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鲜事

>

今日新闻

>

头条新闻

>

今日头条

>
新闻头条最新消息

穿成天生媚体怎么办最新章节阅读

2021-01-29 来源:聚热点网 编辑:admin 浏览

  《穿成天生媚体怎么办》小说简介: 宋绮诗穿成了一本河蟹文里的同名女主,从此拥有了天生媚体面容精致、身娇体软、天然清音,该书里男主男配们都帅得一批,宋绮诗:其实我可以游泳馆里男主男配脱下上衣,露出肌肉,宋绮诗双腿一软:这谁遭得住对不起打扰了。

  穿成天生媚体怎么办最新章节阅读:

  第1章:一号男主

  宋绮诗用力搓了搓脸。镜子里的那张脸,还是没有变。内眼深邃,眼尾细而弯,眸光迷离,形状如桃花花瓣。这是一双桃花眼。不管笑与不笑时,都盛着情意。这张脸生得好看的不止是眼睛,还有细细弯弯隽秀的眉,小巧挺立如玉琢成的鼻,和微微透着绯Se饱满而莹润的唇每一处都在引人亲吻。脸颊上被用力揉搓过的地方,泛起了红,反倒更添J分不可说的媚意。

  宋绮诗喘了口气,抓起水杯,咕咚咕咚,又是一杯冰水灌了下去。这不是她!尽管这张脸和她的五官很像。可是她过去的脸,处处都透着正经。而这张脸,处处都透着不正经!“诗诗,衣F换好了吗我们该走了再不去,要赶不上了。”nv人压抑哽咽的声音,隔着薄薄的门板传进了宋绮诗的耳朵里。

  “马上。”宋绮诗本能地应了一声。宋绮诗又倒了一杯冰水,咕咚咕咚灌下肚。一张小脸都被冻木了。直到脸上红晕消退得差不多了,她才放了心,起身过去打开门。然后沉默地跟着nv人往外走,一块儿上了辆出租车。nv人叫于秀。

  而她穿成了于秀的nv儿,一个和她同名的,刚满十八岁的姑娘。穿越不可怕,她本来因为生病也没J年好活了。可怕的是她穿成了一本海棠n文的nv主。海棠,一个处处都是老司机,开车从来不讲基本法,一脚下去八百迈,花式炖R的地方。为了契合这样的大环境,作者将nv主塑造成了一个面容精致、身娇T软、天然清音的小妖精。

  该nv主说话是撒娇,眨眼是G引,上个学都不正经。她被书里家世背景强大的男主们看上后,因为X情软弱,就这么半推半就地从了,之后渐渐食髓知味,天天鬼混,最终落得个被玩坏的下场。想到这里,宋绮诗就觉得PG有点痛。她决定从今天开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从此一心只有王后雄和肖秀荣!

  “怎么这么多汗”于秀哆哆嗦嗦地给宋绮诗擦了擦额头,一边小声安W着:“别怕,诗诗别怕。今天、今天我们是去看你外公你还没见过他呢”于秀说着说着,就低低呜咽哭出了声。宋绮诗的思绪被拉扯了回来。她穿过来之后,就袭承了原身的记忆,再加上对原书剧情的了解,她很快就知道这是要去做什么了。

  nv主的母亲于秀,本来出身书香门第,但后来ai上了nv主的父亲宋义勇,于家看不上宋义勇,不肯同意这桩婚事。宋义勇抛下一句“莫欺少年穷”,就带着于秀S奔了。事实上,宋义勇不仅少年穷,他青年、中年都穷。宋义勇在花光于秀的嫁妆之后,开始整日游手好闲,于秀却还活在过去虚假的ai情记忆里,常年逆来顺受。宋家就这么穷困了二十来年。

  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nv主,变得软弱可欺,一点钱就能轻易勾走。就在这一天,二十年没和娘家联系的于秀,接到了MM于敏的电话,得知于外公病逝了。 于秀被巨大的悔恨和悲痛淹没,带着nv儿匆匆赶往葬礼现场。nv主也就是在这里,见到了这本书里的第一个男主小姨于敏的继子,楚羿年。听着于秀压抑的哭声,宋绮诗扭头捶了捶车门。

  唔,不知道现在下车还来得及吗?于秀却在悲伤中迸发了力气,她一把将宋绮诗抱在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你外公,你外公是个很好的人是我是我不孝你一定要去给外公磕头,给外公好好磕头。”宋绮诗被箍得动弹不得,别说跳车了,车门都开不了。

