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鲜事

>

今日新闻

>

头条新闻

>

今日头条

>
新闻头条最新消息

他扯掉她的内裤猛地挺进她幕色降临

2021-03-21 来源:聚热点网 编辑:吴小川 浏览

  他扯掉她的内裤猛地挺进她幕色降临:黑夜吞噬光明……而不死心的大地,又燃起一片辉煌来照耀整个世界,一片眩丽夺彩……深秋的夜晚,微微有丝凉意,徐徐微风拂面,让人不禁感叹世间的苍桑多变……

  舞榭亭台,灯红酒绿,闪烁的霓红灯交映着夜的灯火辉煌,编织出了一幅凄美的天堂快照……一群群卸下束缚装的男男女女在喧嚣的舞厅内,抛去俗世的烦扰,尽情的挥洒淋漓尽致的人生……熙攘的人群里,成双成对,欢颜以对。昏黄的路灯下,一个面容姣美的女子穿梭在喧闹的人群里,纤弱的背影在斑驳的光线下略显孤寂。

他扯掉她的内裤猛地挺进她幕色降临

  繁华似锦,热闹非凡,却更回的衬托她的落寞……一身简单朴素的白色连衣裙,让她如坠入凡间的天使般,清新怡人!光洁的额头,几缕秀发在上面随风飘荡。细细的一字眉,在俊秀的脸蛋上,显得那么文静。大大的眼睛,如一汪温泉,清澈见底。小巧的鼻梁,红润的樱唇,不点而赤。

  她美得如含苞待放的花蕊,光彩照人,却柔弱的承载着风雨的洗礼。她淡静的站在那里,宛若一幅绝美的雕塑,细眉微蹙,潋滟的薄唇轻轻的撕咬着。

  “啊……”半个时过过了,沉默的她突然暴发出一声高分贝的利吼……“***!”随即一串不雅的咒骂声,从她嘴里滚滚而出。破坏了她身上特有的宁静安逸和仙女般的形象。“我夏心妍就不信邪!病魔算什么,老子不战胜它,我就不姓夏!”她双手插腰,对天怒吼。引来路人的贫贫侧目……看起来一个如此靓丽的少女,长得倒是眉清目秀,怎么说的话却如此粗俗?

  夏心妍微微喘着气,想起上午医生对她讲,如果她***高血压在不住院治疗,性命堪忧!而她不过刚大学毕业的穷苦学生,从小便没有亲人,只有一个奶奶相依相偎,转眼却在面对生死离别。她怎能不愁,怎能不忧?从有能力自给自足开始起,学业一直都是靠半工半读,毕业三流大学,在这人才泛泛,经济萧条的社会,她比文盲强不了多少。

  夏心妍经自己打罢气后,猛然间又垮下肩,无力的捶下头颅,她去哪儿找工作?一朝一夊凑不了那么多钱,她该怎么办?看着满街的幸福人群,孤独心酸在一次攻击她的心房……

  “允许一次放纵吧!”她在心里对自己说,从来没有过的挫败,就连被所有亲人遗弃的那一刻,她也是微笑以对。她心事重重的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人潮汹涌淹没了她小巧的身影。她一身白衣装扮,本就白净的脸此刻显得更加的透彻,她像是游魂般,四无目的行走着,城市里夺人眼球的色彩,她无暇顾及,修长的睫毛随着她明媚的眼睛的眨动而翩翩起舞,别有一番风味。

  世界之大,却无温暖之家,安心之窝!

  “杀了他!”突然一声强烈的嘶吼声打断了她的灵魂出窍,迅速回过神来,才发现不知何时,她已走入一条无人走进的暗巷,一排排的路灯早已罢工,只有一盏还在辛苦的工作。或许是油尽灯枯,或许它睡意朦胧,此刻它散发着模糊的暗黄色灯光,照耀着幽黑的巷子,更增加了一份深深的恐意……

他扯掉她的内裤猛地挺进她幕色降临

  夏心妍坏顾四周后,前方那台昏昏欲睡的灯光下,一群黑衣男人脸部极其恐怖,凶神恶煞的围成一个圆圈,而他们的手里全都拿着不同的致命工具。中间跌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浑身沾满血迹,面容模糊,早已看不清五官的精确,幕色里,嫣红的血色转为浓浓的黏液,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老大,让我杀了他!”其中一个拿着长长的尖刀,刀子在昏暗的灯光照耀下,却也泛着刺目的光芒,朦胧中看不清长相,只听声音粗犷沙哑,身后掠出一条长长的身影。夏心妍惧由心生,难道难得一见黑道杀人案,被她不幸的撞见了?她欲哭无泪,手心冒出细细的汗珠,凉凉的夜晚,冷汗岑岑而下……意识告诉她,赶紧逃离,可是腿在发颤,像被人点穴一般,脚被钉在一起,无法动弹……幸好他们无暇顾及她……

