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阅读

贾家也有人间清醒 时刻警惕贾雨村 预判出 将有灾祸

贾琏给人的印象是浪荡不成器。都觉得他能力气度不如王熙凤,在家怕老婆,在外好色惹事不断,是典型的纨绔子弟。殊不知这个说法小看贾琏了。 贾琏是荣国公嫡长重孙,贾母的嫡长孙,世袭一等爵贾…

贾琏给人的印象是浪荡不成器。都觉得他能力气度不如王熙凤,在家怕老婆,在外好色惹事不断,是典型的纨绔子弟。殊不知这个说法小看贾琏了。

贾琏是荣国公嫡长重孙,贾母的嫡长孙,世袭一等爵贾赦嫡长子,未来荣国公世袭二等爵的继承人,京城一等一的名流公子……这些金字招牌足以让贾琏卓尔不凡了。

 

(第二回)冷子兴道:“……若问那赦公,也有二子。长名贾琏,今已二十来往了。亲上作亲,娶的就是政老爹夫人王氏之内侄女,今已娶了二年。这位琏爷身上现捐的是个同知,也是不肯读书,于世路上好机变,言谈去的,所以如今只在乃叔政老爷家住着,帮着料理些家务。谁知自娶了他令夫人之后,倒上下无一人不称颂他夫人的,琏爷倒退了一射之地。”

贾琏身上有两个特点,被冷子兴放大。

一,“不肯读书”。“不肯”不是不爱。代表任性、拒绝之意。贾赦不管贾琏读书之事,源于多读书对嫡长房没用。

后面贾赦也说他们这种家庭,想要当官就有官做,实在不用“傻读书”。

这当然是讽刺贾政教育子弟读书读呆了的意思,也暗示嫡长房有世袭爵位在手,二房则没有。

贾琏是未来世袭二等爵继承人,和贾敬一样就算中了进士也不能入仕,何必那么费劲。

 

二,“世路上好机变,言谈去的”。贾琏聪明、头脑灵活、言辞犀利、有思想有观点,极为难得。

尤其“世路上好机变”代表贾琏为人处事面面俱到,足以能当一面,是能力的体现。

如此贾琏算是贾家末世难得的“人才”。尽管他本人好色,德行有亏,但为人处事方面有底线,人性不泯,极为难得。

只可惜家有河东狮,王熙凤的风采太盛掩盖住了贾琏。加之夫妻内斗、好色等毛病消耗了他太多人缘和好感,以至于人们对贾琏的印象不佳。

正因贾琏的坏印象太深,当他出现闪光点时也特别令人深刻。

 

比如,贾琏对石呆子因几把扇子被贾雨村害得家破人亡不以为然。

比如,贾琏听说凤姐陪房来旺的儿子品行不端,便不想将彩霞给他做媳妇。

再比如,贾琏是贾家难得的人间清醒,听说贾雨村被降职后,马上认为要与之划清界限避免被连累。

(第七十二回)林之孝说道:“方才听得雨村降了,却不知因何事,只怕未必真。”贾琏道:“真不真,他那官儿也未必保得长。将来有事,只怕未必不连累咱们,宁可疏远着他好。”林之孝道:“何尝不是,只是一时难以疏远。如今东府大爷和他更好,老爷又喜欢他,时常来往,那个不知。”贾琏道:“横竖不和他谋事,也不相干。你去再打听真了,是为什么。”林之孝答应了……

贾雨村被降职要比当初被罢官问题更严重,想要复职极难,说明他极可能卷入了江南甄家抄家的事被皇帝责罚。

 

贾琏对贾雨村“深恶痛绝”,曾经就因贾雨村谋害石呆·子说了几句可怜的话,被贾赦暴打了一顿。

平儿深恨贾雨村,骂他是“饿不死的野杂种”,也是贾琏对贾雨村的印象。

贾雨村是奸狡小人,靠着钻营和不轨攀爬至大司马(兵部尚书)位置,留下了太多的把柄和污点,一朝出错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贾琏冷眼旁观看得清楚,直言贾雨村不可深交,并尽量与之划清界限避免被连累。

贾琏如此认识,说明他有危机认识和识人之明,比较贾赦、贾政和贾珍要强。

贾家最后被抄家就源于和北静王走得太近涉嫌结党,进而被卷入北静王与皇帝的权争之中,一败涂地。

 

如果贾政、贾珍等人能有贾琏的清醒,贾家保持中立也不至于落得抄家的下场。

贾家需要贾琏这样清醒地“掌舵人”,才能趋吉避凶。

听说贾雨村降了,他并不着忙,嘴里说着“真不真……未必不连累咱们”,却马上吩咐林之孝去打听究竟什么事造成降职,好能够心中有数方便转圜。

贾琏还是贾家唯一一个对待官场极为谨慎的人,与他相比不说贾赦、贾政、贾珍,只说比男人强百倍的王熙凤设计陷害尤二姐时的大动干戈,都显得笨拙而可笑。

不怪贾母当初坚持让贾琏陪着林黛玉回扬州。林如海的身后事也只有他能办好。

 

不过,贾琏终究没有机会成为荣国府的掌舵人了,他之为人处于“善恶”之间,说不上好人却也并不为恶。如果能够平稳继承爵位,他会做得比贾赦、贾珍更好。但也并不具备力挽狂澜的本事。

贾琏通“莲”,与他相关的人都可怜。

但琏二爷是“二爷”,又注定不会像大爷那样“非死即伤”,贾琏在抄家后还有机会,起码平凡的日子还有的过。

文|君笺雅侃红楼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book/19995.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kuai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点击跳转到扫码页

我要投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