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阅读

有一种相思 唤作何如当初莫相识

秋风袭人,秋月清朗。 每每至此时节,敏感,多愁,满天落叶纷纷飘洒,离别聚散难休。 伴随着寒鸦一声声的鸣叫,李白拖着孤独的背影,写下《三五七言》,又名《秋风词》。 秋风清,秋月明。 …

秋风袭人,秋月清朗。

每每至此时节,敏感,多愁,满天落叶纷纷飘洒,离别聚散难休。

伴随着寒鸦一声声的鸣叫,李白拖着孤独的背影,写下《三五七言》,又名《秋风词》。

秋风清,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这是相思之篇,也是感怀之作。

我们曾坚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我们在月影里徘徊,感慨相思之苦,却从不质疑相遇的美好。

可当“何如当初莫相识”跃然于眼前,我们突然发现,相思至极并非全是悲,它还有另一丝情绪在心间翻涌。

那是悔当初相识的悲哀,那是与现实妥协的无奈。

而今往事难重省,归梦绕秦楼

房间里弥漫着中药的苦涩,病榻上一张苍白的脸,绝望多于悲伤。

窗外杨柳随春风摆动,轻柔间,仿佛可以扫去人世一切的苦痛,却唯独扫不开病榻上词人紧蹙的双眉。

在词人的眼里,杨柳如烟,一丝一缕编织交错,并无讨喜的云彩,只剩愁苦的阴霾。

海棠花瓣还未被雨水浸湿,梨花已然雪白在枝头,一半春天早已溜走。

病榻上的词人是王雱,王安石之子。

这个满腹经纶,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却败倒在疾病之下。

长年缠绵病榻,让他的身子无比虚弱。

他只能与妻子分居,独自在孤寂的黑夜里默默咀嚼相思的苦痛。

 

万般愁绪汇于指尖,一首《眼儿媚》不禁湿润了眼。

杨柳丝丝弄轻柔,烟缕织成愁。

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一半春休。

而今往事难重省,归梦绕秦楼。

相思只在:丁香枝上,豆蔻梢头。

当初的快乐与浪漫,当真难再省?也许只是不愿再省。一省只是徒添悲愁。

只能在梦中来到妻子的居所,静静看一眼,便可安慰良久。

梦醒时分,万般思念无从依傍,空落落的心只能将一腔思绪寄托于丁香枝上,豆蔻梢头。

如果时间能回到过去,那该多好,就让时间停留在那一秒,那时我正壮志凌云,你也亭亭玉立。

可时间最是无情,既然光阴无法挽留,未来无从期许,那最初的相遇又有何种意义,只能增加现在的哀愁。

有人言,王雱是在得知自己的妻子被王安石另嫁他人后,相思难自已,才写下这首《眼儿媚》。

也有人言,被另嫁他人的是王安石的次子,而非长子王雱。

也许,这首词背后的故事,已然无从深究,但在清新婉约的词风背后,那潺

潺流淌的情感却从不断流。

也许诗词的情感可以超脱于故事本身,那短短几行的文字,早已将所有的情绪吸收。

人间别久不成悲

时间来到800多年前的一个元宵夜,姜夔从梦中醒来,夜已深,窗外也恢复了如水的沉静。

姜夔披衣坐起,理了理思绪,他再一次在梦中见到了她,粗略一算,一别,已二十载。

初相遇,肥水沐浴在阳光里,柔和又平静。

那时的清风与虫鸣,落日与琴音,都在陪他们畅想未来的温馨。

而今,才子佳人的故事,早已沉没在肥水之底。河水东流不会停歇,而那段爱情却短暂终了,只剩怀念。

 

早知如此悲伤,当初为何要种下爱情的种子,让它开出相思的花朵。

如今只能将这朵花摘下,留下一片花瓣,印在她的画像边。

可这画像,画了又画,看了又看,却总不真切。

一度想去梦中追寻她鲜活的身姿与面容,可遗憾地发现,梦中的她的脸颊,已是模糊不可辨。

他用文字留住了世间的风雅,却无法把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鸟鸣惊扰,梦方醒,纵有万般不舍,也只能孤独地长叹,徒留满腔悲情。

如今春日未到,夜风依然寒冷。

漂泊多年,游历四方,词人的两鬓已是霜如雪,也许是别离太久的缘故,他的内心却察觉不到悲伤的滋味。

或是在相思浸泡里变得麻木,或是压根从未离开过相思。

 

一盏盏花灯,一段段岁月,故事的结尾总是沉默无言。

所有的感伤与独白,只能留给自己消受,天各一方,又有何种方法?

笔随心动,心随情走,或轻或重,或缓或急,一首《鹧鸪天·元夕有所梦》,呈于纸上。

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

梦中未比丹青见,暗里忽惊山鸟啼。

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

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

相思了无益,悔当初相见

如果这注定是一场有始无终的爱情,是否要让故事继续……

离别后的物是人非,难抑梦醒后的孤寂……

悲伤唤来诗情,词间的思念无止歇地流淌。

又是一个落花飞舞的时节,花瓣在空中盘旋,是埋葬这份感情的精灵。

街巷的青石板,随着脚步,低喃熟悉的话语。语焉不详,其意难觅。

杨柳随风摆动,似是欢迎,又似一双驱离的手,从心中向天空伸去。

词人朱彝尊知道,自己既想遇见又想逃离的地方,就在眼前,就在那里。

故地重游,没有欣喜,只剩酸楚在心尖徘徊,久久不去。

东风吹过庭院,也吹开了过往的画面。

重重的帘幕还是曾经的样子,只是背后的那人不再是你。

当时窥望的你是否会料到,此时天各两方,相逢无期。

一声声啼鸣传来,黄莺歌声婉转,燕子绕梁起舞。

路人都称赞婉转轻盈,他只看见幽愤与怨气。

 

怨这世事无情,恨这苍天无心。

再多的相思,又能如何,再多的心结,又有何解。

欲寄信笺,却不知天涯何处,只能留在心底,省了笔墨之劳。

相遇又离开,相遇又有何用,相识又分别,为何前世苦苦回眸要换回擦肩。

走出庭院,春日再美的景色也唤不起词人更多的兴致,一边走一边吟,留下一首《忆少年》,与自己和解。

飞花时节,垂杨巷陌,东风庭院。

重帘尚如昔,但窥帘人远。

叶底歌莺梁上燕,一声声伴人幽怨。

相思了无益,悔当初相见。

我们习惯于把痛苦寄托于时间,包括相思。

因为时间太过强大,记忆会被它吞没,就连流于笔端,存于纸间的诗篇,有些也难逃历史长河的洗刷,变得模糊。

《秋风词》的后三行,是否出于诗仙之手,也已探讨不清。

但时间无法抹去的,是深入骨髓的情感,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一首首动人的诗篇,抛去骨架,独留情感的血液总能穿越千年,与我们的心跳和鸣,与我们的情绪共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book/27555.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vk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点击跳转到扫码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