  “不……不要……”躺在地上的人眼里有着深深的恐怖,举目四望,全是如形刑的刽子手一般,面露凶光,他颤抖的缩了缩身子,奈何脚筋被挑断,身上传来钻心般的疼痛,让他心有余而力不足!而他四处遥望,却没有一个像是他们口中老大的影子,不禁心里又冒出希望,他知道黑道最讲究义气与忠诚,没有老大的命令,他们不也冒然行事,更不敢先斩后奏!

  “闭嘴!再多说一个字,我劈了你!”拿着刀的男人,举着明晃晃的尖刀,在他的头顶遥遥欲试,咬紧牙关克制自己,别把刀挥下去!眼神时满是痛恨的狂怒!“白云,别冲动!”突然空气里传来一个富有磁性的性感声音,音道缓和,如骣骣水声,悦耳动听,让人不自觉平复心中的怨气!拿着刀的人立刻退后一步,收起刀子,恭恭敬敬的立在一旁。

  “动啊,动啊!”夏心妍掐住大腿,焦急的在心里狂喊,光滑的额头,排出层层的晶莹液体。她使劲的掐大腿处,直到大腿传来强烈的疼痛感,她才慢慢回过神来,蹑手蹑脚的躲在一旁,好奇心杀死一只猫,她此刻就是。从小便崇拜黑道上的打打杀杀,更希望有一身盖世神功,闯便江湖!保护家人,保护奶奶,奈何,残酷的现实让她的愿望永远都成了不真……

  “老大!”一排身材魁梧的黑衣人,一起利落的收起手中的武器,声音哄亮的叫一声尊称,头程30度朝下。

  暗巷的那头,缓缓的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

  而夏心妍却在此时,瞪大了瞳铃,全身慢慢的石化……

  黄昏的灯光下,一个古代人士打扮缓缓走来……身穿金黄色的唐袍,一阵轻风吹过,衣袂飘飘。高大伟岸的身材被衬托得如天王般,耀眼夺目!尽管打扮的不伦不类,却也气宇轩昂,一种强迫式的贵族摄人气息,显露无遗……而他的头部,却是银白色的面具摭得严严实实,在昏暗的空间,也刺得令人睁不开眼来。他像是散步一般,脚步悠然自得,镇定自若,面具里那双深逐的眸子,发着幽幽的光芒。

  夏心妍全身怔住了……难道是她错穿时空了?可是他周围的人明明都是现代打扮,见鬼的,学什么古代人?还是跟皇袍一样的,神经病!夏心妍用仅有的理智在心里咒骂道。“我说了,心平气和是你们行事的第一关键,怎么都忘了吗?”皇袍人,如沐浴春风的声音在静寂的空气,在深秋的夜晚,燃起一片温暖的火花。

  “是!”一排七尽男儿,自发的低头道歉,并自动让出一条道路来。“周特,你知道出卖暗夜组织的下场吗?”皇袍人声音平淡如轻风,没有一比怒意,面具里那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看着他似笑非笑。

  周特早在知晓他出现时,便已惊慌失措,望进前面如神一般的男人,尽管他和颜悦色,可是没来由的,身体却激起层层颤粟,惊恐的看着他。血依然自他身上慢慢往出流,身体越来越冷,感到全身的温暖源泉全被冰冷刺骨的寒意所取代,生命一点点流失……他越发的恐慌起来。两片簿簿的嘴唇瑟瑟发抖,在昏暗不清的黑夜里,苍白得令人可怕……

  “知……知道。”他又怎么会不清楚?曾经他们的队伍,有他的身影,与他们一起出风作战!轻者挑断手筋脚筋,重者抛向大海,在身上涂抹一种鲨鱼喜欢的作料,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鲨鱼吞噬……

  “是吗?既然如此,你觉得你做的是轻还是重呢?”

  “我……老大,你杀了我吧,我不活了,呜……”周特悲从中来,活了又如何?脚筋被挑断,一生都是个窝囊废,生不如死!“杀了你?好,今天我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你们,去把她给我带上来!”皇袍人突然朝着夏心妍的方向一瞥,眼神不在温柔,而是泛着凌利的光,在黑夜里朝她直直射去!