  她眼睛还有点泛酸。她的外公也没了。磕头是应该的。磕完我就走。四十分钟后,车抵达了葬礼现场。葬礼现场摆满了花圈挽联,也挤满了车,以及无数穿着黑西装、黑裙的人。于秀的手扣在车门上,迟迟不敢下去。周围的车,一溜儿都是奔驰、宝马、宾利、劳斯莱斯、保时捷、林肯这辆橘红Se的出租车卡在中间,十分的格格不入。也使得葬礼上的人,飞快地注意到了这边。

  穿着黑Se长裙,面容秀美,看上去只有三十出头的nv人,快步走了过来。她的眼圈一红,冲着车门就哀戚地喊了一声:“姐姐。”于秀不再迟疑,她一把推开了车门,与nv人抱在了一处,再度放声大哭。被遗忘的宋绮诗,自己整了整发皱的裙摆,乖乖下了车。其余人已经朝这边投来了打量的目光,甚至伴随着窃窃S语,与J抹讥讽的笑。原剧情中,nv主在这样的场景下,吓得瑟瑟发抖,在场男士无不心生怜惜。

  那不行。我要钢铁起来!钢到没有人觊觎我的身T!宋绮诗如是想着,拼命绷紧了小脸,挺直了背脊。但原身早就已经畏畏缩缩成了习惯,更因为青春期发育太好,喜欢含X驼背。宋绮诗才钢铁了一会儿,就有点发软了。那头于秀两姐M终于松开了怀抱。于敏掏出手帕递给了于秀,然后看向了宋绮诗。于敏眼底飞快地掠过一点惊艳之Se,惊讶道:“这是诗诗”于秀这才想起来nv儿还在后头,赶紧把宋绮诗揽了过去:“叫小姨。”宋绮诗乖乖地叫了声:“小姨。”

  嗓音清丽,又带着一点娇娇软软的味道,就这么勾在人的心尖尖上,打了个转儿。于敏愣了下,然后亲昵地拉起了宋绮诗的手,哽咽道:“都长这么大了,小姨这才头一回见你。长得真好看,真乖”于敏一边说着,一边引着她们往前走。人群自动分开,为她们让出了路。

  前方摆放着冰棺和灵位。灵位前,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年轻男人。男人穿着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的黑Se西装,上面没有多余的花纹修饰,但穿在他的身上,偏偏就是衬得宽肩窄T,腿长挺拔。仅仅只是一个背影,就足够令人浮想联翩了。年轻男人听见周围的响动,缓缓转过了身。 他的X前佩戴着白J,手臂挽着黑纱,神Se淡漠。像极了从少nv漫画里走出来的强大到万能的冷面执事。不过下一刻,他脸上的淡漠之Se就褪去了,转而换上了一点温和且绅士的神情。他的眉眼因为骤然的柔和,而显得更加俊美,一抿唇,一抬眸,都足够引发无数nvX的注目和惊叫。

  于敏将宋绮诗往前推了推:“这是楚羿年,你姨夫的儿子。你该叫表哥。”宋绮诗的话全部堵在了喉咙里。

  哎,男主一号,这么帅的吗,作者大概并不擅长外貌描写,所以很少提及书中男X角Se的长相。

穿成天生媚体怎么办最新章节阅读

  哦,是了。宋绮诗骤然想起来,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表哥,在书里的职业是影帝。的确是有万千少nv都为他神魂颠倒。想也知道,本人应该有一副多么俊美的P囊。如果是长这样的话,其实,我可以!于秀尴尬地出声:“诗诗,怎么不叫人快叫哥哥。”

  于敏在一边忙打起了圆场,笑着说:“诗诗脸P薄,害羞吧。”

  “诗诗”楚羿年疑H出声。简单的两个字从他的舌尖滚过一遍,就被赋予了别样的味道。于敏连忙点头:“是,这是我姐姐的nv儿,宋绮诗。”

  “嗯。”楚羿年笑了下:“看着年纪很小。”于秀结结巴巴地道:“诗诗今年刚满十八。”楚羿年丝毫没有高高在上的姿态,他用话家常一般,甚至是带着点柔和的口吻,笑着说:“比我小好J岁呢。”于秀渐渐摆脱了紧张和悲伤,于敏的脸Se也轻松多了。宋绮诗却反倒被泼了盆冷水似的,瞬间就冷静了下来。

  楚羿年温柔起来那可真是太可怕啦! 这本书里的男主们,个个翻脸比翻书还快。楚羿年是个中翘楚。这人衣冠楚楚不过是表象,冷酷腹黑才是内里。更不要提他本身拥有的家世背景,光透漏出一点威势,就能轻松把她压死了。从这场葬礼,就可窥见一斑。于家本身没有钱权地位可言,但却在于敏嫁进楚家做继室之后,跟着水涨船高。所以于外公的葬礼上,才会出现那么多的豪车。他们并不是冲着于家来的,而是冲着楚家的面子来的。宋绮诗不由又回想起楚羿年刚才转过身时的模样,淡漠强势。

