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汽车

贾跃亭吹牛,法拉第窒息,成了FF的大麻烦

在FF汽车,创始人贾跃亭的身影正逐渐变淡,甚至成了潜在的“麻烦”。 美东时间5月16日,FF汽车发布了关于延迟提交今年第一季度财报的通知,称最迟不晚于5月23日提交2022年第一季…

在FF汽车,创始人贾跃亭的身影正逐渐变淡,甚至成了潜在的“麻烦”。

美东时间5月16日,FF汽车发布了关于延迟提交今年第一季度财报的通知,称最迟不晚于5月23日提交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

在3天前发布的2021年年报中,全年亏损5.17亿美元(约合35亿元人民币)的消息,已经激不起资本市场的涟漪。倒是年报中的这么一段话,让FF终于有了一点“恍然大悟”的样子。

“作为FF的创始人和首席产品和用户生态系统官,贾跃亭的形象将与其品牌密切相关。媒体对负面报道的关注可能会对FF的估值和投资者的信心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这种负面宣传也可能引起FF开展业务的相关司法管辖区的证券监管机构的询问。”

FF汽车的生存本身就不易,新车何时落地,一直是个难题。新车出炉之后能否成功吸引投资者的关注,又是个问题。

更何况,其目前的现金储备只能支持FF91的生产,FF汽车的后续运营与发展,都眼巴巴地瞅着第一款车能打开多大的“门面”效应。

从一句又一句未能兑现的空头诺言,到主动“惹”出来的多次退市警告,贾跃亭在FF汽车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人们不再相信FF汽车的承诺,也不再对FF91的出现抱有期待。

有了贾跃亭的FF汽车,要生存下去,确实挺难。

贾跃亭那些没实现的“大话”

早在2016年,贾跃亭就说过,“只要有几十亿到一百亿元人民币,就足够我们量产了。”

当时的贾跃亭,还被称之为一个“布道者”,只要有资金支持,他就能颠覆整个互联网生态。

因此,当贾跃亭“赴美造车”的时候,尽管国内有一大批供应商和债主缠上了他的弟弟贾跃民和当时尚未离婚的前妻甘薇,但还是有人愿意跟着贾跃亭一起“为梦想窒息”。

奈何贾跃亭将“贾式风格”延续到了汽车行业,其行为也确实让大家一次次“窒息”。

几十到一百亿元,现在看来很显然是不够的。

根据5月16日披露的信息,FF汽车预计,其第一季度净亏损在1.45亿美元至1.65亿美元之间,而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季度净亏损为7550万美元。净亏损增加的主要原因是业务损失。

而在去年年末,FF汽车高层在电话会议上就透露过,自2014年至2021年12月,FF的累计亏损金额已经达到2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78亿元。

算上今年一季度的亏损,FF已经烧了近200亿元人民币,量产车还是没见踪影。贾跃亭说的第一句大话就此被戳穿。

第二句大话,就是对FF汽车销量的预测。

贾跃亭曾表示,FF会供不应求,但现实情况却和其说的完全相反。

根据年报信息,截至2022年3月31日,FF91仅收到401个预售订单。

作为FF汽车的首款量产车型,FF91早在去年7月就开启了预订通道。如果均摊到每个月,那FF汽车每个月就只收到4个人的订单。

相比之下,另一个听起来“不靠谱”的玩家——恒驰5倒是显得还有点本事。

据了解,恒大汽车的首款量产车型恒驰5将在本月20日开启预订。有媒体报道,对于恒驰5的预售,恒大汽车还是采取了昔日卖房的相似方法——全员卖车。

不少内部员工都已开始在各个平台上拉意向客户进群,其中,有员工拉的意向人数已高达数百人,超过了FF91的订单数量。

第三句大话,是关于FF91的量产时间。

在2018年的FF战略沟通会上,贾跃亭称FF91将在2019年中期前完成交付。事实并不如愿,期间FF汽车和恒大“闹掰”,没了恒大预期规划的资金拨付,FF汽车资金链开始断裂,造车事业陷入僵局。

历经种种艰险,FF汽车终于在2021年7月借壳上市。此时,贾跃亭表示FF91将在2022年上半年上市。

关于这一信息,今年3月,贾跃亭还在微博发文再次坚定时间:“FF91已经完成第二季度的冬季测试和验证,预计2022年上半年实现量产交付。”

 

贾跃亭微博截图

但年报信息披露,2022年5月,FF汽车在美国的工厂才开始安装所有机械、电气和管道系统。

上半年的时间已经不足一月,但FF汽车的实际进展与量产之间还存在较大差距。

而贾跃亭此前承诺的“对于关于FF 81,我们已经决定在美国率先生产,目标是2020年底量产”,目前来看也不能作数。

大话说多了,不仅外部不相信,内部也不愿意再去收拾贾跃亭每一次吹牛留下的烂摊子。

据FF汽车年报的表述,贾跃亭俨然成了FF汽车的一个风险因子。

在国内,贾跃亭已被法院列入失信人员名单,也就是大家所说的“老赖”。FF汽车表示,如果贾跃亭不能摆脱这些限制,那其不能成为FF汽车在中国区的高管。

“贾跃亭的话大家听听就行了,千万不要当真。”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张君毅作出评价。