  “啊……”夏心妍恐惧的低呼一声,身体燥热不已,就这么一瞬间,汗湿透衣裳。她感到腿在发颤,心提到嗓子眼上,哽在喉咙,一句话都说不出!几个黑衣人,随着头头的指示,一步步的朝夏心妍逼近……“不要,不要,你没看到我,你没看到我……”夏心妍还在做最后的挣扎,星眸紧闭,双掌合一,在心里祈祷。

  “小姐,走吧!”三个黑衣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面无表情。夏心妍猛的抬头,本就幽黑狭窄的空间此刻变得更加的令人窒息,暗自紧了紧粉拳,不禁吞了吞唾液,有些昏眩的站起身来,一张明媚的俏脸上,扬起一抹甜得腻人的笑,“三位大哥,我能回家吗?我妈喊我回家吃饭。”

  面对她狗腿式的笑容,他们毫无反应,异口同声的说,“走!”夏心妍全身一震,看他们凶神恶煞的样子,妖弱的她哪能受得了他们的摧残?可恶!躲在这里也能被他们发现,顺便抬起对愤恨的看了一眼黄袍人,前脚挨着后脚,慢吞吞的走着。

  “快点!”走在她左边的一个,突然一声利吼,划破了有些鬼魅的夜空。夏心妍全身一颤,一股惧意油然而生!脚步下意识的大垮步的朝前走!

  “老大,人带来了!”

  皇袍人点了点,纵然是穿着裙装式的袍子,亦能看出他修长的健腿,迈着优雅的步子朝夏心妍度来……在他的注视下,夏心妍忐忑不安,如在大街在裸奔一样,不甚烦躁。“周特,我给我一个机会!只要这位小姐说放了你,你从此以后便自由了,我还会为你叫救护车,只要她摇摇头,你便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皇袍人性感的声音低低的响起,眼睛却是看着夏心妍。

  “什么……”夏心妍震惊不已,看着地上那一堆血迹,昏暗不清的空间,早已看不清它原有的颜色,只是黑得可怕。而那地上跌坐的人,全身血肉模糊,颤抖不已,裸露出来的脸和手早已如白雪皑皑,苍得令人心惊!他还能活吗?周特已然死灰的心又燃起一丝希望……“小……小姐,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

  “我……喂!你个神经病,他都快死了,你还不把他送去医院。”夏心妍受不得周特的苦苦哀求,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一条活生生的命怎可白白牺牲?害怕在一条人命前又算得了什么?皇袍人眼里闪过一抹不容察觉的异样,随即大手一挥,袖边宽长的袍子跟着他在空中抛出一个完美的孤度,“救活他。”

  “是!”立刻一群人,把周特抬了出去。地上的血迹因为他的离开,立刻漫延开来……夏心妍掩住樱唇,望着那些血迹,感到有丝恶心,强忍住胃里的翻腾后,提起双腿转身就走。阴暗的天气,身着连衣裙的她,还着实有些冷意!

  她前脚还未跨出一步,后脚还在原地,刚才那几个黑衣人立刻挡住了她的去路。可恶!老虎不发威,你把我当hellokitty啊,她愤怒的咬咬嘴唇,猛地回头,对着皇袍人咆哮,“干什么?神经病,人都已经放了,还准备给我钱吗?”

  “呵呵……小姐知道我是谁吗?”皇袍人在面具漾出一连串爽朗的笑声,深不见底的眼神直直的锁住她。“切!老子管你是谁?神经病,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年代,学什么古代人装扮,你以为穿上黄袍,就是主宰世界的皇帝了吗?我要回家!”夏心妍已顾不是得什么害怕了,她就不信朗朗乾坤,哦,不众目前睽睽之下,他敢杀了她!

  可她忘了,多双眼睛全是她咒骂人的心腹,与她毫无干系!

  皇袍人怔了一下,“你知道得罪暗夜门的下场吗?”

  “暗夜门?那是什么东东?哼!一听就不是什么好鸟,懒得和你废话,无事带个什么面具,肯定是七老八十,要不然就是奇丑无比,见不得人。咱这种美少女跟你这种人有代沟!”夏心妍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趁着他们不注意时,小巧的身子一钻,从他们的空隙处溜了出去。

  哼,原来也不过如此嘛,还不是让我跑了……她正准备大笑三声时,纤细的腰便被一个有力的手臂给钳制,一个使劲,‘砰’地一声,她重重的摔在坚硬无比的水泥路上。“啊……哪个变.态的?”夏心妍揉揉发痛的小PP,整个后背疼得钻心利肺,俊俏的脸上立刻皱起一团,眉心之间也形成了可爱的小山丘,疼痛还未缓解时,一团黑影挡住她的视线,眼前一片黑暗。

  “黑色的蕾丝边内裤,修长白皙的美腿,黄金比例身材,虽然瘦了点,还是有点看头。”皇袍人看着她,戏谑的说到。什么?夏心妍立刻使足全身的力气,一跃而起,脚下还有些踉跄,该死的下手真重!