  对不起,打扰了。还是王后雄和肖秀荣适合我。“姐姐,咱们先去拜祭爸爸吧。”于敏突然出声。于秀点了点头,但随即就回头看了一眼宋绮诗:“可是”于敏立马会意道:“诗诗年纪小,看了可能会害怕,就让她在外面等着吧,有弈年照看着呢,没事的。”宋绮诗的JP疙瘩一下子从脚底蹿到了头发丝。她连忙摇头:“不,我外公。”只是脱口的声音是软的,听着像是撒娇,像是央求,半点坚决的意味也没有。和楚羿年一块儿呆着,她PG疼,脑门还发凉。

  第二章:又甜又软

  整个葬礼流程很长,天Se很快就黑了。宋绮诗坐在小马扎上,先是坐得端端正正,腰板挺得笔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凛然正义不可侵的气势。然后她的腿一点点抻开了,背一点点松弛下去了,脑袋也一点点靠上了身后的大柱子。“诗诗。”于敏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宋绮诗一个惊醒,抬头看过去,就见于秀站在不远处慈ai地问:“是不是累了”

  “没事,我不”

  “弈年。”没等她把话说完,于敏转头招呼了声:“你带MM去车里休息好不好”宋绮诗立马把头摇成了拨L鼓:“不了不了不了。”楚羿年扫了一眼面前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点头哈腰、喋喋不休的大胖子,露出礼貌而又歉意的笑容,转头应声:“好啊,我这就送她过去。”正巧,他也是怎么想的。和这些愚钝聒噪,拼命往他面前扑的人打J道,实在是太烦人了。

  相比之下,另一边把头摇成了拨L鼓,恨不得离他八丈远的小姑娘,就要可ai多了。于秀擦了擦眼泪,骤然想起了什么:“对,对,差点忘了,明天诗诗还要去学校报道,得早点回去睡觉。”于秀并不擅长求助于人,她搓了搓手,才望着楚羿年的方向,:“麻烦、麻烦你先送诗诗回家。”

  送人回家的事儿,于敏就不敢替楚羿年做主了,她转头看向楚羿年。楚羿年一点头,分外绅士地道:“没问题,我送她先回家,得麻烦您将地址给我。”

  “谢谢,太谢谢了,辛苦你了。”于秀松了口气,语序混乱地一连说了好J个谢谢。明明小M的这个继子彬彬有礼,长得又好看,脾气也很好,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和他说话的时候,总让人有种无形的压力。“举手之劳。”楚羿年说着,走近了宋绮诗:“走吧,诗诗。”宋绮诗只觉得两眼一黑,两腿一蹬,差点从凳子上滑下去。

  楚羿年敏捷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从凳子上拉起来,不过倒是很快就松开了。怪细的。刹那之间,楚羿年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宋绮诗左瞧瞧右看看,知道自己是没有拒绝的余地了。毕竟对于学生来说,第二天按时上学更重要。于是她埋着头,默不作声地跟着楚羿年往外走。葬礼现场同时有J个穿着黑西装,人高马大的中年男子,也跟了上来。宋绮诗抬头打量了一圈儿。

  楚羿年轻笑一声,说:“别怕,都是我的保镖。”

  宋绮诗G巴巴地应了一声:“哦。”

  她能不怕吗,原著里,nv主说被保镖从学校绑走,就被绑走,毫无招架之力。要不改明儿我去学个跆拳道散打拳击一条龙好像买条铁内K更方便点儿。宋绮诗脑子里思绪乱飞,脸上却一点都不显露。楚羿年带着她走到了他那辆限量版加长林肯旁,然后为她拉开了车门。宋绮诗也不客气,一骨碌就钻了进去。等楚羿年上车的时候,宋绮诗已经调整好坐姿,背对着他,整个人趴在窗户上,一副标准的防御姿态。楚羿年扫了一眼她的后脑勺。

  还是两个旋儿的,气X大。 车内一P安静,楚羿年缓缓闭上眼,开始小憩,丝毫没有要和宋绮诗说话的意思。太烦了。那些在葬礼上,恨不得朝他扑上来的人,实在太烦了。车开了有一会儿了,宋绮诗本来对着车窗发呆发得好好的,突然间她一个惊醒,转过身,扒拉着前面的车座,开口细声细气地说:“哎哎哎错了”

  “不是这条路”

  “嗯嗯,您开导航了吗”

  “啊,这条巷子,对的”