大话说过头,总会讨人嫌

FF汽车提防着贾跃亭,贾跃亭在该公司的职位也越来越低。

2014年,贾跃亭创建了FF汽车。作为该公司的创始人,贾跃亭一度拥有绝对话语权。

2018年,在庆祝FF汽车下线的视频中,贾跃亭以FF汽车CEO的身份出现在镜头里。

2019年年末,负债累累的贾跃亭在美国提出个人破产重组申请;与此同时,贾跃亭就已经辞去FF汽车CEO职务,出任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

2020年年中,重组方案通过,贾跃亭不再拥有FF汽车股权,美国法院认定的全部个人资产转入债权人信托,其债权人取代贾跃亭成为FF股东。

此时,贾跃亭的身份正式转变为“打工人”。

今年4月,贾跃亭在公司管理权限再次下调,原因是数据作假。

这源于2021年10月初,美国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发布了一份关于FF汽车的做空报告,做空机构对其车辆订单、建厂承诺、财务数据、管理团队进行了质疑。

为此,FF汽车内部成立调查小组,开始对此事进行调查。

今年2月,法拉第未来公布调查结果,某些公司管理团队成员和员工因涉嫌向投资者发布不准确信息,夸大了其首款量产车型FF 91的预订数量。

为此,FF全球资本市场副总裁王佳伟被停职,首席执行官Carsten Breitfield(毕福康)和创始人贾跃亭底薪下调25%。

今年4月,针对上述事件,FF汽车对贾跃亭职务再次作出调整:贾跃亭的职责将仅限于专注于产品和移动生态系统和互联网、人工智能、先进研发技术。不过,将保留其首席产品官一职,并向执行董事长汇报工作。

有业内人士曾透露,这一次的调整,将FF董事会与贾跃亭为主的管理团队之间的矛盾升级,以贾跃亭为代表的华人高管创始团队对FF的影响力已经被严重削弱。

除了管理权限的下调,在FF公司里,贾跃亭的心腹也越来越少。

多方信息显示,前面所提到的停职的王佳伟,是贾跃亭的亲外甥。作为标准的90后,王佳伟在2014年本科毕业后就进入其舅舅的公司工作。

公开资料显示,王佳伟曾在贾跃亭创办的乐视控股和FF先后担任高管,且拥有丰富的投融资经验,更多次主导FF的融资项目,去年7月FF成功上市,王佳伟功不可没。

在王佳伟停职两个月后,其个人领英(LinkedIn)页面显示已经离职。至此,贾跃亭“翻身”的希望越来越小。

FF91能如期出来吗?

有分析指出,贾跃亭要想打“翻身仗”,应该尽快推出FF91量产车型,以稳定“军心”。但其量产车型能否尽快出来确实值得商榷。

作为FF汽车首款产品,FF91对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据FF汽车方公布的消息,其目前持有的现金余额,足以完成预计在2022年第三季度开发和生产FF 91电动汽车的最后阶段。

但他们的现金储备也只能支持这一款车面世了。如果想继续获得资金将公司运营下去,那FF汽车就需要保证按时交车,不能再做出和贾跃亭类似的言而无信的举措。

早在去年FF汽车上市之初,贾跃亭就说过,“我们的第一阶段目标是要在12个月内把FF 91 Futurist Alliance Edition按时、高品质、高产品力地交付到全球塔尖用户手中。”

如果不算贾跃亭后面说的“2022年上半年上市”大话,那FF91的最后截止日期是2022年7月23日。

如今已到2022年5月份,FF汽车造车的最新阶段是,其在加利福尼亚州汉福德的制造工厂开始安装所有机械、电气和管道系统以支持最终的设备安装。

据此前FF汽车所描述的,其首款量产车出来之前要经历7步里程碑,5月份的最新进展是其第五步里程碑。

FF汽车公布的里程碑显示,其第六步是在车辆主制造区域完成所有基础设施建设和设备安装;最后一步则是2022年夏季实现SOP(量产)。

这意味着,FF汽车需要在剩下的2个月里完成剩余的两个步骤。

这在业内人士看来,按正常的造车流程,已经不可能实现了。

“如果作为一个试制品是有可能的,但是如果是交付到用户手里的产品,2个月是绝不可能完成的。”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

在他看来,FF91目前不仅量产规模小,还属于高端电动车,那设计组装就较为简单,甚至其怀疑FF汽车现在所进行的属于试验线性质,车辆都为手工打造。

张君毅则指出:“如果按照正常的造车流程,要完成真正意义上的量产交付,车企一般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有速度特别快的,8个月也能完成。”

“FF91即便在7月份成功量产,那他们生产出来的也只是试制品。”在这一点上,张君毅和崔东树看法一致,他认为即便量产也只能做到小批量,FF91目前达不到规模量产的条件。

从上述人士推测的情况来看,FF91在7月份达成的目标并不能为投资人所喜。资本市场想看到的,是FF91能在预期时间里成功获得终端市场的销量和口碑。

当然,以上顺利推动步骤进行的前提是FF汽车不受任何外界干扰因素。在FF91量产过程中,其还存在受到供应链方面干扰的可能性。

据了解,FF 91车型包含从250余个供应商处购买的超2000个组件,其中许多目前是FF供应组件的单一来源供应商。

受到各地疫情影响,全球汽车供应链都存在短缺的可能性。

一旦任何组件供应出现中断情况,无论是否来自单一来源供应商,都可能暂时扰乱FF汽车的生产,直到找到令人满意的替代供应商。

这对于本来手头就不宽裕的FF汽车而言,又是一笔耗时耗钱的开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car/20395.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vk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点击跳转到扫码页

我要投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