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阅读

为什么说二里头是最早的中国

二里头遗址得名于河南省偃师市翟镇乡二里头村,此处正位于洛阳平原东部,西距汉魏洛阳城遗址约5公里,距隋唐洛阳城约17公里,东北六公里处是著名的偃师商城。 二里头遗址的所在地——偃师,…

二里头遗址得名于河南省偃师市翟镇乡二里头村,此处正位于洛阳平原东部,西距汉魏洛阳城遗址约5公里,距隋唐洛阳城约17公里,东北六公里处是著名的偃师商城。

二里头遗址的所在地——偃师,有着悠久的历史,相传周武王克商,班师回朝后,在此地偃旗息鼓,休养生息,“偃师”之名因此而来。东周时,此地是王畿区,有大邑尸氏。战国时属韩国,秦属三川郡。汉设偃师县,隶属河南郡。1995年,撤县建市,称偃师市。

那么,偃师里的这座二里头遗址,为何被称为“最早的中国”?这要从多年来的考古发现与研究说起。

一、主要发现

据统计,迄今为止在二里头遗址已经发现了宫殿建筑、道路、作坊遗址、一般居住址、陶窑、窖穴、墓葬等遗迹遗物。

二、宫城

考古工作者在二里头遗址里发现了一座类似于宫城的建筑,平面呈纵长方形,内部还有两座宫殿基址。它有城墙,城墙外侧还有4条垂直相交的道路,这4条道路走向与两座宫殿基址的方向基本一致,围起来的区域正是大型建筑的集中区。

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

研究发现,二里头遗址宫殿区的道路已经形成了一个网络系统,还有宫城城墙的发现,使我们对遗址总体结构与布局的认识得以进一步深化。

纵横交错的中心区道路网、方正规矩的宫城和排列有序的建筑基址群表明,二里头遗址是一处经过周密规划的、布局严整的大型都邑。

三、宫殿宗庙区

在二里头遗址的考古发掘中,发现了两座大型宫殿建筑基址,是两组由殿堂、廊庑、庭院和大门组成的布局有序的建筑群。

其中,1号宫殿基址位于二里头遗址中部,坐北朝南,略呈长方形。据研究,殿堂应该是一座面阔8间、进深3间的宫殿建筑。宫殿四周设有回廊,殿堂前面是广阔的庭院,庭院是一组廊庑建筑,大门是一座面阔8间的牌坊式建筑。

2号宫殿基址与1号宫殿基址布局类似。殿堂位于庭院中央偏北处,面阔3间,墙外有回廊,前有庭院,院内有排水设施。大门位于南墙中部偏东,是一座用木骨泥墙围成的东西一排三室及前后皆有突出复廊的廊庑,东西两室略呈方形,可能是文献中所记载的东、西塾或左右塾。

二里头1号宫殿基址复原图

2号宫中心殿堂和北墙之间发现了一座墓葬,墓葬的位置在中心殿堂北面偏东的地方,其中线向南延长正好通过大门正中。一般认为,二号宫殿是当时最高统治者祭祀先王的场所,就是我们常说的“宗庙”。

四、二里头墓葬

二里头遗址的墓葬区,一般与居住区没有严格的区分。此时的墓区,可能就是彼时的居住区。反过来,此时的居住区,或许是彼时的墓葬区。它的墓葬布局,也反映出聚族而葬的特点。三五座的小墓可能是父系家庭,两两并列的墓葬应该是夫妻并穴合葬。

随葬品是以礼器和生活用品为主的,极少使用生产工具随葬。在礼器和生活用具中,又以酒器、玉柄形饰和仪仗性玉器为主。在这些随葬品种,最引人注目的是青铜礼器的出现。创造青铜礼器,是二里头文化对中国古代青铜文明的重大贡献。同时,青铜礼器与漆器、陶器共同组成的礼器群,成为二里头文化礼器制度的重要特征。

五、手工业作坊遗址

限于篇幅,这里简要讲一下二里头遗址的突出手工业作坊遗址——铸铜和玉石手工业,它们在当时的社会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1、青铜器及铸铜作坊

我国在仰韶文化时期就已经出现了铜器。到了龙山时代,铜器或者冶铜、铸铜遗址便多了起来,但主要限于小件工具、饰品。到了龙山时代晚期,复合范铸造的铜铃、銎(qióng)斧等,终于出现了。

在二里头文化时期,青铜冶铸业得到迅速发展,不仅出现了前所未见的青铜器,还发现了大规模的青铜冶铸作坊和大量与青铜冶铸有关的遗物。二里头遗址现已发现助青铜器包括有容器、兵器、乐器、装饰品、工具、渔具等。已公布资料的合计有铜爵、斝、盉、 鼎、铃、兽面纹牌饰等。

镶嵌绿松石的铜牌饰

2、玉石手工业

玉器在二里头遗址大量出现,种类繁多,主要有刀、璋、钺、戚、圭、戈、柄形饰等。此外,绿松石制品中的坠饰、串珠和铜嵌物等。

这一时期的制玉工艺表现出了3大特点。第一,善于制造大型礼器;第二,运用先进的工艺技术,雕刻出精美的花纹;第三,具有高超的镶嵌技术。1975年,二里头遗址出土了4件圆牌状铜器,都镶嵌有绿松石。

六、精神文化遗存

二里头人所创造的精神文化遗存,主要体现在文字和宗教信仰上。

1、文字

从历史的角度来说,二里头文化已经具备了使用文字的条件。在邹平丁公遗址出土的山东龙山文化陶片上,发现了排列有序的11个文字;在山西陶寺遗址出土的一件陶扁壶上,有朱书文字,冯时先生考证为“文邑”二字,这两个字的字体结构与甲骨文几乎没有差别。

这说明,至迟在龙山时代,文字已经在多个古文化遗址中出现。因此,二里头文化中有文字,实属必然。在二里头文化陶器上的“刻划符号”,有学者认为是二里头时代的文字,然而文字作为记录语言的工具,只有成组出现时才有意义,单个的符号似不能看作是文字。二里头的文字,还有待考古发现的证实。

2、宗教遗存

二里头遗址出土了很多与宗教信仰有关的遗物,比如二里头人占卜用的兽胛,而墓葬随葬的龟甲和遗址中出土的陶龟,体现了二里头人的某种宗教信仰。龙的形象在二里头文化中多有发现,龙应该是二里头人最崇拜的动物。

二里头遗址里的“龙”遗迹

祖先崇拜是中国古代的文化传统之一。在我国的新石器时代文化中,经常发现有陶祖和石祖,应该是“生殖祟拜“或“祖先祟拜”的根据。在二里头遗址发现了制作精良的石祖,形象逼真,应当是二里头人祖先崇拜的物证。

七、二里头遗址的性质

二里头文化时期的聚落形态,在龙山时代的基础上又有所发展,最突出的特点是产生了凌驾于区域性中心聚落之上的中央王朝的都城。

对于二里头文化的性质问题,目前最流行的观点是:二里头文化就是夏文化。时至今日,二里头遗址的考古发现,揭开了古老“夏都”的神秘面纱,二里头遗址实证为夏朝中晚期都城遗存已成为学界的普遍共识。而以二里头遗址为代表的二里头文化,它的文明底蕴通过后世王朝的传承扬弃,成为华夏文明的主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book/28764.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vk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点击跳转到扫码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