  楚羿年就被这样细碎又柔软的声音弄醒了。那些奇妙的语调,就像是nv孩儿跟着家长去商场,用撒娇似的口吻说“这个我要”“那个我也要”一样。并不讨人嫌。“是现在这条路吗”楚羿年出声问。他刚小憩醒来,嗓音还有些低哑,听在耳朵里,就跟轻轻叩动的大提琴弦似的,低沉迷人。宋绮诗看也不看他,只出于礼貌低低地“唔”了一声。楚羿年歪了歪头。这小姑娘可真够奇怪的。对他多说一句话也没有,对着司机倒是一句接一句,还一句比一句软。

  “少爷,到了。”司机轻轻吁了口气。他也没想到,楚少的这位“亲戚”住在这么贫民窟的一个地儿,结果就开错了路。弄得他连回头看一眼楚少的勇气都没有。楚羿年应了声:“嗯。”却没有要打开车门的意思。宋绮诗悄悄斜睨了他一眼,然后眯着眼打了个长长的呵欠,眼角还挤出了一滴晶莹的泪滴。楚羿年这才笑着说:“这么困”说着,他抬手揉了下宋绮诗的头发,十足的长辈姿态。宋绮诗一个走位,躲开了,脑袋还差点磕玻璃上。楚羿年捏了下手指,没有收回手,而是顺势将手腕往下沉了沉,拂去了她眼角的那一滴眼泪。

  这下他可以肯定了,这个小姑娘是真的怕他。怕到连碰都不想让他碰。“困了,那就下车好好睡一觉。”楚羿年还是笑意不减。保镖得了他的话,这才先下车打开了车门,然后立在了一旁,一副门童架势。车门开在楚羿年的右手边,他不下去,宋绮诗也没法过去。宋绮诗瞪大了眼。楚羿年垂眸看她。两个人目光相接,你看我我看你,楚羿年目光沉着温柔,没有丝毫闪避。宋绮诗在心底“呀呸”了一声,然后撅起PG从座位起身:“麻烦让让”

  楚羿年应了声:“哦”同时伸手在宋绮诗腰间一托,就轻而易举地将她托着送下了车。宋绮诗:“”楚羿年倚在座位上,歪头看她:“你怕我吗” 宋绮诗:“”楚羿年指了指前座的司机:“你和他说话,都比和我这个哥哥说话亲切。”司机顿时满脑门的汗,紧张地扭头盯住了宋绮诗。

  连同其他保镖,也都一块儿盯住了她。死亡凝视jg宋绮诗:不是,这才刚开始剧情,楚羿年就这么可怕的吗?宋绮诗眨眨眼,带出这个年纪独属于少nv的娇俏味道:“不怕呀。”

  “那是为什么”

  今天这个坎儿还过不去了是吗?宋绮诗在心底更响亮地发出了“呀呸”的唾骂声,然后又眨了眨眼:“因为他长得比表哥慈祥呀。”

  楚羿年:“”

  宋绮诗又补充了一句:“像我爸。”

  楚羿年:“”

  宋绮诗扭头就往单元楼走,一边走一边回头挥手:“谢谢表哥,拜拜。”他还得谢谢她,没拿他当慈祥的爸爸看待楚羿年盯着她纤细的背影,又觉得好气又觉得好笑,又觉得怪好玩儿的。这小姑娘哪里怕他啊她脸上就差没明晃晃地刻下“胆大包天”四个字了。“你妈妈今天应该会忙到很晚,明天肯定没工夫送你去学校,不如明天我送你去”楚羿年开口。宋绮诗的脚步一顿,然后跟没听见似的,一溜烟儿就跑了。

  看吧,哪里怕他了。司机伸长了脖子,探头问:“少爷,咱们明天真来这里接人吗”

  楚羿年轻笑一声:“逗她玩儿的。”司机愣了下。逗人玩儿,这句话可从没在楚少身上出现过啊。别说是对待陌生人了,就是对待楚家人,楚少也都从来是绅士而又疏离的。哪有人能得他花心思去逗呢,保镖们很快返回了车里,车辆一前一后离开了这座贫民窟。宋绮诗回到房间,第一件事是先把明天的书包收拾好,然后就洗洗睡了。明天小姨于敏应该会安排她转去新的学校。原著里,nv主因为拥有过分姣好的容貌,又有着太容易推倒的身躯,刚到新学校就成了大家的眼中钉。再加上她贫穷的家世,更是沦为了同学集T嘲讽的对象。

  明天可是一场Y仗!宋绮诗闭上眼,将楚羿年这个人从脑海里丢出去,迅速进入了梦乡。正如原著写的那样,在葬礼结束后,于敏立刻和于秀商量了,要宋绮诗转校的事。在于外公过世前,于秀的日子过得浑浑噩噩,也顾不上管nv儿的前途怎么样。现在听MM一提,说父亲临死前,还惦记着外孙nv的将来,于秀一个激灵,也就燃起了要好好培养宋绮诗的心。之后于敏打了那么两通电话,就把事情办好了。