  “你个王八蛋,八辈子没见过女人吗?”

  “老大……”其中一位手下提醒着他,从来没见过他们家的主人会这样和一个女人谈笑风声……黄袍人手一摆,表示明白。“带她走!”他收起玩世不恭的态度,眼神变得格外的狠利,一身黄衣在暧昧不清的路灯下,变得异常刺目。“喂,你个神经病,带我去哪儿?喂……”话未说完,‘啪’地一个响亮的巴撑猛地落在她的脸上……

  她一下愣了……只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疼……

  “小姐,记住你是在和谁说话,在魅皇面前容不得你肆无忌惮,管好你的嘴,否则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阴沉着脸如一九的寒风,像是地狱的使都般,散发着危险恐怖的气息。夏心妍捂着发疼的脸颊,手覆盖的地方灼热的痛,让她有丝胆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思绪还未平息,身子猛地被紧紧钳制住,一个黑色的布料快速的猛地摭在她的眼睛上,本就昏暗不清的小巷,此刻连唯一的一点光亮都被吞噬,她有些害怕了……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放开……”夏心妍使劲的挣扎着,恐怖布满全身每个细胞……‘啪’地一声,一个清脆的巴掌同时又落在她另一边脸上……夏心妍震惊的停下所以动作,呼吸紊乱……“小姐,我们是黑道中人,不会怜香惜玉,所以听话点,放乖点,再多说一个字,我割了你的舌头!”依旧是那人,依旧是同样凌利的语气。

  夏心妍动全身弹不得,四周漆黑一片,找不到方向,只有耳边呼呼刮过的寒风,让她倍感寒凉。想起在电视看到的黑道中人,杀人放火,**掳劫,欺弱怕强,无恶不做,她更加的害怕了。只着裙装的她,全身却也冷汗直流……被他们推着,脚下踉跄的被他们牵着鼻子走。走了没多久,便被塞进一个车子里,半响后,被粗鲁的扯下车,被人强行的带到某个地方,一把撕下她眼上的黑布,只后周围便是一片宁静,静得有些可怕……

  她慢慢的睁开眼,周围一片幽黑孤寂,空气似乎不够,窒息得让人发慌。纵然是再大的胆子,她也会惊慌失措,全身都在发软,白皙的手臂在黑夜里也被污染得失去了它原有的白,她伸出手慢慢的朝前摸索着,走了两步一个冰冷坚硬盘的东西抵在手掌,她惊呼一声,全身一颤,立刻缩回手来。

  站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后,才又鼓起勇气重新摸向它,轻拍了一下,才发现原来是一堵墙。稍微有些欣喜,扶着它朝前走去……脸颊上还有些灼热,但是她此刻无暇顾及,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首先得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走了一会儿后,一个四方的小方块出现在掌心中,她摸索了一会儿后,确实那是灯源开关,轻轻一按,立刻房间内煞然一亮,一片灯火通明!

  有些不适应如此剧烈的强光,她微眯了一会眼睛后,才缓缓的睁开眼眸。微微有些错愕,诺大的房间内空无一物,只有一张窄小的单人床安静的待在墙角处,房间显得更加的空旷……

  “***,神经病!无缘无故挨两巴掌,哼!此仇不报非女子!”夏心妍看到床,两眼冒光,管他身在何处,只想好好睡上一觉,她把全身的重量全是抛在床上,而下一秒却猛地弹跳起来。“啊……啊……”一连串的叫声从她的口中,恐怖重新回笼……

  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直的盯在床上那一坨蠕动的生物……夏心妍微颤抖着双手,拉开被子……而被子里的影像也一点点的呈现在眼前。呼吸渐渐的被掠夺……飘逸的中长发随意的搭在黄白碎花枕头上,像是镶嵌了一缕海澡分外地妖娆。侧对着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觉得他的脸颊白皙如丝,在明亮的灯光下泛着水润的光泽。

  气息稍微放松,原来是个人……挺好。“你……”单单呼出一个字音来。

  而下一秒,躺在床上的人忽然转过身来,那余光一现的眼角,还没有尽现入她的眼底之时,灯一下子又灭了……“啊……”夏心妍惊呼一声,接着手臂被一个泛着清冷的大掌猛地一拽,只觉一个身体压下来。没有给她任何的语言,唇已被掠夺!

