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阅读

小女儿姿态的李清照 《丑奴儿》 写尽了主动后的娇羞

一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豆蔻年华的少女,身体随着秋千摇摆,心绪也随之荡漾。 有客来,穿着袜子…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豆蔻年华的少女,身体随着秋千摇摆,心绪也随之荡漾。

有客来,穿着袜子抽身就走,好奇倚门回头,却要嗅着青梅来遮掩,尽显小女孩的娇羞。

这是李清照少女时光的真实写照,无忧无虑的生活让其有了一颗温柔细腻的心,也为其的词人生涯埋下伏笔。

李清照是宋词婉约派的代表人物,也被称为千古第一才女。哪怕时光悠悠,在学生年代,她的经典也陪伴我们左右。

课本里可以有少女的娇羞,也可以有妇人的愁闷,但满目含春的云雨词绝对不可能有,哪怕词人再优秀,哪怕词作再经典。

但你不说,却不代表没有。

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

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

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

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

随着年龄的增长,少男少女终将成为男人女人。李清照也走过了曾经天真烂漫的时代,女儿的娇羞,也压制不住内心对情欲的渴望。

《丑奴儿》是一首云雨词,这里有风有雨,而且还是晚上,这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宋朝是程朱理学兴起的年代,但这也是思想开放包容的年代,商品经济的高度发达是这一切的基础。

李清照可以大胆地袒露自己的心扉,说自己冰肌玉肤、雪酥生扉,并且邀请爱郎共赴云雨。

这是男女间的人伦常事,但李清照却用半遮半掩的笔墨,成就了这首雅俗共赏的千古名篇。

顺便一提,李清照是山东人,很符合现在青岛小曼这种敢爱敢恨的性格。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李清照的父亲是苏轼的学生,在与士大夫共天下的宋朝其名望颇高。

如此,李清照有了成为女词人的家学渊源;也是如此,李清照才能够找到志同道合的赵明诚。

赵明诚虽说是作为李清照的陪衬出现,但这也只是因为妻子的才学太高。

在李清照的《声声慢》面前,自信能与妻子一较长短的赵明诚也只能拜服。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其实是李清照的调情之作,对丈夫太过思念,以致如此。

宋词的豪放派抒发的是家国天下,而婉约派流露的则是自身情感,相对格局来说,后者不如前者。

但对李清照来说,她却是个例外,他的作品里有小女儿的细腻,同样有大丈夫的豪情。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两宋之交,这绝对是中原大地最魔幻的时代,从当初的无比繁荣,到现今的国破家亡,恍若一瞬。

辛弃疾、陆游、岳飞,这些豪放派代言人,当自身的行动杂糅诗词当中,保家卫国、收复故土,尽在言中。

靖康之耻,皇帝带头投降,北宋首都汴京陷落,《清明上河图》的实况竞毁,汉家男女被当作猪羊一样去驱赶,曾经的天堂沦为炼狱。

李清照随着丈夫一起南渡,在行至乌江时,她随口吟诵出这首《夏日绝句》。

李清照真的是崇拜项羽吗?这不过是借古讽今罢了。

因为难逃的颠簸流离,曾经的舒适安逸远去,李清照也只能将期待寄存在古人身上。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李清照活到了70多岁,但她活得越久,却越发愁苦。

先是国破,如果说曾经对回家有过期待,那后来也只能渐渐绝望,南宋朝廷选择偏安一隅,抗金名将岳飞也只能喊冤而死。

然后是家亡,曾经疼爱自己的父亲早已死去,恩爱的丈夫也在南逃的过程中忧虑而去,往后,余生也只能在孤苦伶仃中渡过。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在这些愁苦的日子里,李清照只能用丈夫的遗作来支撑自己,校勘整理好《金石录》,并使其流世。

相对个人而言,笔者更加喜欢那个娇羞的李清照、那个风流的李清照,但世事无常,国家命运也影响着个人命运。

但不可否认的是,李清照在北宋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名销魂词人举足轻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热点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uredian.net/book/19187.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诉邮箱: kuaihz@qq.com

合作微信(仅限“非工作时间”):点击跳转到扫码页

我要投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