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宏观

保护中小企业和大基建之间的优先级排序,应该充分考虑

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不拿钱当钱的专家。近日清华大学教授鞠建东提出建议,今后 10 年每年投入 2 万亿人民币在全国新建 2000 所县域大学。鞠建东教授大概是 ” 项目学…

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不拿钱当钱的专家。近日清华大学教授鞠建东提出建议,今后 10 年每年投入 2 万亿人民币在全国新建 2000 所县域大学。鞠建东教授大概是 ” 项目学 ” 的专家,货币还没宽松出来,他就赶紧安排上了。

鞠教授这样 ” 不食人间烟火 ” 的,可能对当下六稳六保的经济形势有什么错觉吧?

货币宽松看来是不可避免的政策选择,那也得好钢用在刀刃上,比起鞠教授 ” 每县出个郭沫若 ” 的旧梦新作,中国 3000 万家中小企业的现实处境更需要宽松。

货币宽松的方向选择

2020 年以来,因疫情影响,世界主要经济体都采取了货币宽松政策。主要是三个货币注入的方向:

补贴个人,维持基础消费保障民生;

注入企业,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注入资本市场,稳定金融体系。

这三个规定动作,主要经济体基本上都做了,各有侧重也有各自的考量。比如美国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稳金融是必选动作,美国人没有储蓄习惯,补贴个人保民生也是必选。

而日本的中小企业占比很高,因此主攻对中小企业和相当于个体工商户的 ” 个人事业 ” 的救援,2020 年以来,诸如 ” 一时支援金 “、” 每月支援金 “。最近一次大规模发放,是今年 1 月发放的事业复活支援金。

上限为 250 万日元,还是针对中小企业的。

当时我国率先实现复工复产,所以币宽松程度较其他世界主要经济体要小。

为动用货币政策工具留下了空间,现在开始宽松了,同样面临方向的选择。

筹措资金启动新一轮大基建已经很明确,无需赘言。加大力度帮助中小企业,也是明确的方向。这一 ” 大 ” 一 ” 小 ” 摆在一起,不能有抓大放小的错觉。

小企业对中国经济基本面的影响之大,超出了鞠教授们的想象——他们端坐在象牙塔尖上冥想太久了,已然忘了人间百态的真相。

中小企业,作用不小

大企业、高端产业更受社会各界的关注,无可厚非。但是,决定中国经济运行基本面的,不是华为、宁德时代,而占中国企业总数 99% 的 3000 万家中小企业、7000 万家个体工商户。

这些 ” 无名英雄 “,贡献了 50% 的税收、60% 的 GDP、75% 的创新成果和 80% 的就业岗位。

他们过得好,中国经济才能好,绝不是夸张之词。如果他们大面积出状况,中国经济就难了。就业、民生、财政,都会出问题,而且是意想不到的问题。

首当其冲的是中国制造业体系。

4 月 30 日发布 2022 年 4 月财新中国制造业 PMI 录得 46,低于 3 月 2.1 个百分点,连续第二个月处于收缩区间,为 2020 年 3 月以来最低值。这一走势与国家统计局制造业 PMI 一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 4 月制造业 PMI 录得 47.4,下降 2.1 个百分点,亦创 2020 年 3 月以来最低。

中国制造业体系正在面临近年来最为严峻的考验。大企业可以在防疫模式下特事特办、重点关照,众多中小企业却很难一一照顾得到。可是,市场生态是有机的,是 ” 众生平等 ” 的。特斯拉再高级,少了几颗螺丝钉也下不了流水线。

中国 3000 万家中小企业中,六成从事制造业。没有他们众星捧月,疫情之后的中国制造业还能回到原来的规模和水准吗?

不是大企业才有资格 ” 爆雷 “

还有一个容易的忽视的问题是,中小企业的安危直接关系到中国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

银保监会最新数据显示,2021 年末,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用于小微企业的贷款余额首次突破 50 万亿元。这占到了中国本外币贷款余额的 25%,是绝对不能爆雷的。

而且,中小企业作提供了 80% 的就业岗位,多少员工的房贷、个人消费贷得靠他们发薪水来还?