  第三章:二号男主

  老师往往能从第一次自我介绍,判断出这个学生的X格,行为习惯。现在也是一样,班主任立刻又往宋绮诗身上,贴了“成绩好”“ai学习”“乖巧上进”的标签。于是她按照惯例,将宋绮诗的位置安排在了J个好学生中间。宋绮诗拎着书包走过去坐下,环视一圈儿,基本上全都戴着眼镜。并且他们大都神Se冷淡,除了宋绮诗刚坐下的时候,齐齐抬头扫了一眼之外,其余时间基本上都是低着头在翻书,或者做题。宋绮诗也就很自觉地不去打扰了,乖乖翻出自己的课本,做起了一本正经的好学生。

  新的上课铃很快敲响,宋绮诗为了让自己ai学习的形象更深入人心,课堂上,但凡老师一chou问,她就立刻举手。倒也没辜负她昨晚把原身的记忆拉出来,好好复习了一遍,还临时抱佛脚,把书也翻了翻。一堂课下来,老师的所有提问,全被宋绮诗一个人包揽了。其余同学纷纷朝她投去了感佩的目光。“新同学好像很ai出风头啊”有个别酸溜溜的开口说。

  “出风头还不好啊她出风头,老师就不chou咱们回答问题了。”

  “艹,你说得真有道理!”

  “那咱们还得谢谢她”

  “咱们得鼓励她,让她再接再厉,一个人把所有老师的chou问全包揽下来嘿。”

  “鼓励怎么鼓励”

  “谁去鼓励你去”后排J个男孩子nv孩子凑在一块儿,絮絮叨叨、嘻嘻哈哈,说着说着还推了起来。

  “你去,你去。”

  “不行”

  “怎么不行”

  “我我,我看见她就脸红!”

  “喔,脸红”

  他们聊天的时候,教室后门正好被人从外面推开。有个nv孩子嬉闹间被推了一把,然后径直撞进了来人的怀里。一G机油味儿混杂着松香气、ck香,钻入了鼻间。nv孩子浑身一僵,想也不想就跳开了。她扭头对上来人,开口甚至还结巴了一下:“不、不好意思。”来人居高临下地斜睨她一眼,径直越过她,走到了教室的另一角坐下。就在他走过去的那一段时间里,教室里突然间安静了下来,堪称鸦雀无声。

  唔,这么快老师就又来了,宋绮诗懵懵地抬起头,环视一圈儿,最后目光锁定在了后排角落的少年身上。这所高中的校F并不是常见的肥大款式,而是请设计师专门设计的白衬衣、黑长K,外面搭一件中山装,款式板正,透着G净、清隽以及挺拔、高雅的味道。但少年单手拎着中山装外套,衬衣纽扣开了三颗,露出喉结和一小PX膛,衣摆只扎了一边在长K里。他腿长,身形挺拔,白Se衬衣底下隐约透露出了点腹肌的痕迹。没有一点清隽、高雅的味道,反倒是透着十足的凌厉和不羁。

  光是拎着外套的那一截指节,就足够让人感觉到一种力量感了。宋绮诗的目光上移,这才瞥了一眼少年的脸。剑眉入鬓,五官深邃。一双丹凤眼,内勾外翘,分外凌厉。少年意气填满了他的面庞,让他俊美的五官,更添了分熠熠生辉的味道。 是和楚羿年完全不同气质风格的长相。就在宋绮诗看他的时候,他突然也抬眸看了过来,和她撞了个正着。他的瞳仁黑白分明,宋绮诗骤然望进去,不自觉地心尖一颤,想也不想就挪开了目光。

  他就是二号男主雍扬没错了。宋绮诗感觉到压力,低低地喘了口气。“雍”这个姓氏相当的独特。而国内出名的雍姓人氏不少,比如诚瑞实业的老总雍鑫,大禹科技的老总雍ai娟,再比如在朝中位置不低的雍宏国他们恰好都和雍扬出自同一个家族。原nv主对这样的家世背景或许没有一个具T的概念,但宋绮诗她有。她知道这是动动手指就能把她碾死的水平。

  雍扬的脾气桀骜善变,加上家世格外出众。就连这所学校的建成,都有他外公出的一份力。学校里的学生见了他,当然都默契地避让三分。雍扬高中学的是T育。他家里也并不过分管制他,不仅如此,他的姑姑雍ai娟还支持他趁着年轻,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雍扬大部分时间都泡在T育场,小部分时间则是在外面打打台球、赛赛车。按理说,nv主和他应该一辈子也不会有J集。但有天nv主被书里的恶毒nv配算计,倒在了雍扬的车面前,还溅了人家轮胎一身血。从此雍扬就把nv主当小玩意儿一样,搁在面前养起来了,没事儿就拿来揉圆搓扁。

  宋绮诗默默地背过身坐好。嗨,帅还是挺帅的。那挺拔的身材,笔直有力的双腿,修长的手指嗨,谁能不喜欢呢可惜了是个变T。过了会儿,教室后门又被人从外面推开了,J个人高马大的T育生跟着进来了。

  “扬哥,刚才听老刘说你车坏啦”

  “扬哥G吗自己动手这玩意儿我会修啊!”