  蛮横的索取,霸道的缠绵,嘴被包得严严实实,想要呜咽出来的声音,全数被他吞入腹里!双手双脚被他紧紧的桎梏,丝毫动不得半分!漆黑的屋子里,偶有几缕寒风吹过,从头到脚的颤抖和害怕……使不出一丝力气来,唇上只有他的霸道索取!

  三分钟过后,男人才稍稍离开……夏心妍以为酷刑就要结束了之时!带着惊恐的眸子看向他,只见他一双深眸犹如狼一般,泛着嗜血的光!“哼!你也有今天?”清冷的几个字自地唇里吐出来,带着一股冷香迎面扑来。话语里夹杂了一丝隐忍的恨意……夏心妍不自觉打了一个冷颤……更多的却是迷茫。他眼底一闪而逝的恨是为何来?

  压制着她的手抬起,上扬,落下……动作行云如流水!只听得‘嘶’地一声,衣服应声破裂!他拿着这布料,强行的塞在她的嘴里,紧紧的绑至脑后,他却没有停,摸到她的裙角,微停顿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嘲笑,“原来不是裤子,这样更方便!”

  字落,他的动作随之而来!

  内裤被扯到边,他强行的把她的腿分至最大的弧度,一个挺身……

  痛!身体被撕裂和干涩的痛……她知道,她被强暴了!手脚并用的反抗,却换来身体更大的疼痛。“呜呜呜……”她呜咽着,身体痛得无以复加,连着心里也跟着一跳一跳的疼。她不过无意之间撞入了黑道之中,难道给她的惩罚就是这样么?为什么?

  想哭,却没有泪!眼角干涩的发紧……在十分钟后,身上驰骋的男子还没有停顿的迹象,反而有种越来越猛的趋势,她知道反抗是没有用的,手无力的下垂,掉在窄床之外,受着冷风的侵扰。夜光如水,穿梭而来,在室内投下一条条斑驳的线,偶有几缕月光照耀在他的脸颊之上,却让她看到了他享受的表情……

  不!她不要看,忙闭上眼睛……

更多相关热点排行:

(严正申明:未经授权,转载请注明本站出处链接,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近日有不法网站严重侵犯本站权益,已走法律程序!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 boy是什么牌子

    boy是什么牌子

    boy是英国街头潮流服装品牌。Boy London是1976年由Stephane Raynor创立的英国街头潮流服饰品牌,受到Malcolm Maclaren的影响,走上了朋克之路,也曾是80年代音乐和服装文化的代名词。 boy是什么牌子...

  • ny是什么牌子

    ny是什么牌子

    ny的全称是NEW ERA,是全球领先的头饰设计者、开发商和制造商,是一家拥有90多年历史的全球头饰公司,每年生产2500万件授权和非授权的优质时尚装饰品。 一、ny是什么牌子 NY的帽子是new era品...

  • 领带打法图解最简单

    领带打法图解最简单

    领带打法图解最简单方法步骤,一开始先将领带反面朝外。宽端应放在右侧,窄端在左。交迭摆放领带,宽端位于窄端之下。将宽端穿过颈圈。将宽端往下拉,完成绕圈。拉紧。将宽端从左边...

  • 形容生气的词语

    形容生气的词语

    形容生气的词语: 怒火中烧、怒不可遏、怒发冲冠、火冒三丈、雷霆之怒、大发雷霆、愤愤不平、怒气冲冲、恼羞成怒、暴跳如雷、咬牙切齿、令人发指、艴然不悦、义愤填膺、赫然而怒。...

  • 说不出的压抑和心累(发布压抑和心累的句子)

    说不出的压抑和心累(发布压抑和心累的句子)

    说不出的压抑和心累(一) 1、生活中的许多累,不是身累,而是心累;成年人的世界,心态的崩溃,往往就在一瞬间; 2、做人太累了,心累的时候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发呆,崩溃的时候,也许就因为...

  • 五行相生相克

    五行相生相克

    五行相生相克在中国古代,认为世间万物都可以用五行来解释,五行即是金、木、水、火、土,五行学说认为大自然由金、木、水、火、土五种要素所构成,彼此之间存在相生相克的关系。 五...