更何况,很多中小企业是以房产作为贷款抵押品的。如果他们大面积倒下,房地产和金融体系之间的风险叠加,将引发连锁反应。

不要以为只有恒大这样的巨无霸才会 ” 爆雷 “,中小企业的 ” 人多力量大 ” 不容小觑。

” 避免金融系统性风险 “,不能漏算中小企业经营风险。

目前,中小企业的经营风险正在扩大。

政策不能 ” 缓不济急”

中小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是脆弱的。小本经营,不可能豪横地闲置大量现金。绝大部分中小企业的现金储备,不会超过 3 个月。中小企业基本都是民营的,没有直通财政的渠道,事有缓急只能靠自己扛。

今年不但大面积开启抗疫模式,上海长达一个多月的全域静止,更是出人意料。中小企业受到的冲击可想而知。

被封控的不用说了,停工停业,啥也别想了。就算没被封控,也因为物流受阻、原材料价格、劳动力价格上涨,很难正常运营。大量中小企业已经被迫 ” 躺下 “。

躺下容易躺平难,房租、社保等硬成本还在堆积,企业进退维谷。政府三年来出台了减免税收、金融支持等政策,但是猝不及防的防疫模式之下,现有政策可能缓不济急。

企业无法正常经营,产值大幅下降甚至归零,减免税收没有实际意义。金融扶持为他们打开筹措资金的渠道,可以解决部分企业的困境,但是作用不可高估。

就算银行肯借,企业主也未必敢借。”防疫模式 ” 到底什么时候结束,谁也没有底,敢借吗?长时间停工,原有的经济循环节奏已经被打乱,谁敢保证复工后还有订单呢?不确定性的风险大增,市场预期大减,企业经营者的借贷意愿能高到哪儿去?

央行的数据显示,3 月份,新发放企业贷款利率为 4.37%,比年初和上年同期分别低 8 和 19 个基点。贷款维持企业停转、空转,显然不是大部分企业经营者的理性选择,尤其是中小企业主,更不敢轻易尝试。

减免税收、金融扶持都是好政策,却是正式复工时才有发力点。如果继续目前 ” 静止 ” 态势,很多中小企业挺不到复工。

让中小企业安心 ” 冬眠 ” 吧

中小企业需要更对症下药的政策纾困。

被封控逼 ” 躺 ” 的中小企业要转入安全的 ” 冬眠模式 “,社保、房租两大刚性成本应该用政策补贴或其他方式解消。企业贷款也应该展期,并减免利息,让这些企业安心 ” 冬眠 ” 的成本,总比逼着他们裁员求生、关门倒闭的成本要低。只有保证他们活下去,解封后才有工可复。

未被封控的企业,需要畅通的物流,尽可能保证他们正常经营。否则等他们也被拖垮,供应链的生产端会千疮百孔。到那时,重点企业也好,大企业也罢,都是独木难支。

最纠结的是处于忽封忽开摇摆不定之下的企业,没有企业能经得住三天两头的折腾。要么提供足够的补贴,帮助他们降低干扰成本。要么索性让他们也安心 ” 冬眠 “,静待破冰。中小企业做不到 ” 既要 “” 又要 “,防疫的重担和生产的重担一肩挑,很快就会被压垮。

还有我们的上游国企,这两年疫情中不少都取得了很好的业绩。需要他们让利共度时艰,再坚持 ” 本位 ” 压垮了下游,没有意义。

其实,离开了中小企业的产能支持,大基建也很难实现。大基建也不是有钱就能堆出来的,也要靠一个根根铁钉、一个个螺丝建出来的。保护中小企业和大基建之间的优先级排序,应该充分考虑。

总之,经济损失不可避免,代价不可能不付。甚至宽松货币的政策本身也有很大的代价,日元大幅贬值、美元不稳和缩表阵痛,就是此前宽松货币政策的副作用。

这是一剂苦药,既然非吃不可,那就要对症。后面还有多难关要过,一分钱都不能乱花了。所以,鞠教授们的旧梦、新梦,还需缓一缓——能喘气的才能做梦,不是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econ/19967.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kuai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点击跳转到扫码页

我要投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