  “扬哥晚上咱们去打保龄球呗。”

  J个T育生围着雍扬坐了一圈儿,那个角落差不多就被他们包下了。雍扬把校F随手塞进桌洞,斜倚着椅子,抬眸问问:“我脸上有脏东西吗”对面的T育生愣了愣:“没啊,我扬哥脸多帅啊,哪儿脏了”雍扬的目光往旁边扫了扫,但很快又收了回来:“那她盯着我看什么”

  “谁”

  “不认识,陌生面孔,班上新来的吧。”雍扬随口答道,随即他顿了下,又添了句:“还挺漂亮的。”其余人好奇地扭头搜寻起来,很快就从人群中搜寻到了宋绮诗的身影。无他,主要是她太亮眼了。哪怕单单只是一个背影,但也足够让人感受到她身形的窈窕,P肤的白皙,脖颈的修长应该是个美人。

  “是没见过”

  “那就是新来的了。”

  “那她盯着扬哥看什么”

  “哈哈,还能是看什么肯定是喜欢扬哥呗。” 有个面容憨厚点儿的,小心翼翼举起手,低声说:“可能也不是这么回事儿扬哥脸上,扬哥脸上好像沾了点机油。”

  雍扬:“”

  衣F能脏,球鞋不能脏,球鞋能脏,脸不能脏。一想到少nv扭头,盯着他脸上的机油看了半天,雍扬就跟扎了根刺在心底似的,浑身都不舒坦了。原本寂静的教室,慢慢又热闹了起来。刚才凑一块儿打闹的那拨人,终于派出了个代表,攥着一盒godiva巧克力就过去了。“同学,你好,我叫纪宇航。”男生把巧克力放在宋绮诗的桌子上:“你成绩好,咱们以后经常互帮互助一下呗。”

  “你今天在课堂上的表现就很B”男生一开了口,也就没那么拘谨了,毕竟在这儿上学的,除了少数成绩好但家庭一般的学霸,大部分都是家境着,还贴心地给拆了包装盒:“要是不喜欢这口味儿的,告诉我们,下次给你换个别的。”

  “谢谢。”面对善意的举动,宋绮诗当然也就露出了善意的笑容。男生顿时被她这抹笑笑得有点脸红,同手同脚地就回去了。J个T育生勾住了旁边的人的脖子,盯着那边,轻嗤道:“纪宇航又去勾搭人了。”

  “他不是喜欢连菲吗”

  “人连菲不理他啊。”

  “对对,只理咱们扬哥”他们互相戳了戳背:“哎哎,快看窗户那儿,谁来了”

  “说曹C曹C就到啊。连菲来了。”这边话音落下,那边坐在门口的nv孩子,就站起身,看向雍扬的方向,红着脸大声喊:“雍扬!连菲找你”班上静寂了一瞬,然后才响起了起哄的声音。雍扬头也不抬,脑袋枕在胳膊上,一手摸出了手机正照镜子呢。

  “扬哥,连菲来了”

  “不去。”

  雍扬漫不经心地说着,同时chou出纸,仔仔细细地擦了擦脸。这下应该没机油了吧。“扬哥真不去啊”

  “扬哥说不去,那肯定就不去了。”

  “连菲跟那儿站着多尴尬啊。”

  “哪个喜欢我们扬哥的nv孩子,不是这么过来的呢”J人说着说着又嘻嘻哈哈笑了起来。连菲在门口站着等了会儿,见雍扬确实没有要起身的意思,面上闪过了一抹失望,但也并不怎么难过。毕竟雍扬的X格,全校上下都清楚。她G脆利落地转了身。倒是她身边的人忍不住出声:“菲菲咱们不等啦”

  连菲摇了摇头:“找他本来也只是为了一件小事,他今天训练应该很累了,我就不去打扰了。”

  “菲菲就是贴心,哈哈。”

  第四章:又少女又娇俏

  宋绮诗的同桌才真的是刻苦努力那一类的学霸,从早到晚,脑袋都快埋进书堆里了,到放学也没和宋绮诗说上一句话。可把她给憋死了。第一天校园生活,就这样平静无波地结束了。宋绮诗拿着新领到的校F,艰难地塞进书包里。因为刚到学校,也不认识什么人,她背上书包就独自搭乘公J车回了家。她掏出钥匙打开门走进去,就见到沙发上多了个中年男人。

