

遗嘱是告别,更是牵挂。

田艳接待过一位老人,他的老伴在几个月前自杀了。

原来,老人的妻子卧病在床10多年,一直都是他在照顾。可是不久前,老人被确诊为癌症,妻子得知这一消息后,不想拖累老人,选择自杀。

老两口一辈子无儿无女,妻子生前的心愿就是把房子留给妹妹。

老人说,“我要来立遗嘱完成老伴的心愿,把所有的财产都给妹妹来继承。”

也许这是一个伤感的故事,但在田艳看来,却是一个幸福的结局。

“这个叔叔来订立遗嘱的时候,他是很幸福的,因为他是为了完成他老伴的心愿。哪怕以后他真的走了,在天堂见到他老伴的时候,他也没有遗憾,可以向她交代了。”

一位70多岁的老人来到中华遗嘱库咨询,她说,“我想把我所有的财产都给我的孩子,但他并不是我亲生的。”

提起这个孩子,老人满脸骄傲。她的孩子非常优秀,也非常孝顺。

中华遗嘱库有一个叫幸福留言卡的情感服务,老人一边写,一边流泪。写完后,她对工作人员说,等她百年之后,希望通知孩子来拿这封信。

  09  

截止2020年12月31日,中华遗嘱库已经向全国提供遗嘱咨询256152人次,登记保管190866份遗嘱。

杨颖仪也给自己立了遗嘱,有一年,她独自去日本旅游,在高速公路上遇到了台风“飞燕”。

台风“飞燕”被誉为2018年最危险的风暴,风力更是达到18级。杨颖仪看到,道路两边的房子和汽车都被吹倒了。

这场灾难的出现,让她近距离接触了死亡。劫后余生的经历,让她有了立遗嘱的想法。

“其实遗嘱不仅代表着财产的分配,也代表跟过去的告别,要开始新的生活了。”

提起遗嘱,我们总会想到死亡。

死亡可怕吗?

并不可怕。

我们真正害怕的其实不是死亡本身,而是和爱的人分离。

身为父母、子女、手足、朋友……我们有太多的回忆无法遗忘,太多的感情无法舍弃。

每个人都有一场场注定分离的相聚,没有谁能陪谁走完一段完整的路程。

既然我们不能阻止别离,至少要在相遇的时候珍惜在一起的时光。

因为人和人的缘分只有一次,下辈子无论我们爱与不爱,都不会再相聚了……

珍惜眼前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edu/up/8679.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kuai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kuai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