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阅读

古诗词中对“剑客”的描写有多美 看完想去闯荡江湖了

剑,短兵之祖,近战之王。 这不仅仅是因为它是贴身的利器,更因为它内在的文化底蕴。 关于剑的传说,可以追溯到黄帝时期——轩辕剑,又名轩辕夏禹剑,是圣道之剑。 除了轩辕,历史还是湛卢、…

剑,短兵之祖,近战之王。

这不仅仅是因为它是贴身的利器,更因为它内在的文化底蕴。

关于剑的传说,可以追溯到黄帝时期——轩辕剑,又名轩辕夏禹剑,是圣道之剑。

除了轩辕,历史还是湛卢、赤霄、太阿、七星龙渊、干将、莫邪、鱼肠、纯钧、承影等九把名剑。

而太阿就是秦王嬴政的佩剑,为越国欧冶子和吴国干将两大剑师联手所铸,是威道之剑。

成语“泰阿倒持”便是形容把剑柄交给别人,由别人掌握生死。

有些影视剧里,比如《秦时明月》中,说“天问”是嬴政的佩剑,是没有任何根据的,包括说荆轲刺秦用的“鱼肠”,也为谣传。实际上,荆轲刺秦时,用的是匕首。

到了唐朝,剑不仅仅是兵器,更是一种镇宅驱邪之器,并发展成了一种舞蹈,颇具艺术形式。

比如有名的公孙大娘。 

杜甫有诗: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这首诗就是“诗圣”杜甫在观看公孙大娘舞《剑器》和《浑脱》后所作。在初唐和盛唐时期,游侠风盛行,所以大多数文人也会佩剑出行,比如李白。

在冷兵器时代,剑几乎是行走江湖的标配。

其主要原因是,剑更具美感,不像刀,戾气更重。在电影、电视里,我们常听到皇帝御赐尚方宝剑,可以代皇帝行使权能,但却从没有过“尚方宝刀”。

所以久而久之,剑便成为了一种文化,做一个行侠仗义的剑客,也是每个人心中的江湖梦。

比如金庸《倚天屠龙记》中的倚天剑,便取名于宋玉《大言赋》中的:长剑耿介,倚天之外。

可见金庸先生对古文化的热爱。

 

而在古诗词中,文人墨客对剑的描写,可谓是发挥到了极致,比如唐代诗僧贯休的《献钱尚父》,其中有句: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贯休虽为诗僧、画僧,心中却也有一股浩然的江湖之气,而真正把剑和神联系到一起的,则是诗人、书法家张旭(草圣),《国史补》中有记载:

旭言:我始闻公主与担夫争路,而得笔法之意;后见公孙氏舞剑器而得其神。

可如果说剑之美感,那一定是龚自珍的《夜坐二首》:

功高拜将成仙外,才尽回肠荡气中。

万一禅关砉然破,美人如玉剑如虹。

这组诗,是龚自珍第四次落榜后所作,虽然内心很伤感,却不失豪迈。他追求功名,却不全然臣服于功名,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做一个江湖客,游遍万水千山,美人如玉,长剑如虹。

 

李白也有这样的梦想,公元744年,他因在宫中行为不羁,被唐玄宗李隆基赐金遣出长安,与杜甫偶遇后,漫游梁宋之地,之后登紫极宫,正式成为了一名游侠。

于是,他写下了那首著名的,流传千古的《侠客行》: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李白是一个心胸豁达之人,生性热情豪放,所以朋友遍天下,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市井布衣,都可以与之交往。

当然,提起剑客就不能不说辛弃疾,他一手执笔,一手执剑,文可指点江山,武可杀伐疆场,是真正的文武双全。

辛弃疾在《破阵子》中写: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这首词,可谓是经典中的经典,甚至可以认为是辛弃疾的“封神”之作,因为这首词,他足以与苏东坡的豪放词媲美,难分伯仲。

 

同样,陆游也是一个文武双全的爱国诗人,他在《剑门道中遇微雨》:

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

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

写下这首诗时,是陆游一生中,最无限接近实现抱负的时机,也是他第一次上战场,作为宣抚王炎的幕府,他为抗金出谋划策。遗憾的是,几个月后幕府解散,他的人生再次跌入谷底。

无论如何,陆游都是值得敬佩的,家国天下、收复失地的梦,在他心中永存。

但是你知道吗,作为田园诗的泰山北斗,一生佛系的王维,其实内心也有很深的江湖情结,他在《老将行》中写:

少年十五二十时,步行夺得胡马骑。

射杀山中白额虎,肯数邺下黄须儿!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

汉兵奋迅如霹雳,虏骑崩腾畏蒺藜。

这是王维一生中,仅有的一次出塞经历,因此写出了很多脍炙人口的边塞诗,《老将行》便是其中一首。

在任河西监察御史这一年里,王维穿梭于军营之间,见到了战乱和烽烟,这对他的人生有很大的冲击,甚至晚期的田园作品,也深受其影响。

 

既然提起边塞诗人,就不能不说王昌龄,某种程度上,他的性格才更像闯荡江湖的游侠,为人仗义,铁血柔情。他在著名的《从军行》中写:

明敕星驰封宝剑,辞君一夜取楼兰。

这等豪情每每读来,都让人热血沸腾,遗憾的是,“安史之乱”爆发后,王昌龄回乡平乱,途中被奸人闾丘晓所害。

所以,不要小看文人,更不要说“书生无用”,晚唐宰相令狐楚也有过这样的梦想,他在诗中写:

弓背霞明剑照霜,秋风走马出咸阳。

作为李商隐的授业恩师,令狐楚在文学上的造诣极高,后世之人有一个共识:读诗一定要读杜甫,古文要看韩愈,骈文必读令狐楚。

他们,都是文化领域各自分支的翘楚。

 

自然,江湖不全然是男人的江湖,历史上也有很多女中豪杰,比如花木兰,比如穆桂英等等,但是有一个红颜薄命的女词人,你一定想不到,她温柔的笔触下竟能写出那样豪迈的诗句:

三十遴骁勇,从军事北荒。

流星飞玉弹,宝剑落秋霜。

书角吹杨柳,金山险马当。

长驱空朔漠,驰捷报明王。

张玉娘这首《从军行》写于早期,因为她只活了27岁便香消玉殒,这背后还有一个感人的爱情故事。

16岁的玉娘与沈佺相爱,二人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所以便订了婚。可是不久后,沈家家道中落,玉娘的父亲欲悔婚,玉娘誓死不从。几年后,沈佺赴京赶考,高中榜眼,可就在回乡途中,不幸染病离世。

听闻恶讯后,玉娘一病不起,因流泪过多,而致双眼充血,景炎二年(1277年)元宵夜,玉娘梦中见沈佺驾车来迎娶自己,惊醒后高呼:郎舍我乎?

之后,玉娘绝食半月,殉情而亡,年芳27岁。

 

如果,命运可以选择,我想玉娘和沈佺宁愿做一对痴情侠侣,像杨过和小龙女一样,旖旎刀光剑影,醉里笑傲江湖,诗中留我残梦,此生不负深情。

只可惜,时光不能倒流。

现代人,也有自己的江湖,虽没有了长剑霜寒,却多了尔虞我诈,身在职场,行走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如履薄冰。

我们爱读金庸、古龙,喜欢郭靖、喜欢令狐冲、喜欢陆小凤、老实和尚和西门吹雪,是因为他们古道热肠,是真诚的人心里的童话。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book/23500.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vk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点击跳转到扫码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