  宋绮诗愣了下,才认出来这是原身的父亲,宋义勇。宋义勇早已经不复年轻时的英俊,他的头发用发油往后梳起,露出了后退的发际线,往下是一双疲累浑浊的眼,深刻的眼纹和眉心皱纹,走形的面部脂肪和肌R。他穿着好J年前买的西装,上身有点显小,版型也奇怪得跟地摊上捡的一样。不过上面的一道道褶皱倒是稀奇地被熨平了。宋绮诗转头再看于秀。

  于秀的打扮就正常多了,她一头长发全部挽在了脑后,双眼虽然红肿,但面上难得透出了点儿精神气。她身材瘦弱,穿着一条碎花长裙,倒还有点年轻了个四五岁的意思。宋绮诗疑H地出声:“这是要去G什么”于秀连忙接过了她的书包,温柔地笑笑正要说话,那头宋义勇却先cha了嘴:“你小姨啊,原来嫁给楚文祥做后老婆去了啊!楚文祥是什么人啊,啧啧,有权有势”于秀放下书包,有些尴尬地出声:“别跟孩子说这些。”

  宋义勇脸上闪过一丝不满,但这次倒是顺着于秀,改了口说:“这不是你妈和你小姨又相认了吗你小姨是个厚道人,这是要请咱们去吃个便饭呢。你爹妈虽然没J个钱,但也不能让人看了笑话不是”说着,宋义勇又拽了拽西装下摆,起身对着镜子转了一圈儿,还有点自得。于秀点了下头,表示认可宋义勇的话,然后扭身进去,拿了条裙子出来给宋绮诗。“去年就说要给你买新衣F了去试试合不合身,穿上咱们就得赶紧走了,你司机都到楼下了。”宋义勇在一边接口:“哎哎,这条裙子是你爹花钱给你买的啊。”

  宋绮诗悄咪咪地翻了个白眼,没搭理他。她拿着口袋进了卧室,很快就把裙子换好了。裙子是白Se的,上面印着黑Se波点纹,简直是令人发指的土俗审美!这也就算了,穿上身之后,宋绮诗总觉得哪儿有点漏风。她低头看了看,才发现是裙子短了,都快齐PP了。就这也好意思说,是花钱特地给她买的“诗诗,好了吗”于秀在门外问。

  “哎快点,别磨蹭了,磨蹭什么你这个脾气跟你妈一模一样,做事一点都不利索。快点啊!第一次跟人家吃饭呢,跟楚文祥吃饭哪!你迟到了像什么话!”宋义勇也在门外不耐烦地C促。宋绮诗又翻了个白眼,往下面套了条运动短K,然后才走过去打开了门。“赶紧走吧。”宋义勇说着就要去拽她胳膊。

  宋绮诗躲开了。“裙子短了。”她说。“哪儿短了你们nv的就是事儿多!哪儿有那么多可挑的啊你以为你爹百万富翁呢能给你买一千块的裙子啊”

  “裙子短跟裙子的价格有什么必然联系吗”宋绮诗语气不冷不热地反问。宋义勇愣住了。

  从前这个nv儿那是打不得骂不得,随便说一句就得哭,哭起来小声哼唧,烦人得要命。没有那大家千金的命,偏还要学个大家千金的玻璃心。今天倒是有点不一样。宋义勇压下心头的异样,不高兴地说:“行了,快点走吧。”他见今天有点压不住nv儿,立马就调转枪头对准了老婆于秀:“让你nv儿赶紧的,今天要是出了差错,丢的可不只是咱们家的脸,还有你MM的脸,让人家觉得你们于家没有教养” 于秀是个软和脾气,并没有因为MM嫁给了大人物,就变得跋扈起来。

  她急匆匆转回去,从衣柜里抓出了一条轻薄的丝巾。丝巾是红Se的,还是二十世纪流行的款式。于秀把大到可以做披肩的丝巾递给宋绮诗:“拿这个围腰上,诗诗乖,这样很好看的,咱们得走了。”宋绮诗接过来,没再吭声。于敏派的司机果然已经在楼下等了。宋义勇故意挺直了背,大摇大摆地在其他邻居好奇的注目之下,走到了那辆加长林肯车旁。

  保镖从车上下来,往宋义勇面前一站,块头又高又大,气势还真有点压人。宋义勇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然后就看着保镖躬身拉开了车门。宋义勇面上一喜。看着再有威势又怎么样不还是有钱人家雇的一条狗吗这不弯腰低头地给他开门了吗?结果宋义勇心底那点欢喜劲儿还没过去,就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搭在了车门上。那只手的手腕上佩戴了一只路易莫奈特,表盘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宋义勇曾经听人吹牛的时候,提到过这只表,很贵、很贵

  宋义勇又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本能地后退了一步。然后他也就看清了车里坐着的人,深蓝Se西装,模样俊美,衣冠楚楚。这张脸可太熟悉了,宋义勇在路边的大海报上都见过。他指着对方,结巴了一下:“楚楚羿年!”楚羿年微微颔首,但目光却径直掠过了他。他本来是要和于秀说话的,但注意力却被宋绮诗夺过去了。

  她手里抓着一团皱巴巴的红Se丝巾,看上去不太高兴。身上则穿着一条明显过时且廉价的裙子。但她个子不高不矮正正好,这么一条俗气的波点裙穿在身上,也很好地勾勒出了纤细的腰身,大圆领的设计,更是露出了她修长的脖颈和漂亮的锁骨,以及X口处一小P雪白的肌肤。只是裙摆好像有点短衬得下面一双腿长且直。这样一打扮,又少nv又娇俏,还隐隐有点勾人。楚羿年脑中闪过这个词的时候,他立刻感觉到了荒唐。他怎么会觉得一个小姑娘勾人呢这头宋绮诗骤然瞪圆了眼,往后跳了一步,惊得天灵盖都快飞出去了。

  “怎么是你来接”楚羿年压下脑中奇怪的思绪,轻笑一声,先和于秀打了招呼:“阿姨。”然后他又看向了宋绮诗:“在附近拍戏反正顺路,就过来接你们。”于秀顿时满面羞赧,连声道:“那多不好意思,辛苦你了。”说完,她还推了宋绮诗一把:“你这孩子,怎么没规矩见了不知道叫人,说话还不客气!”宋绮诗抬眸看了看楚羿年,楚羿年也正在看她,好像真在等她叫他一样。宋绮诗抿了下唇,到了喉咙眼儿的话,从舌尖含混着滚了出去:“哥哥好。”

  “真乖。”楚羿年笑得两眼都微微眯了起来。 “上车吧。”他紧跟着招呼了一声。宋义勇脸上僵Y的表情,这才又化为了欢喜。但楚羿年一眼扫过来,淡淡道:“这位是宋先生是吧就麻烦宋先生坐后面那辆车了。”他无端又想起那天宋绮诗说,他的司机长得慈祥,像她爸爸。慈祥吗?中年男人的油腻倒是有的。

更多相关热点排行:

(严正申明:未经授权,转载请注明本站出处链接,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近日有不法网站严重侵犯本站权益,已走法律程序!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 穿越农家三兄弟的幸福生活

    穿越农家三兄弟的幸福生活

    穿越农家三兄弟的幸福生活,《穿越农家三兄弟的幸福生活》男女主角是唐禾南宫蕊,是小说写手楼雪儿所写。精彩内容: 第一章 唉!一个小姑娘走在乡村小路上,还牵着一头大黄牛唉声叹气...

  • 回温(1v1)作者:蛋糕忌廉半糖

    回温(1v1)作者:蛋糕忌廉半糖

    《回温(1v1)作者:蛋糕忌廉半糖》小说作者是蛋糕忌廉半糖。小说是写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书中精彩片段:温知夏咬了咬唇,眼睛里的光微微暗了下去。而宋子慕...

  • 十大公认最好看的小说 推荐16本熬夜看完的小说

    十大公认最好看的小说 推荐16本熬夜看完的小说

    十大公认最好看的小说,推荐16本熬夜看完的小说,好的网络小说总是历久弥香,读者众多,让读者废寝忘食,挑灯夜读,每次总会想一口气看完,这里给大家推荐十大公认最好看的小说,情节...

  • 古希腊神话故事有哪些

    古希腊神话故事有哪些

    古希腊神话故事有哪些,关于古希腊神话故事和传说都很多,古希腊神话有:大地之母盖娅、潘多拉魔盒、宙斯与伊娥、普罗米修斯、乌拉诺斯、盖亚、宙斯、雅典娜、珀耳修斯英雄救美、工...

  • 12本足以封神的经典小说

    12本足以封神的经典小说

    12本足以封神的经典小说,堪称经典,现在网络小说盛行,许多足以封神的经典小说被翻拍成电影电视连续剧,本文就给大家介绍12本足以封神的经典小说,每一本都是经典,这12本小说相信会...

  • 言情现代小说排行榜 十大完结经典耐看言情小说

    言情现代小说排行榜 十大完结经典耐看言情小说

    言情现代小说排行榜,十大完结经典耐看言情小说,每一本都十分耐看,现代言情小说背景贴近现实,让读者很有代入感。今天给大家推荐好看的言情现代小说排行榜,这十大完结经典耐看言...



今日热点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